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破晓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破晓

神造之神—王城之上。 拥有众多脑袋的假面并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或者说只要错开各个脑袋的休息时间,它就能长期保持清醒。 因此眼卫发现异象的瞬间,它便收到了警报。 「敌人来了。」王毫无波动的意识也随即传来,「从夜幕中。」 那些虫子想利用黑夜避开恐兽的侦查,这点毋庸置疑,不过这么点铁鸟又能做些什么?他们难道以为,自己仍旧毫无准备吗? 「我正在催那些博格尔蠢货起来,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无妄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不过相较其他只有一个脑袋可用的可怜家伙,它已称得上警惕心十足了。 「迟些也无妨,」纳索佩勒掏出迷你核心,「我说过,我已经研究透铁鸟的作战方式了。尊敬的王,这些恼人的虫子就交给我来对付吧。」 在它的魔力控制下,构成王城穹顶的黑石壁上伸出了许多晶石“枝丫”——这些原本属于初代共生体的一部分,不过经过它的特殊改造,已不再发射结晶针,而是另一种特殊的微型共生体。 经过几次交手,它已经看出铁鸟——人类将其称为天火、天怒号的机械造物存在一个显著的缺陷。尽管它们的速度要比博格尔翼兽更快,但没法像后者那样灵活改变自己的方向,速度越快时越明显,其飞行轨迹呈现出一条圆滑的弧形,俯冲时甚至无法进行滚转,这意味着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它们必然经过某个特定的位置。 换而言之,只要提前决定好针体的碎裂高度,共生体命中铁鸟的几率便能大幅提升。当然,结晶针本身做不到这点,不过换个思路的话,把投射物变成能自主判断情况的共生体,一切就容易多了。 这些“针状物”会在靠近铁鸟时自动炸开,变成一群能短暂浮游的共生体,一旦落到铁鸟身上,它们就会像寄生虫那样,撕裂、啃噬目标脆弱的外壳。 假面相信这套防御系统一定能给偷袭者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不过透过眼卫,人类接下来的反应让它颇感意外。 只见机械铁鸟并没有趁恐兽尚未升空的空档,向神造之神发起攻击,而是集体向南转向,好像是在刻意避开王城一般。 这是什么意思? 虫子打算放弃进攻了? 「呵,他们跑了,看来你的那些玩意派不上用场了。」无妄轻哼一声,「最终还是得由我去追击人类。」 不……不应如此才对。 纳索佩勒皱起眉头。它虽称其为虫子,但数次交手已证明,这些无魔体并不缺乏勇气。既然对方冒着风险策划了这次夜航,又怎么会到了关键时候心生怯意、未战先退? 现在眼卫感应到的视野来源仅有一个,说明绝大多数虫子仍未“看到”神造之神——夜晚限制了对方的同时,也变相削弱了眼卫的感知能力。 莫非……这群铁鸟并不是人类的主攻部队? 它脑袋里突然闪过一道电光,接着控制所有眼卫向神造之神周边空域望去——这一次,眼卫使用的不再是魔力,而是千百只眼睛本身的视觉能力。 「你这是在做什么?」无妄立刻发出了不满的抗议。 假面根本没功夫去解释,它此刻全部的脑袋都于眼卫驳接在一起。过了好一阵,它终于在茫茫夜空中察觉到了些许异样。 只见一块不起眼的黑色金属正在朝神造之神飞来,它的体积远比铁鸟要小,几乎很难将其和深蓝色的背景区分开来。 这个筒状物立刻让假面联想到了之前天怒号所投掷的爆炸物……不过,人类大动干戈就为了这么一个玩意? 即使如此,纳索佩勒依然向手下下达了启动魔力屏障的命令。 也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绽放出了一团极为明亮的火光! 这也是它通过眼卫所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 那道光芒仅仅持续了眨眼不到的时间,所有眼卫便和它中断了连接,而留在它脑海中的,是极为灼热的刺痛感与一片白芒。 它忍不住低吼起来! 然而这并非结束。 神造之神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推了一把,内部的城市在轰鸣中剧烈震颤,穹顶发出尖锐的哀鸣,地面也随之塌陷——纳索佩勒只感到脚下一沉,身子宛若飘了起来。 …… 提莉没有看到爆炸的瞬间。 尽管她事先准备好了黑色墨镜,但想要用肉眼捕捉到那颗从七千米高空扔下的爆炸装置实在是件渺茫的事情,何况戴上墨镜会让原本就糟糕的视线变得漆黑一团,她尝试了几次后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因此当世界被点亮时,提莉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当时她正背对着神造之神,一瞬之间,机翼被映照得熠熠生辉,就连上面的铆钉都一清二楚;而突出机体的部分,甚至被拉出了醒目的阴影! 以往只有破晓的晨曦,才能在夜幕中照亮万物的轮廓,令黑暗缩卷其后。 提莉深吸口气,偏头望去—— 一团巨大的火球出现在神造之神上方数百米的空中,尽管它的亮度在急剧降低,不过仍轻易将浮空要塞完全照亮出来。 宏伟的黑石外壁上冒气了滚滚青烟,仿佛被气流扫过一般,但提莉知道那并非气流,而是强到一定程度的光照——它能像有形之物一样产生冲击力,并点燃那些容易燃烧的物体。 与此同时,火球外延产生了扭曲,一道波纹向外迅速扩散开来。如果不是有神造之神作为衬托背景,她根本看不到这令人震撼的一幕。 波纹最先与下方的浮空要塞相撞,仿佛一只巨掌拍在满是灰尘的木桌上。大量尘土瞬间被激起,几乎覆盖住了椎体的整个表面。接着是神造之神的其他部分,最后才是地面。从烟雾腾起的先后顺序,可以看出这道波纹并非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它在撞击地面后继续膨胀,并一路朝着机群扑来! “准备冲击!”提莉拿起电台话筒大吼道。 “轰——————————!” 震天撼地的爆炸声也在这时,传到了她的耳边。 寂静的夜终于被打破,伴随着滚滚轰鸣,飞机发生了猛烈的颤抖,同时在气浪的影响下,机身像失控了一般向下跌落,数秒之后才重新稳住姿态。 这声巨响犹如开天辟地的钟鸣,宣告着黎明的到来,一缕晨光越过山脊,投射在大地之上。 而火球此刻已变成一团黄褐色的烟柱,它的根部深深扎入神造之神内,顶部仍在不断上升,与片片云层结合在一起。 提莉再一次下达了转向指令。 等到机群飞至东面时,她总算看清了笼罩在烟尘之下的神造之神。 从总体上来说,它几乎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比起下方东倒西歪的树木,它依旧稳稳地悬停在半空中。 但之前的爆炸并非毫发无伤——在尘雾中若隐若现的黑曜石金字塔顶上部分,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