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隔离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隔离

“是吗,王城已经倾覆了啊……” 蔷薇咖啡馆里,瓦基里丝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偏头望向窗外——此刻的梦境中正飘着细雨,玻璃窗上的水珠一点点汇聚,滑落,逐渐和它侧脸的映像融合在一起。 那双眼睛里的神色格外复杂。 事实上,当罗兰用电话通知瓦基里丝时,就察觉到了它波动的情绪。之后对方来得格外迅速,以致裤腿上都粘上了些许泥水,不过真见面后,它却没有主动询问,大部分时候都在听他叙说,这种矛盾的态度对梦魇而言并不多见。 “由于条件所限,我们并没有来得及检查结果。不过从事后的报告来看,当时假面应该也在神造之神上。这意味着前往无底之境的所有障碍都被清除,我们离答案又近了一步。” 罗兰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 这是试图中断神意的代价,而对方付出的代价更多,安慰反而是种廉价的怜悯。 以梦魇高傲的自尊心,绝不会想听到这样的话。 “当然,我不知道到那里后最终会是怎样,但只要可以从这场轮回之战中挣脱,我必定会遵守诺言。接下来则是迷雾岛的线索,考虑到天海界曾在岛上出没过……” “族群不可能协助你跟天海界作战,”瓦基里丝第一次打断道,“即使没有了王,各部头领也不会如此快接受新的局势。海克佐德或许能用我的名号稳定住大军的秩序,但也只是勉强稳住而已。你得靠自己的力量清除那些从海里爬出来的异种。” 想到无冬与曙光境北岸的距离,罗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浮岛上的主力是空骑士军团,但仅靠空军是没法占领地面的。 “不过争取一两个人的支持并非无法实现。”对方接着说道,“比方说天穹之主和沉默之灾。” “你的意思是……” “西线军仍在海克佐德的控制之下,这意味你可以通过大陆脊柱连同南北两地。有扭曲之门的帮助,那并不算一段太长的路程。”说到这里时,梦魇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所以你只要尽快将部队移动至永冬北境,应该就能赶上浮岛的脚步。” “传送迁移么……这倒是一个可行的方案。”毫无疑问,既然瓦基里丝开了这个口,显然是打算亲自和海克佐德谈了。如此一来,该方案十有八九便已确定,虽然说不上共同对抗天海界,但能做到这一步,已是极为理想的结果。“多谢。”罗兰点头道。 “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为了族群,你不用感谢我。” “我知道,但最终收益的也包括人类,所以无论你需不需要,我都会说出来。” “随你便。” 两人对视片刻,咖啡馆里安静下来。 “……你想说的就这些?”片刻之后,瓦基里丝问道。 “其实最初想了不少,但我觉得你大概不会想听。”罗兰坦然道。 “哼,”它露出一副“算你明白”的神情,“既然如此,你就接着去忙吧——我想这一战过后,你应该会有很多事要处理吧?” “确实。”和聪明人说话总是格外轻松,罗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从如梦到现在刚好三个小时又二十分,按照两个世界的时间差异来算,庆祝会应该还没有散场。“那我就先……嗯?” 他忽然注意到,小区的巷子里似乎出现了些许骚动。 明明下着细雨,人们却从店铺中走出,聚集到街道上;那些举着雨伞的人也将伞放在一边,转而从兜里掏出了手机——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着天空,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他们在干什么?”瓦基里丝也发现了这点。 “不知道,我出去看看。”罗兰说着起身走出咖啡馆,但很快他便愣在门口——只见远方一道细细的红线直升上天空,接着与空中无数个六边形相连,组成了一把覆盖整个穹顶的“巨伞”! “这是什么?新的激光灯景吗?” “但它的范围也太大了点吧!” “不知道那道光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市中心并不在那个方向啊。” “要不要去大街上看看?” 到处都是人们议论纷纷的声音,其中靠近看看的提议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人群开始向小区外移动,接着又有更多的好奇者加入其中,使得小巷一时变得水泄不通。 “那不是灯光。”跟着出来的瓦基里丝凝声道。 “我也这么觉得。”罗兰眉头紧皱——尽管头顶雨云密布,但现在仍是白天,没有灯光能醒目到这个程度。而且那道红色的细线明灭不定,内部仿佛有什么在流动,简直就像血管一样。 而最让他感到不详的,则是那些蜂巢状的六边形“鳞片”,神使袭击洁萝时,他也见过类似的情景,只是那时候的屏障如同镜面,而非此刻这般通透。 罗兰先拨打了嘉西亚的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协会疗养院并未遭到袭击,洁萝也安然无恙,这让他稍稍松了口气。 刚刚挂断电话,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来电者是斐语寒。 “喂,你现在在哪里?协会发出了紧急通知,要求所有正式武道家立刻返回据点集合。” “发生什么事了?” “云霄城突然中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不过……你看到天空那道红光没?它就是从云霄城上方发射出来的。” 罗兰一时怔住,云霄城离这儿足有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直接被肉眼看到?这完全超出曲率的界限! 他不禁想起了那个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一模一样的红月。 “……我知道了。” “对了,瓦基里丝是不是也在边上?叫上她一起。” 等等……她会什么会知道梦魇跟自己在一起?不过还未等罗兰开口,对方便已经结束了通话。 “是协会打来的么?”瓦基里丝问道。 “嗯,这异象估计跟神使脱不开关系了。”罗兰屏气凝神,打算先脱离梦境——此事不像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问题,放到晚宴后专心处理也不迟,何况外面还有一支女巫大军可以随时进行支援,不像现在只有灵和潼恩守在咖啡馆中。 然而熟悉的眩晕感并未出现。 他意外地眨了眨眼,再次尝试了一遍,但周围的景色依旧毫无变化,彷如另外一个世界并不存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