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燃点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燃点

古德紧紧握住操纵杆,一眼不眨地盯着前方。 时间的流逝仿佛变慢了。 一开始他还能听到引擎的咆哮,渐渐的,那声音被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所取代,但没过多久,连心跳声也不复存在,周遭的世界变得格外宁静。 炸弹正一点点远离天火号,而穹顶上层的裂口也越来越大,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视野。至此,已经有许多魔鬼注意到了他们,不过在凝固的时间中,对方连掉头的动作都慢如蜗牛。 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启程前任务确认会议上的情景。 「殿下,轰炸机组投掷的炸弹,真有那么大的威力么?」 「如果我飞得够快,应该就能把冲击甩在背后吧?」 问这话的人正是芬金,无论何时,他那不着调的言论总是能引起大家的哄笑。老实说,他有时候挺羡慕这家伙的。 「除非你飞得比光还快。」长公主毫不留情地将这一想法驳斥了回去,「它爆炸时产生的强光能直接把你烤熟,等你看到时再想跑只怕为时已晚。即便侥幸躲过光照,接下来的冲击波也会在短时间内超过音速,所以唯一安全的躲避方式,就是离它足够远。」她说到这里顿了顿,「至少第一颗是这样。」 「那第二颗呢?」 「若是幸运之神眷顾你的话,或许还有其他机会。不过与其祈求上天,你就不能推动下操纵杆,提前撤离么。」 在哄笑声中,提莉殿下并没有细说下去,不过古德却听在了心里。 其实只要看到第一颗炸弹爆炸后就能猜到长公主所指的其他躲避方法是什么——单靠太阳之辉自身,尚不足以将神造之神彻底抹去,这也是计划中强调应尽量瞄准雾湖核心区域的原因。而当它在内部起爆时,后者庞大的身躯将成为天然的遮蔽物。 但长公主殿下有一点没有说对,那并非全看运气,更多的是取决于队友。 倘若是其他人,古德倒不敢如此笃定。 而负责第二轮投掷的和平方舟机长,是鹰面。 一个最不相信运气的人。 如果是教官的话,一定会把自己的职责做到极致。 这也是古德决心护送最后一程的原因。 他不想让敌人的运气破坏教官所做的一切。 “喂,古德,回答我!你在发呆吗!”忽然,同伴的声音打破了时间的停滞,风声和引擎轰鸣声又再次回到了耳边——“混蛋,再不走我们就要跟着炸弹一起进去了!你想要扔下瑞秋——” “还记得我们练习时做得那一套动作吗?”古德打断了他的话,“三、二、一!” 话音刚落,飞在最前面的曼弗尔德拉起了机身。 他紧随其后,将操纵杆拉向胸口。 三架飞机依次散开,宛如一朵绽放的花——而位于中心处的花蕾便是那颗圆滚滚的炸弹。 巨大的力将他死死压在座椅上,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视野缓缓转动,由中央裂口一点点移向外侧的黑石塔壁。即使以天怒号的机动性,在此刻也显得格外艰难。 处于高速俯冲阶段,想要直接转为平飞是绝无可能之事,何况炸弹一旦爆炸,整个天空都将变得危险至极。他们所能做的,便是竭力调整角度,让天怒号贴着神造之神的外壳飞行,借由金字塔型的石壁来逃脱爆波,同时用距离去换取转向时间。 也就在这一刻,古德看到了一个极为古怪的魔鬼。 无论是装饰还是模样,它和战场上其他魔鬼有着本质的不同,双方最接近时不到五十米,说是擦肩而过也不为过。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被对方的能力撕成碎片,或是变成石像之类,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它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炸弹擦着裂口的边,坠入了穹顶之内。 …… 假面放下了高举着核心的手。 运气并没有站在族群这一边。 或者说,当它看到三只铁鸟伴随着黑铁块一路冲下时,这就已经不再是命运的对赌。 有备对无备,人类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它再强求巧合来扭转一切,未免也太小看命运了点。 纳索佩勒闭上眼睛,连接上了诞生之塔。 王仍在不断发出指令,包括调动驻扎在安列塔的部队,语气冰冷的就像人类的机械一样。它直接控制核心仪器,切断了王的传讯——从某种意义上,这么做相当于暴露了它对魔力核心所动的手脚,只是它已不在乎这点。 王也很快反应过来,脚下的浮游湖顿时翻涌不已,魔力的震荡犹如实质般强烈,恐怕在意识之海中,王已经掀起了数道涟漪,只要自己跟意识界有丝毫接触,估计连抵抗的机会都不会有,便会被直接拉入主宰圣座。 可惜的是,它创造的“网”和意识界没有任何联系。 这里是独属于它的领域。 假面索性把能感知魔力的脑袋一并屏蔽,整个世界随之安静下来。 此时此刻,它便是诞生之塔本身——而这也是最适合感受人类新传承的位置。 看到金属块的瞬间,纳索佩勒向着天空“张开”了所有手臂。 “来吧,让我好好看看——” ——知识的力量。 它没能说出后半句话,耀眼的光芒吞没了它。 …… 随着一声闷雷般的巨响,古德惊讶地看到身后的黑石金字塔猛地膨胀了一圈,就好像那外壳不是石头,而是某种柔软的液体一般! 强烈的冲击在岩壁上折出了一道明显的波纹,当它扩散至顶点时,烈焰夹带着大量烟尘从裂口处喷涌而出,瞬间超过了第一次爆炸时所产生的尘柱。 金字塔的上层也彻底瓦解,几乎三分之一的石块被一起送上了天空。 如果再慢上一点,这一次爆炸足以将他一起湮没。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很快,喷出的烈焰变成了另一个颜色。 那色泽简直同鲜血一样。 它的喷发规模很快超过了烟柱,并将半边天空染成了腥红色。 古德注意到,那并不是什么红雾,而是粘稠的流火,此时的神造之神就宛如一座爆发的火山,源源不断将内部积攒的熔岩喷向云霄。 而当这道流火扩展到一个极限时,另一个更为震撼的爆鸣声轰然炸开! 雾湖被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