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背离的天海界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背离的天海界

一刻钟之后,另一支坦克小队赶到了十二号和九号车组的交战区域。 “艾米、波珊,你们还好吧?”为首的伊菲隔着老远就大声问道。 波珊挥挥手,以示自己无碍,艾米则兴奋地呼喊起来,“你怎么来了?我们干掉了一个好大的家伙!” “还不是听到这边有炮声响起。”见她们毫发无伤后,伊菲才放心下来。她跳下坦克,快步走到被榴弹贯穿的怪物尸体面前,面露讶异地问道,“这是什么?” “应该是巢母,但说真的,我也不太确定。”波珊喃喃道。 之前的那一炮完全称得上干净利落,不止将它的脏器搅个稀烂,还把头部轰上了天。当然,这怪物有没有头另说——毕竟按照常理,生物一般是不会倒退着逃跑的。 它死去时魔力也随之消散,整个身躯瞬间垮塌下来,变成了现在这副肉泥状模样,唯独还立着的,只剩两排残破不堪的肋骨了。 “你确定这是巢母?”伊菲掏出手册,皱眉对照了下,“骨架倒是有几分相似,但体型偏小,触须也不够多……对了,你有看到它体内的眼睛吗?” 巨型复眼是巢母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据手册记载,它差不多和巢母的脏器同等大小,位于身体正中央,几乎不可能错过。 波珊摇摇头,“我猜她是巢母,仅仅是因为它携带着大量刃兽。至于其他细节,我跟你一样迷糊。不过……”她微微一顿,“别说巢母了,这里的怪物就没一个能和手册图例完全对上的。不信你看那些死掉的刃兽——” 伊菲这时才注意到倒在巢母前的刃兽有些异样,“这是……翅膀?” “没错。”波珊回道,“看起来像蝉翼一样轻薄,但体积要大得多,利用这些翅膀,它们甚至能做出远距离的飞扑动作,这在以前的刃兽身上可没见过。” “我大概能理解,为何上头要让我们回收完好的天海界样本了。”伊菲沉吟半晌才感叹道,“它们的变化速度未免太惊人了点。” “那是上面才需要考虑的问题,”波珊纵身爬上坦克,朝伊菲比了个出发的手势,“而我们——只用消灭它们就行。” …… 第一军夺回塔其拉废墟的报告很快送到了罗兰的办公室中。 在这场“城市战”中,邪兽已不再是主要对手。天海界头一次成群出现,并且大部分都是极具威胁的刃兽。 但跟此前一两只刃兽就能让军队防线失效相比,这次结果可谓截然不同。 新成立的装甲兵团在此战中发挥出了决定性的作用,不仅锁定住了敌人的方位,还拿下了绝大多数战果。第一军最终以极小的代价将天海界悉数剿灭,重新在沃土平原上站稳脚跟。其中十二号和九号车组协同消灭一只巢母以及十余只刃兽,并且自身毫发无伤的表现完全改变了军方的看法,报告里除了陈述战事外,剩下的则全是申请生产更多坦克,哪怕女巫数量不够,由普通士官担任车长也行。 显然他们已充分尝到了这种集攻防于一体的重型装备的甜头。 罗兰对这一结果并不感到意外——陆战之王的称号可是在两次世界规模的战争中奠定下来的,无论哪一个方面坦克都久经考验。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早在拖拉机问世之初,就先从军队中抽调一批人员专门练习驾驶技术了。 相比这件成熟的兵器,他更在意的是那些被火车运回来的怪物尸体。 到下午时分,魔法塔的爱葛莎打来电话,称解剖已有了初步结论。 …… 走近魔法塔底层,罗兰顿时感到一股寒风扑面而来。 偌大的地下室里整齐摆放着一堆冰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储冰库,但他清楚,那些冰块里都凝固着从前线运回的天海界样本,以供女巫联盟进行研究。 房间中央则是解剖区,爱葛莎脱下手套,向他行了一个联合会叉手礼。 “你看起来似乎有些高兴。”罗兰收紧领口道。 “因为又能干回老本行了。”爱葛莎笑了笑,“老实说,还是冰冷的实验室更适合我一点,代表塔其拉远征、出席政治会议之类,并不是我所擅长之事。” 论起古女巫代表,显然帕莎最为适合,可惜载体移动过于不便,因此爱葛莎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二人选。 望着罗兰欲言又止的神情,冰女巫主动摆手道,“放心吧,陛下,一切以神意之战为优先,这点我还是明白的。” 他点点头,转入正题道,“那么你发现了什么?” “陛下,请看这边,”爱葛莎从指尖凝出一道冰刃,刺入解剖台上一块巨大的脏器间,“这东西是从新巢母身上取下来的,在它的内部,我找到了明显老化的痕迹。而相同的问题,我没有在任何一只刃兽身上见过。” “老化?”罗兰挑眉道。他注意到,冰刃所示之处确实存在大片褶皱与黑斑。 “没错。魔力能强化拥魔者的身体,这点在女巫与魔鬼身上都得到过验证,天海界自然也不应例外。而这类强化最明显的一个特征,便是寿命延长。”爱葛莎细致解释道,“我查阅过魔鬼提供的情报,里面完全没有提及巢母能活多久,倒是说了刃兽和足兽寿命不长,即使死了,巢母也能很快孵化新的兽种。” “你的意思是……现在情况恰好反过来了?”夜莺开口道,“会不会是这只巢母本身就接近暮年了?” “如果只有一只确实不好判断,但前线运回的四具躯体,我都找到了类似的状况,这未免就太凑巧了点。”爱葛莎缓声道,“而且你和巢母交过手,知道它们有多大——相较体型而言,这些长度不到十米的怪物实在不像是年岁极长的那类。” “似乎有点道理。” “何况无论是用来飞扑的薄翼,还是越来越大的镰爪,都跟它们曾经的习性相违背。”她转头望向罗兰,“陛下,我不认为这东西还能像过去一样,畅游于海水之中。” “所以你的结论是?”罗兰神情凝重地问道。 “巢母恐怕正在将自己的魔力转移到仆从身上,以便创造出更强大的兵源,”爱葛莎一字一句说道,“只是它们的进化方向背离了大海,甚至可以说牺牲了族群的未来。” 罗兰叹了口气,“但我们却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