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乱局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乱局

和平方舟号上,已经握紧闸门杆、正准备向上拉起的鹰面又将手收了回来。 “方向呢?” “向东九度,它们正朝着烟柱前进!” “教官,接下来要怎么办?”主驾驶回头问道。 以神造之神的体积,即便移动起来也无法避开来自空中的轰炸,何况魔力屏障已经失效,第二发太阳之辉只要落在黑石金字塔附近,都有不小的几率摧毁方尖碑,而且对于机组来说,这亦是最安全的一种做法。 但他并不是为了安全才登上这架飞机的。 两架轰炸机的驾驶者都是从优秀学员中挑取,唯独机长由教官来担任,目的再明显不过。前者是开好飞机的关键,而他们则是完成作战的保证。 不小的成功率意味着也有概率失败。 而他要的是抛开听天由命的部分,将自己能控制的部分做到极致。 关于两轮攻击间神造之神可能发生位移,甚至从一开始就在移动的情况,参谋部也讨论过多次。解决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用高度去换命中率,直到让敌人避无可避为止。 “高度下降两千,重新计算投弹路线,”鹰面毫不犹豫地下令道,“它们跑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 此时,恐兽已经同俯冲的机群“撞”在一起。 古德感到天都暗了许多,仿佛刚露出头晨曦再次被夜幕吞没一样,无论是上下左右都有敌人的身影。 天怒号的机炮口喷射出一道道耀眼的流光,是唯一能令他安心的东西。瞄准——或是稍稍对正、然后开火,任何挡在路径上的恐兽都会被撕成碎片。个人技巧在这样规模的大战面前已意义不大,就算再眼观八面,也不可能发现每一个冲着他来的敌人。 如果不是身边的队友一路进行掩护,他估计早就被四处横飞的骨矛的击中了。 三轮长扫射后,古德感到眼前豁然一亮,才发觉自己已经贯穿了恐兽群——回过头去,尾巴后方居然没有一个敌人咬上来。 “魔鬼在干什么?它们的注意力似乎没放在我们身上。”一直跟在他侧翼的芬金也察觉到了这点。 古德驾驶飞机拉开距离,顿时心道不妙,从整体上看,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恐兽只有少部分和空骑士缠斗在一起,其他的都在竭力向更高的地方爬升。 按道理,魔鬼应该根本发现不了穿行在云层之上的轰炸机才对。 事实也证明,它们确实没有发现目标。 对方虽然在爬升,但路线却是五花八门,大有一种蒙头乱撞的感觉。 “该死,魔鬼正在寻找方舟号!”古德对着电台吼道。 “这不是好事吗?”芬金吹了声口哨,“凭它们的飞行速度,想要抓到轰炸机可得花不少功夫。我们也可以乘机多干掉几个,帮殿下减轻点压力。” 话虽如此,不过古德心里却总有股不安。 “又有一群敌人冲过来了!”队友提醒道,“我们先去云端,那里更适合消耗战。高度拉到四千米以上,恐兽连拍动翅膀都费力,我们可以像剃头一样,一层层削掉它们飞在最前的尖子。” “这个办法听起来不错!” “我先爬上去了!” 十多架双翼机先后拉起,朝着高空飞去。 古德却没有跟上。 他将电台调到小队频段,单独对芬金说道,“我们就留在这层空域。” “啥,留在这儿?万一敌人突然放弃搜索了,第一个挨揍的可就是我们!”那边立刻传来了老伙伴的质疑,“再说了,不趁着这个机会扩大战果,岂不是功劳都让别人占了?”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魔鬼的举动!”古德一边盯着战场一边解释道,“你想想,它们既然能猜出轰炸机的存在,那么会不会发觉刚才的那一击实际上是来自于一颗不起眼的炸弹?” “不会吧……魔鬼根本不知道太阳之辉计划的存在,也没有提前发现我们的进攻,从投弹到引爆不过几分钟的事,它们怎么可能了解得这么清楚?” “我不确定,但只是觉得,浮空城向烟柱移动恐怕并不是巧合。”古德喃喃道。按照一般人的想法,那是爆炸之物形成的尘埃云,避开都来不及,又怎么会主动去靠近它。一旦魔鬼是故意而为之,那么炸弹坠落的这段时间就是它们最后能抓到的反击机会了。 “好吧,”沉默半晌后,芬金无奈地应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信你一次好了。不过要是因此损失了战功,你可得好好补偿我。” “一个月的混沌饮料如何?” “不必,只用把你的妹妹介绍给我就行。” “啪叽。”耳机里传来了通讯中断的声音。 芬金笑了笑,转头朝古德飞去。 …… 该死,这些家伙——还真是难缠! 无妄驱动飞行魔石,手忙脚乱地躲避着朝它射来的一簇簇子弹。按照假面的说法,被这小玩意打中的话跟正面挨一记锤击没什么区别,魔力屏障也无法抵挡太久。既然沉默之灾都吃过人类火器的苦头,它自然不打算亲自去体验。 原本以它的能力而言,干扰普通人类的感知简直轻而易举,即使对方佩戴着神罚之石,它也能或多或少的影响到对方,可偏偏盯上它的,是一名女巫。 更令无妄难受的是,那名女巫似乎根本没打算用魔力来决出胜负。她驾驶着一架血红的铁鸟,几乎不会接近到它周边九百尺范围内。虽说是打一枪就跑,但对方不仅行踪极为灵活,而且准头也不差,顿时便让它陷入了追不上、甩不开的被动境地。 拥魔者不依赖自身魔力,反而寄托于外物战斗,这在它眼里简直是奇耻大辱! 而且这样的家伙似乎还不止一个。 比如云层中时不时射下来的神石弹,显然也是出自女巫之手——如果不是它晋升后对敌意格外敏感,早就中了敌人的偷袭。 说好去追击人类,结果反被猎物死咬不放,弄得进退两难,无妄还从来没有如此窝火过。说到底,能在空中做到和地面一样灵活的,也只有被称为“天穹之主”的海克佐德而已。它空有一身能力,如今却只能依靠飞行魔石左躲右闪,全是纳索佩勒的错。如果让翼兽大军直接和敌人正面厮杀,它又怎么可能会被这架红色铁鸟肆无忌惮的追击? 什么暗藏在高空中的攻击主力,说得就好像自己看到了一样。 无妄闪身避开女巫的又一轮扫射,忿忿望向头顶,随后不由得一愣。 只见一架漆黑的巨型铁鸟从烟柱中滑出,它的身躯比最大的博格尔翼兽还要粗壮,一对翅膀下方悬挂着四个驱动装置,其他的双翅铁鸟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毫无疑问,这便是假面所指的“异象”—— 居然被它说中了。 其他翼兽部队也注意到了这点,纷纷按先前的指示朝新目标追去。人类虽然试图阻止,但在数量上的绝对差距面前,阻拦也只是在拖延时间,击落这只巨型铁鸟已是迟早之事。 「好吧,算你说得对。」无妄用符印传讯道,「我的部队已经找到了你所谓的进攻主力,相信很快就能解决。」 然而假面的声音似乎丝毫没有放松,「它是什么模样?快告诉我!」 无妄皱了皱眉,不过还是直言道,「看上去像是一个更大的人造铁鸟。」 「它的腹部下方呢?有没有挂着什么东西?」 这时女巫又袭击过来。 真是没完没了了!等到消灭了那只大的,很快就该轮到你们了!无妄堪堪闪开后,才有功夫仔细看上两眼—— 「它下面什么都没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假面罕见的重复道。 「没错,」无妄不耐烦道,「除了一个大坑外,我没有看到任何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