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欢庆与异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欢庆与异变

“干杯!” 爱葛莎举起酒杯道。 “干杯————!”女巫们轰然相应道。数十个杯子一同举向空中,清脆得碰在一起。这其中既有失去了味觉的塔其拉人,也有转化为了载体的联合会高层。特别是后两者——对于经历过上一次神意之战、承受着巨大绝望与无助的人来说,这一刻她们终于卸下了心头最沉重的石头,可以和大家一起尽情欢笑,甚至笑得比其他人更为灿烂。 不是所有牺牲都会换来回报,也不是所有坚持都能等到黎明,正因为如此,当数百年的牺牲和坚持没有落空时,才更让人动容。 “那个……”娜娜瓦好奇地打量着帕莎等人道,“你们这样喝真的能尝到味道吗?” 神罚女巫只是失去了味觉而已,但帕莎、埃尔瑕和赛琳的喝法则完全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她们卷起触须,将酒倒在自己的头上,就跟洗澡一样。 「当然,我们虽然没有嘴,但可以用表层短须来辨别味道与吸收水分,并且感知远比一般人要强。」帕莎笑着回道,「另外,载体的味觉范围也和人类不同,所以我们还能从中尝到过去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哇……那是什么味道?我好想知道!”闪电眼睛发光道。 “根据探秘会的研究,人们无法理解自己不曾接触过的事物,所以即使她说出来,你也很难想象。”冰女巫给自己重新倒满酒,“若想超越这个界限,唯一的方法就是转化为载体。” 「爱葛莎,难道你想……」赛琳略有些讶异道。 “嗯,等到这一切结束,我想进行灵魂转移,然后重建探秘会。”爱葛莎坦然地点点头,“女巫的寿命也不过百年,若能成为载体,我就可以一直将自己的研究进行下去。”说完她朝闪电笑了笑,“像你这样对未知充满好奇的人,最适合探秘会不过。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但成为载体的话,就不能飞了吧?”闪电思索了下,“我连这个世界都没探索完呢。等到飞不动的那天,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呼……想什么哪,说得好像神意之战已经结束了一样。”洛嘉喝完一大杯酒后长出了一口气,“现在不过是刚刚击败了魔鬼而已,大陆另一边还有更强大的敌人呢!谁也不能保证,抵达无底之境就能终结战争,所以今天只用尽情喝酒庆祝就行!”她边说着边摸向身边的酒桶,“诶?里面似乎空了……新的酒呢?” “大家还是慢点喝吧,今天伊芙琳要做的酒实在太多了,”莫丽尔指挥魔力仆从将空酒桶撤下,“毕竟今晚整个浮岛上的人都在庆祝,她就算全力转化也赶不上。” 无论是混沌饮料也好酒也罢,作为享乐物资,它自然不可能在启程前花费宝贵的人力去搬运,因此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带上伊芙琳——只要有水,就能源源不断的变出酒来。不过当所有人都为胜利而欢庆时,这些储量就有些不够看了。 “噗嗤。”坐在首位的安娜突然笑出声来。 “怎么了?”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她。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安娜摇摇头,“罗兰过去常说,他不懂那些模拟文明进化的推演为何把酒这东西看得那么重要,哪怕吃穿供应不够,只要来点酒,幸福度和满足感就会蹭蹭上涨。而只是吃饱穿足的话,反倒还要闹事,简直不可理喻。现在来看,也不是全无道理嘛。” “啊啊……又来了,哥哥的怪话。”提莉翻了个白眼。 众人则发出了一阵哄笑。 “对了,陛下还没忙完他的活吗?这种时候暂时抛开工作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吧?”温蒂说道。 晚上的庆祝会罗兰只在最开始出席过,向全岛发表完简短的开场演说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间——按他的说法,魔鬼方面应该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他必须先处理好手头的事情,才能对接下来的计划有一个大致的把握。等忙完了这些,他再上来陪大家一起庆祝。 “我去催下他好了。”安娜站起身道。 “那就交给你了。”温蒂笑道。 女巫庆祝的溶洞离罗兰所在地并不算远,穿过一条狭长的通道后,她便来到了位于指挥所下方的办公区域——事实上不止罗兰一个人在忙碌,指挥所和参谋部的楼道间都有脚步声来往不息,显然他们亦清楚,之后前往无底之境的行程才是整个计划最关键的一部分。 当然,她来找罗兰也不全是为了让对方放松片刻,夜莺此刻正守在他的身边,而自已也承诺过,此战过后便是约定之时。 想到这里,安娜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门没锁。”回答她的正是夜莺。 见到是安娜,她显得有些意外,连神情都不自然起来,“呃,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为了约定。” “就、就现在?等下……我还没做好准备……” 安娜难得地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骗你的。我只是托大家的要求,让他去喝酒的。” “原来是这样……”夜莺松了口气,却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过约定也是一部分,一起说了也无妨。”安娜望向趴在桌上沉睡的罗兰,“他还在梦境世界里吗?” 夜莺花了好一阵功夫才意识到安娜是故意如此,只得无奈道,“嗯,他说需要查看下灰堡设计局新项目的研究进度,还得跟那名魔鬼大君讨论下后续事宜,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你想叫醒他的话,推他一下就好——按他的说法,这些事情可以随时被打断,反正时间不会发生变动。” 安娜点点头,伸手轻轻推了推罗兰。 后者却没有任何反应。 “奇怪,以前这样应该就能叫醒他的啊,难道是这些天筹备计划太累了?”夜莺按着罗兰的肩膀来回晃了晃,但依旧没能叫醒对方。 她试着加大了些力度,将他的身子推起,然而后者毫无反应地朝后倒去,直至仰靠在椅背上。双手则无力的滑下,垂落在腰间,就好像完全失去了意识一般。 两人顿时变了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