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陨落之城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陨落之城

古德发誓那绝对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景象。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一座浮在空中的火山——并且这座火山不是只有一个喷口,而是四处开花! 震天撼地的爆炸声过后,不止上层穹顶被烈焰冲开,城市周边的领域也喷出了数百道暗红的焰流——他完全能想象出神造之神内部的情景:在惊人的高温下,红雾化作一团团粘稠的火焰,就像被点燃的油脂一般,而这又进一步提升了空气的温度,使得其加剧膨胀,最终从靠近地面的洞穴与裂隙中破土而出! 这意味着魔鬼没有任何地方能够逃生,即使它们躲在能抗住高压与冲击的密室内,也会被上千的高温烘烤至死。 那绝对是地狱一般的景象。 哪怕是敌人,古德此刻也对其生出了一丝同情。 不过他自身的处境现在亦好不到哪里去。 神造之神从中央到边缘这短短数十公里的距离完全称得上危机四伏——连锁反应丝毫没有中止的迹象,那些动辄数十米高的焰流就像一把把利刃,只要撞上必定机毁人亡。如果这还算他能用技巧化解的事情,那么从天空落下的“火雨”,则根本不是他能掌控的事情了。 最初随着爆炸喷射出去的碎屑如今已进入下落阶段,它们要么是半融状态的石块,要么就是燃烧的胶状物。古德只要抬起头,就能看到头顶那密密麻麻的火点——它们看上去遮天蔽日,连晨曦的光芒都被压了过去。 “见鬼,你看到天上的玩意了吗!”芬金在另一头嚷嚷道。 “废话,我又不是瞎子!” “它的范围也太夸张了点,这点时间根本来不及飞出去!要是等它落下来,我觉得我们怎么跑都难逃一劫!” “不……嗞……还有一个地方……嗞……以避开。”此时频道里忽然多了一个声音。 显然,那正是抢在他们前面的曼弗尔德。大概由于散开的方向不同,彼此间有障碍物阻隔,他的通讯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同意,但前提是我们能及时赶到!”古德回道。 “等等……你们不是认真的吧?”芬金很快反应过来,“这东西马上就要坠毁了,你们还想拿它避难?” 他知道同伴说得没错——事实上当第二次爆炸发生后,古德心里就已经清楚,陛下的计划生效了。 神造之神很明显正在一点点发生倾泻,尽管它仍悬浮在离地面百米左右的空中,但这种变化无疑说明控制浮空城的魔力核心已遭到了破坏,坠落不过是时间问题。 如果能抢在火雨落地前飞入神造之神底座下方,他们就能避开被喷发殃及的命运。可考虑到不断下坠的浮空陆地,这么做同样也风险重重,一旦没控制好方向与速度,不是直接栽进地里,就是撞在黑石壁上,下场不会比被火雨直接命中好到哪里去。 但前者至少不用听天由命! 此刻飞机终于转入平飞状态,古德将油门加至最大,朝着神造之神的边缘冲去! …… 海鸥号上,希尔维看到了魔鬼王城的覆灭。 剧烈膨胀的红雾不仅沿着城市穹顶喷薄而出,同时也冲开了下方塔底的闸门——燃烧的红雾在高压下化作粗壮的焰柱,先是瞬间吞没了聚集于下方的魔鬼,接着如喷火枪一般灼烤着大地,波及范围足有数公里之远。 接着是如雨般洒下的落石,它们大多裹着火焰,或浑身通红,接连不断地坠大地。保护王城的恐兽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无论往哪个方向逃,都难以避开这天罚般的打击。 离王城尚有一段距离的魔鬼营地也遭到了严重波及,不过它们终归位于喷发物覆盖的边缘,一开始就向后撤退的部队虽谈不上毫发无损,但不至于全军覆没。恐怕对于它们而言,曾被视为神迹的造物此刻变成一座活火熔城才是真正无法承受的打击。 至少希尔维便看到不少魔鬼怔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睁睁地望着黑石塔向它们压来。 在经历两次爆炸后,神造之神彻底陷入了瘫痪。 它拖着上下喷发的两股火焰,沿着原先路径一路下沉,一刻钟后,下方的巨型金字塔顶最先与地面接触——两者的相撞引发了第三次轰鸣,被挤压的灼热气浪甚至形成了一圈小小的冲击波。 在惯性的作用下,浮空陆地继续向前滑行,将身下的营地和哨站碾成齑粉。当它缓缓停下时,身后被生生划出了一道数千米宽的沟渠。 喷涌的火焰也在这一刻减弱下来,翻滚的烟尘起到了一定的抑制效果,不过那绝不意味着就此平息。现在神造之神的内部如同一个滚烫的火炉,这点可以从地表上那些通红的裂缝看出——或许这场火得烧上好几个月,才能真正等到熄灭的一天,而在此之前,那些居住在城市内的魔鬼,皆会成为它的燃料。 现在希尔维唯一关心的,便是冲入神造之神下方的三人。 “……怎么样,有看到什么吗?”提莉殿下也在询问他们的下落。 “不,暂时还没有发现……”她轻咬嘴唇回道。神造之神经历过倾覆、坠落和滑行,想要一路伴随的风险可想而知,若迟迟不出现的话,估计结果已凶多吉少——“等等,”忽然就在这时,她的魔力之眼注意到了几个不起眼的黑点,它们看上去像是被气浪卷起的碎石,却迟迟没有落地。 希尔维调集起最后的魔力,将视野放大,只见三架灰白色的双翼机从滚滚烟尘中冲去,尾翼上高塔长枪的标志显得分外鲜明!尽管每架飞机看上去都破破烂烂,机翼上不仅沾上了一层尘土,蒙皮也不再光滑完整,但至少机身依旧完整。 她竟一时间说不出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了胸口。 吸了吸鼻子后,希尔维才拿起符印回复道,“殿下……那三人都没事。” “是吗?”提莉的语气陡然轻松了许多,“我就知道。” “真知道的话,也不会一直老问了。”一旁的安德莉亚偷偷撇嘴道。 温蒂笑着摇了摇头,“那么通知大家返航吧,让我们把胜利的消息带回给罗兰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