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塔其拉巷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塔其拉巷战

数天后。 沃土平原南部,塔十号站点。 波珊趴在炮塔外,观望着远处古城的轮廓。她曾在周报上见过北伐的报道,知道那曾是历史中的女巫名城塔其拉,魔鬼为了夺取它不惜跋涉千里,但最终仍被第一军击退。 而现在,他们将要在此处击败新的敌人,重新夺回塔其拉。 一分钟……三十秒……十秒…… 她一边默数,一边堵上耳朵。 “轰轰轰轰——”身后如约响起了火炮的轰鸣声。连续的震颤通过地面传导至车身,她能感觉到双臂微微发麻。那是炮兵的152毫米要塞炮在向目标倾泻火力,比起坦克上的这门短管野战炮,其声势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组长,你还没适应炮声么?”驾驶员贝回头打趣道。他盘腿坐在车体前部,手中还捧着一盒速食罐头。这也是她比较佩服对方的一点——哪怕是在尸横遍野、到处飘着邪兽腐臭味的战场上,他都能照常进食。“这样可不行,你得学会让耳朵自己过滤那些不相关的杂音,才能时刻保持注意力集中。” “我看你只是耳朵不太灵敏而已。”波珊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虽然驾驶员和炮手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但按照规定,车长才是组员中的头儿。何况从实际岁数来看,说不定她比这两人还要大一点。“我唯一需要认真倾听的声音是尖叫魔石的异响——既不是炮声,也不是你的废话,明白了吗?” “组长……你说话还真是刻薄啊。”贝咂了咂嘴巴,“我原以为女巫小姐都是甜美可爱的来着,就像娜娜瓦天使那样……” “五年前的女巫还是魔鬼的爪牙、邪恶的化身呢。” “呃——你这样会没人喜欢的。” “谁说的,我就觉得组长很不错。”炮手舒尔插话进来,“为人直爽,能力又强,从未有参军经历,却能在短时间内适应战场,完全是当车长的上上之选。” 两人齐齐望向舒尔。 后者愣了愣,“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 “不,”波珊耸耸肩,“虽然训练时试射十炮九空,但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炮手露出享受的表情。 “行了行了,还是别说这个了。”贝连忙转移话题,“对了组长,之前在塔九号站时,那个守在营地外等你的人是谁?他似乎也穿着第一军制服,莫非是你的朋友?” “你问这个干什么。” 贝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看到他胸前挂着勋章,所以想认识一下——能获得授勋的都不简单,他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我确实认识,不过他没那么了不起,没有我的话估计已经变成邪兽的食物了。”波珊装出不以为意的神情,语气却不禁放缓了许多。 “哇,你也太严格了吧……” 没等对方说完,她便捂住了耳朵。 又是一轮震耳欲聋的炮击。 毫无准备的贝被滚滚轰鸣震得咧歪了嘴。 而这一次炮声过后,三发绿色的信号弹紧跟着飞起,那正是进攻的信号。 “看来你的注意力也不怎么集中嘛。”波珊拍了拍炮塔的侧面钢板,“十二号车组,即刻出发!” 贝没有再还嘴,而是丢下手中的罐头盒,呲溜一下从驾驶窗口钻进了车内。舒尔也缩回狭窄的炮塔里,做好了战斗准备——不管平时如何,到了关键时刻,两人还是一点儿不含糊的。 波珊举起瞭望镜,只见在火炮部队的打击下,许多邪兽已从废墟中跑出,向着北方逃窜。而回头望向身后,第一军士兵分成数十个小队,正跟着坦克的车辙印稳步推进。 这阵势显然不是用来对付普通混合种的。 越是深入平原,他们遇到的刃兽数量也越多——从最初的两三天一只,到如今的一天好几只。由于肉眼难以察觉,因此远比一般邪兽要难对付。毫无疑问,军方上层的策略是行之有效的,「尖叫—共鸣」能在短管炮的射程之外发现目标,再予以歼灭,不过敌人似乎并不只是单纯的野兽。 它们会躲在各种遮蔽物之后,对军队发起突然袭击,炮火的打击能吓退邪兽,却吓不走它们,因此重新夺回那些铁路沿线的要塞花了大家不少功夫。在付出一定代价后,第一军迅速建立起了一套以装甲部队为核心的战术,原先火枪军只把坦克当成侦查者,但现在已学会依靠他们来清剿工事了。 而眼前的塔其拉废墟,则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非野外战场。 半个小时后,作为先头部队之一的十二号车组开进了塔其拉城,在波珊身边的则是九号和十七号车组。按照计划,她们将负责清理主街通往西区广场的这片区域,夺回设置在此地的两座堡垒。 打量着四周的景象,波珊不由觉得头皮发麻,众多石砌建筑使得城内情况极为复杂,也令尖叫符印的侦查范围大打折扣——她现在已监听到多个魔力源,但始终无法定位到具体目标。 “你们之前到底是如何打下这里的?” “很简单,只要干掉红雾塔和那些骨头架子,魔鬼自然就会撤退。”舒尔回道,“你找到敌人了吗?” “还没有。但可以肯定,这城里藏着不少怪物。”波珊说完朝身后的士兵比了个手势,让他们离坦克更近一点,同时拉长了与其他两个车组的距离。 没过多久,一座灰色的混凝土堡垒出现在街道尽头——第一军虽然被迫放弃了此地,但这些坚固的工事并没有遭到敌人的破坏。 也就在这时,一个尖叫声明显变大起来。 波珊皱起眉头,那并不是刃兽应有的声音。 她望向九号车组的车长艾米,后者摇摇头,以示同样不解。 而驶过堡垒时,符印的嗡鸣已经大到连贝都能听到。 出于谨慎起见,她让两个车组暂时停下,自己决定先去广场看一看,并顺带激活了手边的共鸣符印。就算目标不是刃兽,她也想瞧瞧这魔力源究竟指向何方。 很快,一道荧光凭空而现,直指向不远处的广场中央——而那里根本空无一物。 难道她遇到了新的隐形敌人? 不对,波珊很快发现,广场表层的石砖仿佛被什么东西撬开过一般,周围有一片片黑色的腐蚀痕迹。 那东西就藏在地面之下! 念头刚至,石砖下的泥地便陡然拱了起来——一只由血肉和肋骨组成的怪物从地下爬出,同时吐出了一堆“透明之体”!如果不是那些东西身上仍沾着些许粘液,波珊根本无法将它们从背景中分离出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尖叫符印发出了高亢的预警,她猛然意识到,那些东西全是刃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