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和你的未来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和你的未来

夜莺铺好被子后,转身吹熄蜡烛。 房间顿时暗淡下来。 用惯了电灯和魔石后,重新回到蜡烛照明的生活还真些不太适应,明明以前露宿野外都是家常便饭来着,她略有些好笑的想。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紧迫的时间不允许浮岛上加装全套电气照明系统,就连供她们休息的地方,也是芙拉她们在岩壁上钻出来的。之后再由索罗娅铺上一层松软的图层,隔绝掉地底的潮气,即成为卧房。家具亦只有最普通的木桌和简易衣柜,床垫则直接铺在地上。 伊莎贝拉虽然也在浮岛上,但目前最需要魔石照明的显然是那些赶工的工厂,等她转化的神石能供生活区使用时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好在房间简单归简单,住起来却并不难受,一人独享一间不说,还配有独立的卫生间。加上直通浮岛外壁的换气管,屋子里一点儿都不显闷。洞窟尽头还设有公共阅读室和温泉澡堂,以满足女巫的日常需求。 前者她没多大兴趣,但后者可真是太棒了。 鬼知道帕莎她们是如何找到这种地方的——从山顶渗下来的溪流在山体溶洞中汇聚成了一湾清泉,并且池边有一部分伸出洞壁之外,靠在池边即可看到外面的景色。特别是浮岛飞起来后,这地方便成了一处能俯瞰大地的绝景。 她每天洗完澡后都会在泉水中泡上一会儿,以享受这片刻难得的放松时光。 相比之下,房间没有电灯的缺点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就在夜莺准备躺下之际,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她不由得怔了怔,这个时候已是深夜,大家基本都已入睡,还有谁会来找她? “来了。” 夜莺应了一声,重新点亮蜡烛,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了好几个备选人物。 其中最有可能的自然是温蒂。 毕竟这位联盟负责人有过好几次喝多了酒来找她瞎聊的先例。 然而推开门却让她猛地一愣。 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安娜。 她抱着一个小木桶,里面放着毛巾等清洗之物,“能陪我去泡个澡吗?” 夜莺已在入睡之前洗过一遍,但她意识到这种时候泡澡显然不是重点,“当然,稍等片刻。” 收拾好东西跟随安娜一路走进澡堂,整个溶洞里空荡荡的,除了她们之外一个人都没有。耳边时不时响起水珠溅落在石笋上的声音,在夜幕中显得格外宁静。 脱下衣服步入池中,夜莺顿时感到一股热流包裹住了身体——和无冬城不同,浮岛上的燃料数量极为有限,因此普遍采用了魔方动力的锅炉和蒸汽机,在供水方面反而能保证二十四小时热水不断。 两人拨开白雾,缓缓行至洞口处。刹那间,凉爽的晚风将洞窟中的闷热一扫而空,眼前的世界豁然开朗,映入她们眼中的不再是遍布棱角的山石,而是群星闪耀、一望无际的夜空。 夜莺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这种感觉实在让人沉醉。 安娜似乎也颇感惬意,她长出一口气,撑开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罗兰呢?” “大概正在梦境世界吧。” “是吗?他还真是忙啊……” “没错,大家都说我一刻没有闲下来过,其实比起他,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安娜笑了笑,“他可是连整个晚上都在工作来着。” “你也很厉害啊。”夜莺沉下身子,让泉水没过肩膀,“以前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其实没有啦,”安娜少见地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我擅长的也只是技术方面,如果不是巴罗夫和卡尔老师帮了我许多,工程部只怕早就一团乱麻了。” 喂喂,就这么毫无顾虑的说出自己的短处么。 望着安娜,夜莺心里涌起了一股极为复杂的感觉——要说没有不甘是不可能的,当初她明明接触罗兰更早,有更多的机会走出那一步,结果却慢上了那么一点。但她对安娜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坦诚、认真、表里如一……和对方相处得越久,就越会感叹她的纯粹。夜莺一生见识过许多人,从平民到贵族,都无一人能像安娜这般剔透耀眼。 她打心底里敬佩着对方。 短暂的沉默后,安娜换了一个话题,“你觉得这场神意之战的结局会如何?” 夜莺意识到,这或许便是她叫上自己的原因。 “大概……会很顺利吧?”她仰头看向天空的星芒。老实说,推演战局或预测未来之类的事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真正的回答应该是不知道……但临战之前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好在对方并没有辨别谎言的能力。 “是么。”安娜却没有附和,“但我却不这么想。特别是最后的目标是无底之境,传说中神明的领域,此行的风险恐怕会远远大于我们的预计。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罗兰好像随时有可能消失一样,越是靠近大陆北端,这样的不安感就越强烈。” 夜莺不禁心头一跳,难不成她察觉到了罗兰寿命所剩无几的事实?不过那应该跟意识界有关,前往无底之境也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不至于无法改变才对。 “也许是你担心过头了。” “我也希望如此。”安娜眨了眨眼,“对了……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嗯……”夜莺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诶?” “我决定让它提前,等到击败魔鬼后,我会亲自和他谈的。” “为什么?因为你的预感么?” “有一半原因吧,”安娜柔声回道,“但更多的是他也需要你。而且我啊……从没有讨厌过你喔。接下来的战斗,他就拜托给你了。” “……”夜莺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她才喃喃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阻止他前往无底之境?” 安娜摇摇头,神情里满是坦然,“这本就是综合了多方面后得出最佳的做法,何况不管结果是什么,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又怎么能阻止?畏惧和逃避并不能改变这一切,所以我可以做的,便是竭尽全力帮助他完成此行,并亲眼见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