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最后期限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最后期限

“不用担心你的伙伴,他们只是去了别的地方。” 神使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主动说道。 “别的……地方?” “没错,这也是我的能力之一,制造幻象、诱导错觉,可以让意识体在毫无觉察的情况下自己走向灭亡。”伊普西珑解释道,“当然,我并没有真的这么做,仅仅是让他们走错了一两条岔道而已。此刻在他们的视角中,恐怕正和你一道,与前来拦截的强大堕魔者打得难解难分。” “难道你想告诉我,他们其实都很安全?” 她竟直接点了点头,“不止如此,我已经为你的伙伴安排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堕魔者和神使最终会被击败,异象与侵蚀也会随之消失。他们将在战斗中累得筋疲力尽,但至少能欢笑着靠在墙角,享受胜利后的喜悦。” 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挥舞拳脚,直至耗尽所有体力,笑着躺下——当罗兰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景象时,只觉得背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其他人他不清楚,但对斐语寒和瓦基里丝还是极为了解的,她们不仅意志过人,心性也是十分敏锐,没想到在伊普西珑的能力面前,居然连一点抵抗都没有。 不……别说是那两人了,就连他都没有察觉到——这实在有些不太对劲,按照过去的经验,神使的能力应该是对他无效的才对。 想到这点,罗兰的警惕心顿时提升到了顶点。 “然后呢?” “不会再有然后。整个世界都将终结,意识界也好,意识界之外也罢,一切将重新开始。但相比现实,他们至少会在喜悦中消失,不会感受到任何痛苦,这便是我的仁——” 不等对方说完,罗兰便动了起来。 他一步跃起,跨过通道与平台之间近二十米的间隙,飞身朝神使扑去,接着握拳击出!趁着敌人滔滔不绝时突然发起进攻,这招已被他多次验证过! 体内澎湃的力量回应了他的意志,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一道激波横扫过平台,上面架立的护栏、操作仪器和机械臂应声而裂——它们翻滚着坠下储存间底层,发出连绵不绝地闷响。 就连罗兰也被这一击的威力惊到了。 他只知道吸纳那些魔力核心会增强自身,但没想到不知不觉中,身体已经达到了这个程度。 然而拳头前并没有预想的触感传来。 伊普西珑仿佛像气泡一样消散,并重新出现他的背后。 “变强的感觉如何?我寄给你的见面礼,应该还算好用吧?” 罗兰先是怔了怔,随后很快反应过来,她话语里的真正含义。 “等等,那个星盘——你是寄来的?” 他曾托协会追查过寄件的源头,但最终一无所获,无论是身份系统还是监控都表明,寄送人只在那一刻存在过,无论是往前查还是往后查,对方都仿佛消失了一般。现在联想起伊普西珑的能力,一切便都说得通了。 “它叫伽马,也是一名神使。” 伊普西珑平静地说到,仿佛讨论的不是自己的同伙,而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东西”。 罗兰头一回被震撼住了,他再三确定自己并没听错后,才难以置信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答案,一个只有神明才知晓的答案。”她的声音略有些出神,“现在你明白了?我对你并没有敌意,想要前往神域,必须借助梦境世界才能实现,在这个目标上,我们至少是一致的。” 该转折太过突兀,罗兰竟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好。 “你不相信?世界不会骗你。”伊普西珑摊开双手道,“我并没有像德尔塔那样召唤裂隙来隔绝你与世界的联系,但你依旧没能看破我的幻象,这便是证据。正因为我不具敌意,梦境才没有排斥我的能力。” “……你其实是,岚那边的人?” 这是罗兰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毕竟岚说过,背叛的神使不止一个。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跟你说明的,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准确回答。”伊普西珑伸出两根指头,“如果你问的是,我是否和她处于同一边,那么结论是「否」。来这里之前,我并没有关于岚的记忆,甚至在棱镜城里,我亲手杀死了她。” 罗兰不禁眉头一跳。 “又或者你问的是我和她是否有共同目标,”她放下一根手指道,“结论同样是「否」。我这么做只是源于自己的想法,跟她无关——你大可以理解为,我是在帮你。” “帮我的做法就是毁灭这个世界么?”罗兰冷笑。 “你错了,毁灭世界的不是我,而是神明。”伊普西珑摇摇头,“为了避免你误会,我就直说了吧。你应该注意到了外面的变化——那道覆盖天空的屏障可以暂时阻止梦境世界的膨胀,以免它太早地触及神域,否则就算神使尚在,神明也会毫不犹豫地毁掉至今所积累的一切。事实上,你最近吸收的魔力核心过多,已经距边缘只有一线之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原本应该是岚来为你梦境的监控膨胀程度,但她却死在了我手中,因此并没有人告诉你,究竟如何才算「同时」抵达魔力之源。” 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但这道屏障也让我没法再和外界联系,你难道还能控制现实世界不成?” “不能。不过我至少知道,你们已经打通了前往无底之境的道路,接下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伊普西珑缓缓说道,“你应该能猜到我获取信息的渠道——没错,你与武道家协会、灰堡设计局所交谈的内容,都会以报告形式呈交到总部、也就是我的手中。” 而那些内容里就包括太阳之辉计划,以及各类武器的使用反馈情况……罗兰心中恍然,对方便是通过这些片段,来拼凑出整个外部世界的图景的。 “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昏迷可能引发意外么?” “这也是未知因素之一,但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在你进入意识界时,这个世界才会被激活,所以它必然会将你困入其中。”伊普西珑耐心地回答道,“幸运的是,你我不用在这儿一直苦等下去,隔绝联系后的领域可以自行调节时间流,只要你愿意的话,眨眼即是一天也没有问题。” 罗兰顿时睁大眼睛,一刻也不敢闭上,生怕等到再次清醒时,外面已过去数百年。 “放心,你担心的事情并不会发生,”她扬起嘴角,首次露出了笑意,“屏障需要靠魔力来维持,即便耗尽这里储存的所有核心,换算成外界的时间,也不过一个半月而已……而那便是最后的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