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辗转而漫长的夜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辗转而漫长的夜

凌晨12:00。 机库中灯火通明。 所有的发光魔石都被聚集到此处,除了提供照明外,它们还有部分将被安装到飞机上,以补充光源的不足。 这次行动空骑士将倾巢而出,两百多架飞机不仅是无冬现今全部的空中力量,也是所有人类的希望。 数百地勤人员推着小车奔波于库房之间,检查着每架飞机的状况,而带头者便是安娜。她扎起头发,脚踏筒靴,一席工作装的模样给众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让场中的气氛高涨如虹。 罗兰亦不例外——对方那沾着些许油污的脸颊与蓝宝石般清澈的眼睛,深深的映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凌晨1:30。 检查完毕的飞机开始进行加注燃油作业。 所有排气扇满功率运转,以降低空气中的油气含量。 由于对照明要求不高,同时为了减少火灾风险,这个步骤被安排在机库和地面起降场同时进行。 其中地上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两架单翼四发轰炸机了。 尽管在指标上缩水不少,但它的体型依旧足够壮观,超三十米的翼展以及漆黑的涂装让它看上去鹤立鸡群。 换装凤凰号的发动机让它只能以底油飞行,不过换来的是可靠成熟的机体,正因为如此,工程部才能赶在计划实施前抢出两架来。 当然,它引人注目的地方并不只有在“大”这一点上。 由第一军和神罚女巫严密看管的机腹同样表明着它的与众不同——虽然大部分人没见过那颗被寄予厚望的武器究竟长什么模样,但依然不妨碍他们明白,这两架轰炸机将是左右战局的关键。 凌晨3:00。 空骑士齐聚一堂,进行最后一轮路线回顾。 “记住,夜幕下没有任何可以为你指示方向的东西,天上的星星会迷惑你的视线,地上的亮光则是敌人的篝火!”提莉站在讲台上大声说道。“你们唯一可以相信的,只有前方飞机闪烁的尾灯!睁大眼睛,看清楚自己队友的方位,一旦离开浮岛,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破晓时分抵达指定区域。之后两架轰炸机会先后投出炸弹——在这个过程中,你们的任务便是全力保住主攻手不受攻击,击落一切试图靠近的敌人,不管它是恐兽,还是高阶魔鬼!” “听清楚了,由于两次投弹存在时间差,以及炸弹的巨大威力,所以切记不可太过靠近目标。另外不管结果如何,机群都必须立刻返航——罗兰陛下允许失败,但不允许把人类的有生力量葬送在一场战役上。只要天空还属于我们,希望就不会断绝!” “去铸写人类的新历史吧——此次行动,我与你们同在!” “遵命,殿下!”所有人齐身呐喊道。 凌晨3:50。 “老实说,我有点紧张。” 凤凰号的舷梯旁,罗兰看到提莉的手正微微颤抖。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露出如此不镇定的神情。 此时离预定起飞时间只剩半个小时,两百架舰载机放到另一个世界也是能撑起四、五个攻击波次的大行动了,必须提前起飞整列队形,才能保证之后的长距奔袭不至于掉队太多。 “害怕吗?” “也许……”她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头道,“不过我想更多的是期待。哥哥,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我一想到那天就快要到来,便有些按捺不住心底的情绪。” 等到神意之战终结,灰烬将重归世间,这也是支撑她战斗到现在的信念。 “啊,我记得。”罗兰柔声道,“但前提是你要安全回来,才能证明我没有骗你。” 提莉抬起头,“哥哥,你能抱我一下吗?” 他缓缓伸出手,将对方小巧的身躯揽入怀中,后者向前自然倾倒,额头倚靠在他胸前——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一年之前,她便是这样在他怀中放声哭泣的。 片刻之后,提莉的呼吸稳定下来。 “我出发了。”她退后两步道。 “去吧。” 她登入座舱,拉下机舱盖,朝罗兰张了张嘴。 从口型来看,那是一句「谢谢」。 舷梯被撤下,螺旋桨旋转起来。 凌晨4:20。 浮岛一至十号闸门全开,双翼机编队陆续飞离母舰。 希尔维用魔眼密切注视着全局情况,提醒那些有可能掉队或偏离空域的飞机回到正轨——漆黑的夜空下,两百多架飞机围绕埃莉诺号盘旋,仿佛成群的萤火。 这也是最容易出事故的阶段,缺乏雷达指引和夜视设备的驾驶员甚至无法分清天空与陆地,而起飞的飞机多了,那些飘忽不定的航迹灯也会给空骑士带来混乱。如果不是闪电和麦茜在希尔维的指使下,抢在问题发生前用敲玻璃窗的方式提醒大家,估计列队过程都会损失掉不少飞机。 凌晨4:55。 罗兰通过电台,下达了作战开始的指令。 海鸥号和凤凰号作为机群领队,率先转入爬升,紧跟其后的是两架轰炸机——它们分别被赋予了“鲲鹏”和“和平方舟”的名号,也是两个编队的核心。 再之后则是由天火号和天怒号组成的护航集群。它们虽然分属两个编队,不过那只是为了方便夜航所设——对于此次行动而言,无论那架轰炸机都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最后离开的是闪电和麦茜。 两人在指挥台前向罗兰挥手告别,接着转身飞向夜幕之中。加上海鸥号上的纱薇、温蒂、安德莉亚、希尔维等人,这一战人类可谓投入了全部空中力量。 很快,庞大的机群便被夜色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兰遥望着众人离开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开视线。 “就算从不相信神明,这种时候能做的,也只剩下祈祷了吧……”夜莺低声感叹道。 他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这恐怕也是所有留守人员的想法。 他们已经做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 接下来便是艰难而焦灼的等待——等待命运落定的那一刻。 “幸运的是,我们不必等待太长时间,”安娜望向一片墨色的天际线,“天……很快就要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