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启示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启示

对方开口的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 安娜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她张开口,声音却不像是从嗓子里发出来的一样。 “那我们还能去哪?” “……”守望者意外的沉默下来。 “看来你也知道答案,除了这里以外,我们已经无处可去了。”安娜聚齐起精神,仔细打量着对方——她看上去和人类一模一样,所用语言也是标准的王国语,加上突然出现的方式,其来历已能猜出个大概,“我听琼说过,你被困在了此地,难道就没有想过要离开吗?” “琼小姐么……”守望者露出了柔和的笑容,“看来她真的将这个问题带回去了。但可惜的是,它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解。” “可有人在尝试寻找答案。并且她还是你的同类。” “同类?” “我知道你属于意识界——而在那里,一名叫岚的神使曾试图改变这一切。”安娜快速将来意说明了一遍,“达成目标需要两个条件,其中之一已经实现,而我则带来了能解决第二个问题的人,接下来只需打开那道「光桥」,将他送入意识界——” “抱歉,我并不认识你所谓的神使。”守望者摇摇头,打断了她的话,“另外开启桥梁必须将完整的传承之物插入无底台座,才能激活魔力之源,令光桥现世。你确实知道得不少,但我却没有办法帮到你。” “等等,”安娜的神情终于变了,她急切道,“你不是接引者么!” “我的确是。可没有传承之物的话,我也无能为力。”对方走到安娜身边,轻轻抚摸她的发梢,“快离开这里,孩子,趁现在还来得及。” 守望者的身影开始淡去,就好像要消失于空气中一般。 安娜伸手想要去抓她,却没能碰到任何东西。 “最后,忘记你所听过的一切吧——假如背叛神使真的存在的话。”当她完全消散时,安娜耳边传来了对方的喃喃低语,“神意之战便是寻求答案的一种尝试,如此漫长而浩瀚的求解过程,也依然没能得出结论,又怎么可能被一两个人所解决?倘若他真有这样的能力,自然也不需要「桥梁」和「钥匙」才是。” 这……便是坚持到最后的结果么…… 安娜低头望向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不由得怔在原地。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 夜莺觉得自己的动作越发流畅起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已变得跟过去不一样了。 她说不上具体变在哪里,但能察觉到迷雾中那份协调——往日扭曲的轮廓线虽能为她提供便利,却也是危险至极的刀锋,她必须维持注意力高度集中,才能保证不被自己的能力所伤。 但此刻这个黑白相间的世界温顺得就好似绵羊一般,几乎任她予取予求,行进之间竟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短短半刻钟时间,她便干掉了三只巢母,而敌人连她的衣角都没能碰到。 单轮战绩,即使是相当于超凡之上的沉默之灾,也没有表现得比她更加出色。 这令夜莺心里颇为得意。 唯独令她有些难受的是挂在身上的粘液——她能避开对手的利爪和触须,却无法隔绝那些腥臭的脏器,这也算是深入巢母体内直取弱点的代价。 如果是安娜的话,应该能轻易将这些恶心的黏糊东西烧个一干二净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地向安娜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 但也就是这一眼,顿时让她毛骨悚然。 只见安娜傻愣愣的面朝北方纹丝不动,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有几只刃兽正从天坑方向摸向她所站立的位置,菲丽丝已与其中的一只交上手,并急切的呼喊着安娜,但后者仿佛压根就没有听到。 她到底在干什么? 从那个角度,她应该能清楚地看到菲丽丝和靠近的敌人啊! 夜莺猛地转过身,全然不顾追击的天海界怪物,以最快的速度向安娜所在的位置奔去。 然而刃兽已经张开了背后的薄翼! 该死,要来不及了—— 就在这瞬间,她看到一条白色的线条沿着地面穿行,从自己的脚边一直蔓延到安娜身前——那应该是土壤之间的裂隙,虽说是自然界中固然存在的轮廓,但因为它们太过繁杂与细小,并不会被能力所表现出来。 如果连每块泥土、每颗砂石的轮廓线都会随时变化,那意味着她根本不会有落脚的地方,就算注意力再集中也无济于事。 至于像这种选择性的将小部分裂隙连在一起,标注为一条纯白色的线段,夜莺还是第一次见到。 它犹如一道鲜明的引子,令她下意识地伸手虚抓,接着用力向上一拉! 体内的魔力顿时倾泻而出,迷雾世界回应了她的意志——线条猛地抬起,将眼前的景物分隔成了鲜明的两段! 一边是安娜站立的位置,几乎什么变化都没有,而另一边的地面则高高隆起,形成了一个近一米的高差。 但那并不是单纯的改变地形,刹那之间,飞扑中的刃兽也被分隔开来。前半部分仍滑翔在空中,后半截却陡然升高了许多,仿佛两者压根不在一个平面上一样! 被均匀切开的敌人一先一后栽向地面,落在了离安娜不远处的地方,其身躯断面宛如镜子般平整。 同时夜莺也感到一股极为疲惫的感觉涌上心头,连站稳身子都变得有些困难——那是魔力消耗过大的症状,显然引起刚才这一系列变化的并不是一次普普通通的能力施展。 不过她已不顾上思考这些。 安娜依旧呆站在原地,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已和她无关。 夜莺撑着乏力的身躯,咬牙走到她背后,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其扳正过来。 你到底在干什么!大家都在为实现你的目标而战斗,你却轻易将自己置于险境,是想让所有人的努力都白费吗?夜莺本想大声呵斥,话到嘴边却突然滞住了。她了解安娜,甚至比罗兰更加了解。不到最后一刻,安娜绝对不会放弃,能让她如此失神的,恐怕只有一个缘由。 ——她已经找到了守望者,而得到的结果是否决。 斥责的话瞬间烟消云散,在承受了如此大压力后未能得到回报,还能站着就已经需要偌大的勇气了。 “见过守望者了?”夜莺轻声道。 “嗯。”安娜缓缓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 望着对方木然的样子,她心底忽然涌起了一股巨大的心酸与难过。尽管大家付出了这么多,但最终依旧没能扭转这注定的命运。 她忍不住轻轻将对方搂入怀中。 “没关系,就算失败了也不要紧,我们会陪你到最后。” “失败,为什么这么说?”安娜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 “呃……”夜莺一时有些卡壳,“难道守望者同意了你的请求?” “不,她拒绝了,没有传承之物,无底之境便不会开启,即使是她也无能为力。”安娜摇头道。 “那你为何——” “但她给了我启示。”安娜昂起头,之前失神的眼睛此刻已熠熠生辉,“神使也好,守望者也罢,都无法违背神明定下的规则。但如果是真有能力改变这一切的人,即使不需要她们的帮助,也能抵达桥的彼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