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不期而会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不期而会

…… “东边又来了一大群敌人咕!安娜殿下,你那里情况怎么样咕?” 聆听符印里再次传来的麦茜的声音——尽管她并没有使用任何带有催促意味的措辞,但安娜依然感受到了情况的急迫。 随着时间的推移,投入战场的天海界数量正在不断增长,它们从四面八方游来,接着爬上迷雾岛,前仆后继地冲向第一军士兵,全然不顾脚下已满是同类的尸体。之前郁郁葱葱的草地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冒着刺鼻浓烟的焦土。而在地势较低的地方,流淌的蓝黑色血液已汇聚成小小的水洼。 战局已成最初的游刃有余变成了现在的胶着难分。 面对如此凶猛且不计代价的围攻,第一军无可避免的出现了伤亡,就算头顶有着埃莉诺和空骑士的支援,也无法保证不漏过一只怪物。 失去了隐身能力的刃兽依旧是普通士兵难以应对的敌人,更别提那些能远距离喷涂酸液、腐蚀钢铁的变异巢母和如同一座小山般的噬山兽了。 现在军队还能维持住阵线,将天海界拒之于天坑之外,但风险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没人知道大海中还藏有多少它们的兵力,一旦哪个地方出现破口,很可能便会引发崩裂,麦茜正在提醒她,必须抓紧时间。 然而安娜一行人仍未看到守望者的身影。 “内圈没有结果,”她轻轻吐出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平缓,“我们正在向更远的地方探寻。” “明白,请加油咕。” “我觉得是时候撤退了。”海克佐德忽然开口道,“小姑娘,你和你族群的表现确实让我惊讶,深入敌方领地孤军作战还能坚持到这个地步,足以称得上一场成功的战役。但坚持并不一定能换来回报,守望者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只能说明它已经不在此处了。” “也有可能它只是不想被炮火波及,所以找了个地方躲藏起来。”夜莺反驳道,“若是现在放弃的话,一切就都成定局了。” “先说好,我虽然答应和你们合作,但并不打算战死在这里。”天穹之主直言道,“若是局势无法挽回,我会先行离开,到时候这些士兵都将无路可退,你确定要这么做?”看着安娜直视过来的目光,它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当然……只有到万不得已时我才会如此。” “我不会勉强你留下,也无力去勉强。”安娜坦然道,“但有一点希望你能明白,计划失败意味着再无未来,天海界吞没整个世界或许还要很长一段时间,而这里的大部分人类都无法见到那一天。可对于寿命极长的你们来说,却是必须面对的命运——你想要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吗?” “……”海克佐德一时哑然。 “还没有到极限。”这时,沉默之灾突然说道。 “什么?” “我和人类交过手,这还远不是他们的极限。如果是那支部队的话,应该能坚持得更久才对。”它伸手拔出背后的黑石剑,“何况,我还没有出过手呢。” “注意,安娜殿下!你的前方有一队天海界正在靠近。”几乎是同时,符印中也响起了希尔维的警告,“我已通知了最近的两个装甲小组,不过他们正在和敌人交战,增援可能会晚一些到!” “让他们顾好自己就行。”夜莺上前一步,“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没错,在这种事情上,我可不想输给魔鬼。”神罚女巫们也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霰弹枪。 很快,一支由刃兽和巢母构成的混合部队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前方,其中后面还跟着两只巨大无比的噬山兽。 沉默之灾率先冲入敌阵之中。 在它的召唤之下,天空中凝聚起了片片乌云,金色的流光不断闪烁、汇聚,最终化为刺破苍穹的霹雳,洒落在它的四周! 这一击便让数十只怪物化作飞灰。 夜莺紧随其后,她利用变化的线条一步跃出近百米,直接出现在前排刃兽的后方,等到对手反应过来回扑时,迎接它们的已是几发脱膛而出的子弹。 而她连结果都没有去看,转身继续迈开步伐——不知是不是错觉,迷雾世界仿佛变得友好了许多,总能在她需要的时候送上合适的轮廓线条,短短几个眨眼,她便来到了巢母跟前。 这也是夜莺一开始就定下的目标。 和刃兽这种底层物种不同,巢母能不断孵化刃和足,是天海界的中坚力量。每杀死一个,都能切实削弱敌人的实力。 何况这已不是她遇到的第一只巢母。 一般人面对类似庞然巨物时总会感到手足无措,但她不会。 夜莺驾轻就熟地“穿过”那些由肋骨和肉膜构成的表层,接着是肠管和心肺,最终抵达敌人的核心区域——眼部。尽管和那只吞并了千眼魔的巢母略有不同,但结构上它们仍出于同源,对于这些怪物来说,那只藏在体内的巨大眼球就相当于它们的大脑。 她把枪管径直塞进对方的眼珠内,然后扣下扳机! 后者甚至来不及用触须将她驱赶出去,便被轰了个脑内开花。丧失控制机能的巢母无法再驱动魔力,而依靠着魔力才撑起的庞大身躯,也随之土崩瓦解。 …… 安娜站在原地,忍不住微微握紧了拳头。 她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镇定,五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出身于边陲小镇的普通女孩,又怎么可能做到面对任何事都泰然自若、不动声色?她也有无数次想要退却,不过一想到罗兰有可能就此长眠不醒,她便生生压下这股惧意,咬牙让自己坚持下来。 不过现在,安娜发现心底的惧意已减轻了许多。 大家战斗的身影让她的视野逐渐模糊,这不止是她一个人的坚持——还有许多人站在她身旁,与她一起披荆斩棘,向着同一个目标前进。 她再一次领悟到了命运之战的含义。 被注定的道路是一种命运。 而奋起反抗,挣脱枷锁亦是另一种命运。 不同的是,后者的命运将由自己来书写。 就在这时,北边数十公里外的海面上爆起了一团极为明亮的光辉——它迅速扩大,将灰蒙蒙的海天线映照成了粼粼的幽蓝色! 那是鲲鹏号在执行阻击任务。 这颗在一个半月里赶制出来的太阳之辉,按计划将用在分隔天海界的增援上,它的起爆意味着又有大量敌军从远海涌来,情况无疑已到了极为危机的时刻。 安娜此刻却没有了一开始的不安。 她迎着即将到来的轰鸣,一步也没有后退。 忽然,一个女子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安娜面前——她穿着一席白衣,长发被气浪所吹起,将爆炸的耀光遮挡于身后。 “回去吧,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女子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