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面具之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面具之下

「这都是因为海克佐德的背叛!尊敬的王,请让我去杀了它!」 主宰圣座里,血腥的咆哮震耳欲聋。从它头顶暴起的青筋和口中喷出的热气便可看出,它是动了真怒。 其他大君的面色也颇为阴沉。 只有纳索佩勒面无表情,甚至有点想笑。 真是一帮蠢货。 它明明早就警告过它们,可惜除了无妄外,其他大君却对沉默之灾会和天穹之主勾结、并主动向它动手这事将信将疑。哪怕它朝王展示过记忆后,这些大君也只是压下了表面的疑问,恐怕心里依然在怀疑它是否有哪里触怒了对方。 只因为它看上去像一只拼装出来的“怪物”而已。 结果最后它们没等到海克佐德和塞罗刹希的解释,等来的反而是人类的“神造之神”。 现在才把问题怪到背叛者身上,不觉得太迟了点么? 「问题是你能找到它在哪吗?」无妄丝毫没有顾及血腥的颜面,「如今海克佐德可能隐藏在大陆脊柱的任何一个角落,而天穹城的同族也很可能被迫倒向了它,这种情况下不投入大量人力,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名大君的踪迹。再说了……」它冷冷扫了对方一眼,「就算你发现了海克佐德,别忘了它身边还有塞罗刹希,到时候谁杀谁还不知道呢。」 「你————!」如果这里不是圣座,恐怕血腥已经动手了。 「尊敬的王,我始终不太明白……」混沌蠕动着肥硕的身躯发声道,「人类难道真的发现了什么关于神意的证据吗?不然以天穹的风格,怎么可能会和那些人类——」 「它们都做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在猜测对方背叛的原因?」假面厉声打断道,「不管有什么理由,海克佐德都有大把机会向王报告。可实际上呢?它从离开西线、前往无底之境到勾结沉默之灾,从头到尾一直没有联系过王城!显然,这是预谋已久的叛变!如果不是我的能力获得了新的突破,只怕早就死在塞罗刹希手中了!」 其他大君一时哑然。 这是被王抽取过记忆的片段,不可能作假,而海克佐德曾一度游荡于曙光境北端也被沿线哨点所证实,无论从哪点来看,都不像是仓促之下做出的决定。 没错,就是这样……纳索佩勒微微扬起嘴角,记忆不能伪造,却可以在转移时故意抹去部分——而它选择隐匿的正是有关瓦基里丝的线索,而向王汇报的,也是那副做过手脚的身躯。 事实证明,这一步十分明智。如果其他大君发现两人的叛变或许牵扯到下落不明的瓦基里丝的话,局面只会更加复杂。 那样一来,获得人类传承碎片的日期说不定又要向后延长了。 它绝不想再浪费一丝时间。 「假面说得不错,还是先把重点放在人类的浮岛上吧,他们很明显是冲着王城来的。」无妄主动请缨道,「敌人悬浮在半空中,周围又遍布火器,并不适合血腥和死痕大君的发挥。想来想去也只有我适合阻拦他们了。」 无妄和憎恶、死痕一样,由心灵术士晋升而来,不过比起强在迷惑、控制能力的心智掌控者,它更偏向于近身作战,这点可以从它的装束看出来——基本人形化的外表上,包裹着一件束身的黑色皮衣,浑身上下没有披挂一件盔甲,犹如一把舍弃防御的利刃。 从额头侧面伸出的两对弯角似乎是它唯一与人类不同的地方,不过纳索佩勒清楚,那也只是它的伪装而已。无妄能主动扭转周边生命体对它的感受,这是比千形更强大的拟态能力,它就曾体验过,从对面身边身边走过时,意识自主把对方当成了一块石头,丝毫没有引起一点警觉。 这倒是一个看似可行的人选……或者说,无奈之下的选择——如果没有自己的话,假面心想。一场战争的局势永远不可能靠暗杀者来改变,王不会同意它的请求。 「否决。」果然,王开口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否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纳索佩勒总觉得王的语气比以前更为淡漠了。「杀掉指挥者最多引起混乱,而取代指挥者则容易暴露自身。人类拥有可侦查魔力的女巫,同时不排除存在大量禁魔型载体,你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逃生率不足百分之一,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的冒险。」 「可其他大君——」 「族群不是只有大君才能战斗,高阶晋升者同样不容小觑。人类浮岛启用的是西境神石柱,他们无法像神造之神那样实施二号方案,到头来,还是得凭自身的力量说话。」 「吾王英明!」假面张开双手道,「事实上,我已经研究透虫子们的作战方式了——那些铁鸟看似难缠,但实质脆弱不堪!只要他们胆敢出现在王城上空,我必定会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连核心仪器都能被虫子夺走,你的话又有几分可信?」死痕冷声道。 「如果不是沉默动手在先,我又怎么可能失去神造之神的控制权?」假面连看没有看它一眼,「西线战役已经证明了共生体的潜力,而我要做的,只是进一步扩大它的应用范围而已。即使不飞起来,它们也能对铁鸟构成极大的威胁。」 「许可。但不得占用过多前线的资源。」王简短地回道。 「这是自然。」假面趁热打铁道,「另外,我还有一个新的构想——如果将魔力有序的导出,让它原封不动的释放出来,我们或许能获得一些极为强大的战争武器。只是该项研究需要用到魔力核心,可否容我一试?」 「王城中尚有多余核心,你可以试着验证新构想,但不得干涉诞生之塔的核心运行。」 「谨遵圣命!」假面低下了头。 主宰圣座逐渐淡去,王城巨石塔的宏伟身躯重现于它的眼前。和过去不同的是,这座黑色的高塔上方多了几只眼睛,仿佛无时无刻都在注视着下方的城市一般。 那便是王。 单就魔力而言,十个自己也远不能及,放在过去,它连对视的念头都不会有,但现在…… 假面将自己的面具整了整,转身向孵化场走去。 ……王也只是核心的一个部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