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跳下去”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跳下去”

“……”所以她刚才发呆是因为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夜莺摸了摸仍在砰砰直跳的胸口,没好气地抽回手用力弹了下安娜的额头,“下次请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研究好吗?所以你的结论是什么?麻烦用最简短的句子来说明。” 这时菲丽丝等人也赶了过来,看到两人安然无恙,大家才松了口气。 安娜此刻亦有些心虚,她捂着额头低声道,“跳下去。” 夜莺愣了愣,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叹了口气,“不,你还是从头到尾详细解释一遍好了。” “嗯……”她转头望向无底之境的方向,“其实并不难理解。神使和守望者既然都来自意识界,那么岚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需要用传承之物开启的规则。无论她说的话里有多少是真相,有多少是谎言,都不至于在精心布置了这么久后,却忘掉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 “这么说也有点道理,”夜莺想了想,“所以你认为,罗兰自己就可以开启那道通天光柱?” “不,光柱恐怕并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安娜摇摇头,“只有神意之战的胜者能通过桥梁,抵达彼岸,而我们既没有取胜,也没有得到其他传承碎片。同样,岚从头到尾亦没有提到过这回事,何况夺取他族碎片跟中止神意之战本就相互矛盾——如果它是作为计划实现的关键步骤,那么未免太不合常理了一点。” “那……我们该去哪?”夜莺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对方的思路了。 “「只有亲自领悟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答案。」”安娜复述了一遍岚的原话,“倘若她预感到神明会出手阻止她泄露关键信息,那么星盘传递的片段就很值得考量了。现在回想起来,你觉得在那些片段里,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部分?” “呃……引力什么的?” “没错。罗兰看到的第二幕片段里,组成这个世界的核心应该位于星球中心,所以我们应该是朝下而不是朝上才对。「无底之境」看上去不可到达,但别忘了——”安娜说到这里顿了顿,“「引力已不再是这个世界中最为值得敬仰的力量了」。” “等等,”菲丽丝花了半晌才明白过来对方口中的“跳下去”是什么意思,“您确定?这样也太冒险了!如果跳下去能安然无恙的话,早就应该有人到过底部才对——您也看到了放射族留下的壁画,它们甚至还在天坑旁建立过吊塔与悬梯,可从片段中的回放来看,它们很快就放弃了类似尝试,说明根本就行不通嘛!” “能下去和能上来是两回事,”安娜摇摇头,“这恐怕也是守望者所谓的「有能力之人」的真正含义——向下并不需要什么钥匙,但无法开启光桥的话,可能永远无法返回地面。” “向下不设限,向上才必须依靠通天之桥么……” “没错,关于到底要如何才能进入无底之境,此前我就有设想过许多种可能。”她接着说道,“而事实是,直到跟守望者交谈后,我才确定了这一看法。或者说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岚为何根本没有提到守望者——因为罗兰要做的事情,从一开始便跟它们无关!” “所以你打算把罗兰扔进天坑里?”天穹之主面露讶色。 “不,我会陪他一起。”安娜断然道,“接下来撤退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没有必要在这里坚守下去,尽快回到浮岛上去吧。” 现场一时陷入了沉默,尽管没人愿意丢下安娜,但大家都清楚这位王后殿下的性子,一旦她认真决定了的事,就算是陛下也难以扭转。 见无人开口,海克佐德已经心知肚明,它点点头,打开了一道位于天坑上方的传送门。“小姑娘,你的表现已足以证明族群的不凡,就算失败,也虽败犹荣。” 安娜操纵黑火架起昏迷中的罗兰,毅然步入门中。 而下一刻,夜莺也消失在原地。 当其他人反应过来时,已来不及阻止—— 最后一个走向扭曲之门的是沉默之灾。 “等等,你也要跟着去吗?”海克佐德皱眉道。 “我说过,当她前往无底之境时,我会一同随行。”塞罗刹希头也不回地越过了门界,“无论那里是何方。” …… 当光芒归于沉寂,黑暗占据一切时,罗兰听到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人们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一直是个深邃而有趣的问题。」 他回过头,再次看到了那个灰蒙蒙的影子——它的内部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微光,也是这片空间中唯一的“信标”。 「它被讨论了一万年,每个时代都有着截然迥异的回答,但无论哪一个答案,都充满智慧,它引领着我们不断向前,探索未知。」 「但在一万年之后,这个问题突然变了,变得毫无意义。接下来整整数万年,没人再去关心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因为答案已经探明,消逝才是永恒的归宿。」 它发出了一生叹息。 「这个世界不是为生命而精心准备的。」 「从它出现到六千万亿年时,恒星将进入衰退期,燃烧殆尽的它们要么成为矮星,要么成为黑洞,宇宙将变得一片漆黑。」 「在引力的牵引下,矮星或许能在碰撞间重新被点亮,再次成为新的恒星,不过那已是它们最后的余晖,就好像沙漠中罕见的绿洲一般。」 「强大的文明占据光的绿洲,其他文明则靠着老去的矮星求生,直到最后一丝能量被榨干。这即是两千亿亿亿年时的图景。」 「引力将成为世界的唯一主宰,死去的星系不断被吸入黑洞,巨量的辐射会让它发出耀眼的光辉,甚至比恒星还要璀璨,那也是届时唯一可能的能量来源。」 灰影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时间再往后推进一百亿亿亿亿年,矮星也将蒸发,宇宙中将不会再有实体星球与物质。能量均匀扩散到每一个角落的结果,便是每一个地方都死气沉沉。黑暗、寒冷、空荡,便是它的全部——然而以宇宙的年龄而言,它才相当于刚刚出生数天。」 「接下来宇宙将度过更为漫长的青年期、成年期与老年期,但那些时间毫无意义,因为已没有生命能参与其中。我们的存在不过是极为短暂的瞬间,是熵不平衡的具现,是宇宙需要修正的结果。」 它体内的光芒变得晦暗而微弱。 「……我们哪儿,也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