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一个人的防线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一个人的防线

在众多曳光弹道形成的“长鞭”中,二十毫米机炮无疑是最为显眼的一组。 由于膛压更高,受到挤压而发光的火柴人石块也更加明亮,加上曳光弹排布要比通机紧凑许多,因此其飞行路径几乎看不到间隙。 被机炮命中的恐兽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被一发光团穿透意味着同时有好几颗子弹落在身上——哪怕仅仅击中翅膀,射流也会在肉翼上撕开一个偌大的口子。 当然相较双翼,俯冲中的恐兽身躯中弹才是常态。伴随着一团团血花,顿时便有好几只翻滚着向下坠去,而它们身上的狂魔除了发出最后的嚎叫外,只能等待与大地碰撞一刻的到来。 敌人并没被这样的阵势所吓倒,它们一边采用陡降的方式提高速度,一边向两边分散,意图摆脱射手的追踪。 换作平时,这毫无疑问是最有效的做法。面对横向飞行的目标,第一军士兵往往会习惯性的进入“追尾”射击,就算再熟练的班组,也需要数秒时间来根据瞄准具调整提前量。 但这次和它们交手的是埃莉诺。 差不多是瞬间,恐兽行径的轨迹便在坐标网上形成了新的轨迹。那是个无数个代数方程的解,而这些解合在一起,即标注出了敌人的命运。 光幕扭动起来! 这是观战高层第一眼的宏观感受。 曳光弹道不再笔直,而是受枪口快速转向的影响变成了一条弯曲的弧线,这些弧线交织在一起,宛如花绳一般。 尽管看上去杂乱无章,但每一道射流都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它们的延长线不偏不倚,正好位于恐兽行动的前方。 如果不明所以的话,会觉得不是子弹追上了恐兽,而是恐兽自己撞向了子弹! “我想埃莉诺大人现在一定很高兴。”菲丽丝忽然说道。 “为什么?”罗兰不解地问。 “塔其拉殒落的那场战争中,首先撕开防线的,便是敌人的恐兽部队。它们从我们难以触及的空域出现,分头袭击防线的薄弱之处。即使圣佑军东奔西走,也无法保证整道城墙万无一失。完好的床弩和投石机越来越少,最终被敌人的攻城兽撕开了破口。”她颇有些感慨,“当时埃莉诺大人满身是血的站在墙头,周围没有魔鬼敢靠近一步,但她身后的圣城已燃起了大火。” 原来是这么回事…… 所以她才会说出四百年复仇这样的话来么。 哪怕一个人的能力再强大,也没法挽救被潮水般敌人吞没的圣城。此刻回想起来,她慵懒的语气里忽然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沉甸。 现在埃莉诺再一次站在了神意之战的最前方。 而这次位于她背后的,是全人类的力量。 “它们分头行动了!”拂晓晨光菲林突然提醒道。 透过魔力幕布,只见遭受迎头痛击的恐兽群忽然上下分开,一支直冲浮岛地面,一支则向下飞去,似乎打算避开机枪的射角。大概魔鬼在发现常规躲避依然难以奏效后,不再寄希于空中纠缠,而是打算尽快登陆寻找掩护。 但埃莉诺的防御手段显然不会只有一层。 之后加入战斗的是马克一型重机枪组成的内圈防线。 它们的炮塔更小,几乎只有半米高,由于不考虑移动,枪管则换成了更长的水冷管——这些可以旋转的射击平台分布在跑道、舰桥、塔台等部位,对付的正是那些试图“跳帮战”的敌人。 落地的狂魔终于发起了反击。 它们丢下顶着枪林弹雨着陆的恐兽,朝着炮塔掷出短矛,或是射出电光,浮岛上方顿时响起了一片爆炸声! 罗兰惊讶地发现,它们的短矛不再是一根单纯的兽骨,而是混合了别的什么东西,矛尖呈黑色,在碰撞到东西时会发生爆炸,并且有明显的火光与烟雾冒出。 能释放电光的狂魔也和共助会遇上的有所不同,不仅能力施展的更快,距离也远了不少。 显然这是一支有备而来的精锐部队。 如果它们的对手是第一军士兵,或许还能造成些许混乱。 但可惜炮塔中只有冰冷的机械。 它们不会恐慌,不会迟疑,只要动力不断,就不会停止射击。即使有一两门哑火,也不会影响到其他炮塔。 当然这还不是埃莉诺最终的防御手段——两门位于浮岛对角线位置的75毫米野战炮也被激活,缓缓指向了敌人的位置。面对直径一公里出头的起降场,即使是小型火炮也能完全覆盖。 这就是帕莎她们提到的火器战争……埃莉诺心想。 这并非她所熟悉的战斗方式,但从开火的那一刻起,她便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交战到现在,真正在与魔鬼战斗的,只有她一人。 不过哪怕仅有她一人,魔鬼也无法避开她的注视,去袭击防线那些脆弱的地方——甚至就连浮岛底部,她都为敌人准备了四座二十毫米机炮以及两门下视的要塞炮。 这是一座没有死角的要塞。 你们的伎俩到此为止了……埃莉诺微微调整炮座,令野战炮的准星直指场地中央一名被子弹压制得难以移动的魔鬼,从它醒目的盔甲和装束来看,那十有八九是个高阶晋升者。 随后她控制核心拉下了击发绳—— …… “轰————!” “悉悉索索……” 随着一阵轰鸣与颤动,洞窟顶端落下了一缕缕砂石。 “第一军这是在朝岛上开火?不要紧吧?”芬金扫了扫头发上的落尘,略有些担忧地朝头顶望去。 “炮击最多只能炸坏跑道,对机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何况有莲小姐在,修复那些陷坑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声音略有些陌生,似乎并非一班出身的飞行员。古德、芬金和海因兹不由地转头望去,才发现搭话者正是新人中的新晋王牌,曼弗尔德。 “各位前辈好。”他主动行礼道。 “喂,挑战者来了。”芬金用手肘捅了捅古德,压低声音说道。 古德没好气地白了伙伴一眼,接着朝对方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就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击。” “要不了多久了,”曼弗尔德闭目倾听了会儿,“机枪的射击间隔在降低,说明魔鬼已无力维持之前的攻势。我想上面很快就会下达反击的命令。” “你能隔着岩层听到机枪声?”古德露出意外之色。 “如果全神贯注的话,”曼弗尔德点点头。 芬金则朝海因兹做了个“装模作样”的嘴型。 然而就在这时,机库喇叭里忽然传来了提莉殿下的声音,“所有空骑士即刻登机,做好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