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云霄城之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云霄城之变

海克佐德最终选择了合作。 尽管只要理智的思考,就不难得出这才是最合理的做法,但看到魔鬼大君被一名年轻女巫说服,并收回自己的看法时,众人仍感到胸口涨实发烫,不由自主地微微抬高了头颅。 天穹之主唯一的要求是确认情况真像安娜所说,这一点亦得到了她的许可。 在神罚女巫的层层看守下,海克佐德和塞罗刹希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罗兰——他身上的光柱依旧壮阔,几乎覆盖了大半个浮岛。 “如果再早上半年,我看到这个情景一定会很高兴。”海克佐德将五彩魔石收入怀中,微微叹了口气,“你们有尝试过连接梦境世界么?” “当然,但没能成功。”回答它的是菲丽丝,“我们的灵魂不再被那个世界所接收,而提前进去的同伴也一同陷入了昏睡。这使得我们没法将任何信息传递给罗兰陛下——两个世界的连接如今已被切断了。” “往好的方面想,他至少还有两个女巫陪着。”海克佐德耸耸肩,接着向安娜说道,“西线计划是一个持续了近百年的方案,为了将生命蜉蝣——也就是你们所谓的红雾从黑石域运送至人类领地,它不止包括一座诞生之塔,更是一条隐藏在山间的通道。而这条通道的出口,离永冬北境不过只有一山之隔,所以把你们的支援部队送至无底之境并不需要我反复奔波,如果你愿意冒险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开这道扭曲之门。” “如此就好。”安娜点头道,“我相信有沉默之灾沿途护送的话,你们的人应该不会太过在意我们借用这条捷径。” 让魔鬼大君来压制其他蠢蠢欲动的魔鬼,这无疑是个极为大胆的提议。其他人不由得捏了把汗,倒是海克佐德轻笑起来。 “有趣的小姑娘。我倒没什么意见,只要它答应的话。” 塞罗刹希脱下狰狞的黑铁头盔,露出了一头与外形不符的娟秀长发,其极具女性特征的脸令那些没见过它真实面貌的人一时讶异不已。它打量了安娜片刻后才开口道,“我有条件。当你们带着罗兰深入无底之境时,我也要一起进去。” “是因为梦魇大君么?”安娜直言问道。 塞罗刹希却没有回答。 “我答应你。”最后她郑重道。 得到肯定答复后,沉默之灾重新戴上头盔,先行走出了卧室。 显然,它已不打算在干涉之后要谈的具体计划。 海克佐德似乎早就习惯了对方的行事风格,“接下来让我们换个地方谈吧——关于到底要如何才能前往那座被天海界占据的迷雾之岛。” …… 抵达据地后没多久,罗兰和瓦基里丝便被接待者请进了一间大厅。 厅中已经来了不少同行,但大部分都集中在后半区,而他则被直接引导至了首排位置,坐在身旁的人也颇为熟悉,正是明星武道家中的天才,斐语寒。 当得知无法离开梦境世界后,罗兰比自己预想的更为镇定,或者说,对于神使不会善罢甘休这事早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如果是在无冬城,他估计还会产生些许担忧,但如今人类最大的威胁——魔鬼王城已经倾覆,埃莉诺控制的浮岛又是一个信息隔离之地,就算自己昏迷不醒,对局势也难以造成太多不利影响。只要抓紧时间,解决掉这暗中作祟的神使即可。 三人简单打了个招呼,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不过罗兰依旧察觉到,瓦基里丝对待斐语寒的态度要比对自己好上许多。 什么时候魔鬼大君和明星武道家走得这么近了? 明明他一直有在提供半岛咖啡啊。 半刻钟后,镇守磐石走进了大厅。 “诸位,我们有麻烦了。”他的开场白顿时让众人安静下来。 随后磐石按动手中的控制笔,数张照片被投影到他身后的幕墙上。 看到照片中的内容,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吸了口气凉气。 只见数个鲜红的空洞出现在城市街道之中,它们的形状有大有小,大的几乎将一栋楼拦腰截断,小的也差不多能覆盖一辆汽车。武道家对此类东西并不陌生,正是这种名为“侵蚀”的现象摧毁了棱镜城。 显然,那些处于空洞范围内的居民都已救无可救,然而这远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照片中看到许多堕魔者的身影,它们云集在空洞周围,仿佛想要投身于那猩红的虚无中一般。 “献祭。”斐语寒低声道。 “我猜也是。”罗兰点点头,这样的场面他并非没有见到过——执行联合剿灭任务时,敌人就曾用大量核心引发侵蚀,召唤出纯魔力怪物,现在不过是省掉了中间一步而已。 如今他们所在的城市依旧风平浪静,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就显而易见了。 “这些都是从云霄城周边传回来的照片,那里目前已陷入极端混乱的状态。”磐石沉声道,“没人知道它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人知道总部的情况究竟如何,到处都是逃难的车流与民众,就连传回这些照片的武道家,恐怕也已凶多吉少。”他顿了顿,“这是一场由堕魔者发起的战争,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支援云霄城!” 说到这里,镇守特意看了罗兰一眼。 “考虑到时间紧迫,具体的任务安排等大家抵达目的地后,会有专人交代。三十分钟后,运输机就会抵达协会驻地,届时所有人即刻出发,不得延误——这次行动无关派别,也是证明各位能力的最好机会。” 召集会匆忙结束后,对方将他单独留了下来,“罗兰先生……我们终究迟了一步。” 自从他演示过吸收核心之力后,棱镜城高层便考虑过将其余分部储存的核心也一并交由他处理掉,事实上也确实有不少分部这么做了,但云霄城作为协会的中枢所在,始终没有给予肯定的答复,没想到这次突然收到消息,却是一场噩耗。 罗兰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或许我们从一开始就迟了。” 磐石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所指的是什么,不由脸色大变道,“怎么可能?云霄城里不仅有好几名镇守坐镇,而且不久前会长还和我通过电话——”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这么多堕魔者突然出现的理由:如此多的自然之力核心,只有云霄城才能够提供。”罗兰回道。“红光突然从云霄城顶端出现,敌人一起涌上街头,再加上那些突然打开的侵蚀,这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事情。现在想想不难发现,它们在攻陷棱镜城后迟迟没有新的动静,本身就不合常理。” “……”磐石一时说不出话来。 “所以那个和你通电话的会长,要么是死人……”罗兰一字一句说到,“要么就是神使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