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代行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代行者

“娜娜瓦怎么说?” 夜莺走进罗兰的卧房,朝守在床边的安娜问道。 “检查不出任何问题……呼吸、心跳、体温都很平稳,就跟睡着了一样,只是……” 只是怎样都无法叫醒。 夜莺默然。昨晚谁也没想到,本该是欢庆胜利的宴会,最后会以这样的形式收场。当时安娜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先是让亲卫和神罚女巫封锁该区域,接着叫来了提莉、温蒂、铁斧等人。面对如此惊诧的消息,还能做到有条不紊的,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可惜这些措施并没有改变罗兰昏迷的现状。 “海鸥号刚刚起飞,目的地是晨曦的辉光城。”夜莺换了个话题,“如果闪电送信及时的话,三天左右就能将日暮带回浮岛。” “嗯,这个时间应该来得及。”安娜点点头道。 罗兰并非神罚之躯,在无法进食的情况下,必须靠日暮的共生之种来维持生命。接送地点选在辉光城亦是为了节省时间——闪电和麦茜双人行动的话,远比滑翔机要快,这使得无冬城有足够的时间先将日暮召回,再送往晨曦王都汇合。 而这也是安娜的主意。 非要说不幸中的万幸,那便是她们已不是第一次遇上这回事。之前与教会洁罗一战后,罗兰也出现过长时间的昏睡,其症状和此刻一模一样。 那次昏睡令他与意识界相连,并创造了庞大的梦境世界,而这一次恐怕也跟传说中的魔力之源有关。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夜莺不由自主地问道。 目前知道消息的仅有浮岛上的各部高层,如果就此返回无冬城,势必无法一直隐瞒下去。一旦消息扩散开来,光是稳定局势都要花费不少工夫,这不仅将大大延后计划的进度,还会给魔鬼与天海界增加新的变数。 但按照计划前往无底之境则是极大的冒险,毕竟和意识界相连的只有罗兰一人而已,万一他始终没能醒来,进退两难的处境只会更加糟糕。 除了安娜以外,她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出这个抉择。 安娜静静地凝视着躺在床上的罗兰,宛如将周遭的一切都忘却了一般。许久之后,她才缓缓说道。 “继续按计划前进。” 声音虽然很轻,却没有带着迟疑。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这么说。许多人的牺牲才换来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哪怕是前路未卜也必须一试。若是就此折返,也不能保证罗兰一定会醒来,但已经攻陷了黑石域的天海界绝不会在原地等我们——在他始终昏迷的情况下,我们恐怕再也没有可能发起一场新的远征了。” 不愧是安娜……夜莺忍不住暗想。老实说她也更倾向于去往无底之境,既然罗兰的昏迷十有八九跟意识界有关,那么相较魔力之源和无冬城,显然是前者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更高。但道理归道理,选择是要肩负责任的,即使其他人都知道这一点,也不一定能抛开那个更保守的做法,而选择执意前行。 何况对方连一点犹豫与迷茫都没有。 就在她准备再说些什么时,提莉推门走入了屋内。 后者的神情有些凝重,“海克佐德来了。” …… 浮岛底层,神石柱核心区域。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会在人类的领地加装蜉蝣。”天穹之主将充好的储气罐重新装回体内,深深吸了口气,“味道还挺不错。” 「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容忍两名魔鬼站在自己面前。」埃莉诺冷冷地注视着两人,「一想到时隔数百年还有机会为联合会报仇,我就有些按捺不住这份冲动。」 “首先,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黑石域,并没有参与过对沃土平原的征战。其次,这样做对你、对联合会、和对人类都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你不应该过多迁怒于我们。”海克佐德摊手道。 沉默之灾扫了它一眼,“如果你闭嘴的话,她也不会涌起冲动。” 「装好了就出去吧,你们要找的人已经来了。」 离开封闭的蜉蝣池,走进另一个空旷的洞穴,海克佐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它看到了许多人,有女巫,有载体,也有穿着制服的人类军人,但唯独没有灰堡之王,罗兰。 “这是什么意思?”它沉声问道。 时值神造之神刚刚陨落,人类大获全胜之际,这句充满质问意味的话语瞬间就让现场的气氛紧张起来。 “我是安娜,罗兰的妻子,灰堡的王后。”安娜越过人群,一步步走到海克佐德面前——两人的身高差了足有一倍,对立而视时更是明显,“罗兰陛下突然出了意外,暂时没办法和你见面了。” 接着她将罗兰昏迷一事以及跟意识界的关系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海克佐德先是露出惊讶的神情,随后面色越发难看起来。 “所以说,和我族达成协议的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首先我得更正你的说法,”安娜掷地有声道,“罗兰只是昏迷,并没有遇到任何生命危险。其次,我们都知道那份协议是什么,就算他不会醒来,我也会代为执行!” “小家伙,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天穹之主被气笑了,“那是只有被神使选中者才能做到的事,你连意识界都无法进入,却还想着代替他?该死……瓦基里丝是错的,如果这是神明的反击,那么一切都完——” “不,你错了。”安娜打断道,“我并不需要进入意识界,因为罗兰此刻就在梦境世界中,无论如何他都会朝着目标前进,而我代为执行的是另一部分。”她顿了顿,“我会让浮岛继续驶向无底之境,同时从灰堡方面调遣支援,确保计划能够顺利推进。当然,这需要你的协助。” “开什么玩笑——” “这不是玩笑,而是危机前唯一的应对方法!”她毫不退让道,“协议不会终止,也不会作废,从另一个角度看,罗兰已经提前抵达了无底之境,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追赶上去,否则摆脱神意、延续族群将无从谈起!” “呵,说得好听。”海克佐德冷笑一声,“一个王国的运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很了解灰堡之王对你们人类的意义,也清楚权力对人类的诱惑。现在他不在了,你觉得凭你就能控制这一切,而不是让整个体系彻底乱套?”它望向安娜身后的人,“让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成为灰堡的代理统治者……你们难道就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吗?还是说你们天真到认为她光凭一个身份,就可以……” 说到一半时,天穹之主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它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直视着自己——尽管没有一个人回应它的问题,但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回答。 ——眼前这个女孩能代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