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门计划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门计划

「但你们不打算走向这个结局。」 忽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同时出现的还有两团金色的光点——它看上去就像眼睛。 「生命啊……都有一个共通的瑕疵,越是向前,便越是自认不凡。」灰影内部的微光不再闪烁,而是稳定下来,「人们不再问之后要到哪里去,而是如何才能去那里——它已不是一个充满多样可能性的问题,而是一个目标。」 「束缚住这个世界的,是引力。文明有了它才得以生存延续,但它也成为了宇宙的底层规则,限制了其他可能的出现。矮星蒸发后,小黑洞也会被大黑洞吞并,后者的尺度将以星系团来计算,它们均匀分散在宇宙的各个角落,在引力的作用下相互间形成一种平衡,你知道那像什么吗?」 「一堆压着桌布的小球。」灰影自问自答道,「它们互相牵制,对宇宙的加速膨胀却毫无作为,直至自身也随之蒸发,化为乌有。而那时,熵将达到顶峰,宇宙平静而稳定,再也不会有变化,对它来说,这一刻才终于成年。可那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没错,我们的存在对于宇宙而言微不足道,如沧海一粟,即使没有生命,宇宙也仍然是宇宙。或者说,我们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偶然。但既然我们出现了,就注定不会默默无闻,哪怕声音再小,也要发出属于自己的呐喊!」 灰影重新闪烁起来。 「正如我们摆脱引力,从地面跃向天空一样,这一次,我们要再次挣脱牢笼,前往一个全新的领域。」 「而你们的方法,是利用引力。」眼睛的声音沉稳无比,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出现波动。 「不错,引力会让空间凹陷,这是一个唯一的契机。当把压在桌布上的小球聚集到一点,而非让它自然分布,引力必将带来不一样的变化——它与熵增相悖,是人为的秩序,也是生命独有的印记!」 「当这点引力越来越强时,附近空间的曲率也会越渐增大,就好像被小球压陷的桌布一样——但它不会无限增大下去,当超过一个极值时,要么这个球体会成为新的奇点并引爆,要么……宇宙将会被撕开一个裂口。」 当它说到这里,罗兰仿佛听到了一记沉闷的鼓声,那是宇宙被敲响的声音,极度扭曲的空间被洞穿后会猛地回弹,其震荡强烈到足以形成能撼动世界的引力波。 「这个裂口会成为新的生机,它连接着宇宙外的区域,没人知道那边会有什么,但至少死寂般的平衡将不复存在,能量也会长久地流动下去。」 「这……就是我们选择的道路。」 「而今天——」 「便是生命迈出的全新一步!」 随着灰影的话音落地,光忽然从它身子中绽放而出,照亮了整个空间——星辰、星系和星云也一并显露出来——黑暗瞬间变得丰富多彩、绚丽多姿。 然后罗兰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不计其数的星芒间,排列着更多的舰队——它们形状和大小各不相同,有的甚至比恒星还要庞大,这些非自然造物以矩阵形式排列,几乎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望着这宏伟的景象,他感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撼。 无需用更多的言语来形容,这整齐排列的舰队本身就是一种秩序,代表着熵的降低,只有生命体才会违逆宇宙的本质,才会以蜉蝣之躯挑战沧海桑田。 或者说,活着,就是在逆天而行! 「十七万六千四百二十五个文明达成了一致协定,将共同完成这项史无前例的工程。我们将迁移上千亿个星系,把宇宙万分之一的物质聚集在一起,来制造一个人为的引力裂隙。一旦成功,世界的走向将彻底被改变——而这个工程,便是门计划!」 「该方案存在风险。」眼睛提醒道。 「一边是风险,一边是毫无希望的永寂,怎么选择还用考虑吗?」灰影发出的光芒柔和而坚定,「我说过,生命总是会自命不凡。不过仅有这些还不足以完成门计划,需要有一个统筹全局之人来调度资源与各任务,即使万千万年后也始终如一。我需要你的帮助,来达成这个目标。」 「当然。」眼睛眨了眨,「我就是为了这一点而存在的。」 …… 坠落无比漫长。 长到安娜开始有些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 头顶的天空已然消失不见,即使她在指尖燃起火光,也无法穿透这无边无际的黑暗。 无底之境的深度超出了她的想象。 安娜甚至觉得自己正在穿越地心。 巨大的速度让她的耳边除了风声外,什么也听不到。 如果猜测错误的话,摔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只怕她就会立刻变为薄饼。 唯一幸运的,这个过程将不会有任何痛苦,不用等她反应过来,一切便已结束。 想到这里,安娜忍不住将罗兰搂得更紧了一些。 过了不知多久,她忽然察觉到,脸颊旁呼啸的气流似乎正在减弱。 这一变化顿时让她精神一振! 又过了数分钟后,下方的“深渊”中传来了隐隐亮光。不过很快,她就确定那并非自己的错觉,光芒随着距离的拉近正在不断明晰。 也就是这一刻,她感到仿佛坠入了一层粘稠的空气中一般,下降速度开始快速减缓,以至于产生了一股晕眩感。 而当安娜双脚落地之际,速度也刚好回到下落之初的刹那。 她几乎没有体会到太多冲击。 “扑通。”身后跟着传来一身轻响。 安娜讶异地循声望去,发现对方竟是夜莺,“为什么连你也——” “这次我可不会犹豫和落后了。”夜莺拍来拍裤腿,直起身坦然道,“而且我怎么放得下心让你一个人行动。” “哐!”这时第三个落地的声音传来,正是沉默之灾。 “呃……”夜莺立刻挡在了安娜身前。 安娜倒镇定许多,“放心吧,她是为了梦魇而来的。” “我只是在遵循约定。”塞罗刹希说完后左右看了看,“看来真被你猜中了。” “嗯,这儿才是意识界的真正本体。”安娜点点头。 她们所站立的位置,并非岩石或泥土,而是金属质地的地面,它看上去极为光滑,同时内部散发着一圈圈洁净的光芒,既坚固又通透,完全不像是属于这个世界的造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