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万智监护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万智监护者

夜莺蹲下身,用手指碰了碰地面,当她举起手时,两人都看到她的指头上干干净净,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沾上。 这本身就说明了不同寻常。 若神意之战不断轮回,放射族肯定不是第一个试图探索无底之境的获胜者。不管是失足坠落,还是刻意跳下,应该都会留下痕迹,更别提那些自然滚落的石子和泥土了。 在漫长的岁月中,此处依旧崭新如初,只能认为有人在不断清理着天坑之底。 “喂,温蒂,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夜莺拿出聆听符印道,但那边始终没有人回应,“不行……看来是超出通讯距离了。” “就算没有超过距离也不一定能行。”塞罗刹希言简意赅道,“如果神明不打算让人带着秘密离开,屏蔽传讯对它而言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吧……”她耸耸肩,“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安娜盯着地上的光带许久才开口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些「灯光」是在为我们指引方向?” 它们的闪烁极为规律,像是波纹一样从脚底向外荡开,并消失在黑暗之中——除了三人站立的位置外,其他地方则毫无动静,像是依旧在沉睡一般。 沉默之灾试着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几步,光也跟随着发生了移动,但荡开的方向始终如一。 “看来是了。” “神明的邀请么……有意思,”夜莺将步枪握在手中,“那就去见识下好了。” 三人循着光带,慢慢行走在幽静的洞底,大概十余分钟后,一个明亮的入口出现在她们面前。 比起之前的伸手不见五指,接下来的路程无疑让人心头一松——毕竟谁也不喜欢走在一个被黑暗笼罩、不知尽头在何方的陌生之地,虽然此刻依然身处地底,但至少她们已能看清四周的道路。 “这里真的是意识界吗……”夜莺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安娜回过头。 “因为它跟意识有关嘛,”她挠了挠脑袋,“无论叫意识界还是叫魔力之源,听上去都像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但这个地方……” “就像是被制造出来的一样。”沉默之灾忽然开口接道。 这条长长的通道中,无论是墙壁还是地面,都跟虚无缥缈一词毫不相干。它们坚硬而平整,棱角分明,看上去令人赏心悦目。同时这些半透明的金属块还能自动发出亮光,不管是脚踩还是用手按压都会给予反应,而且按得有多快便亮得有多快,有时候还会跳出一些看不明白的符号来,并没有神域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威严与冷漠。 “或许意识界就是被制造出来的,”安娜的回答让两人微微一怔,“被像你我这样的人……或者说文明。” 夜莺咽了口唾沫,“对方……不是神明么?” “两者并不冲突,”安娜摇摇头,“我听罗兰说过,岚之所以将其称之为神明,是因为那是我们最容易理解的说法。就好比对于蚂蚁而言,我们跟神明无异一样——”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还真是个令人厌恶的说法。” “的确。”沉默意外的认同道,“但我能理解。” 夜莺正想再说些什么时,忽然发现通道前方已到了尽头。 “这是……走错了?” 但很快,她便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嘶嘶声,一道光束快速扫过三人,接着她们的模样竟出现在尽头的墙上。 这一变化连安娜也吓了一跳。 只是还未等三人做出更多反应,墙壁悄然化作无数六边形消去,一个巨大的环形空间赫然呈现在她们面前。 它的边缘是一条环抱式的轨道,中央被通透的“玻璃墙”隔开,透过那层玻璃,她们清晰地看到下方旋转着一个体积惊人的球体,而那球体仿佛并非实物,而是由电与光构成的流体!无数闪电沿着管壁上下穿梭,每一道都堪比刺破天穹的霹雳。尽管只相隔着一层玻璃,但整个空间静谧无比,仿佛其内部剧烈的变化跟外界毫无关联一般。 三人不禁屏住了呼吸,无论谁看到这一幕,都会感到由衷的震撼——没人能想象得到,在一座海外孤岛下方,竟隐藏着如此宏伟的造物。 更令她们讶异的是,一个悬浮的管状物从墙上飘出,徐徐飞到安娜面前,接着打开了盖板。 就算再迟钝,三人也已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沉默之灾和夜莺一齐望向安娜,等待她做出抉择。而后者凝视罗兰许久,才缓缓松开了双手。在黑火的牵引下,双目紧闭的罗兰被稳稳放入罐中,随后盖板合拢,管状物重新飘回墙壁,并严丝密合的嵌入其中,仿佛消失在墙上一般。 “我们……这算是成功了吗?”夜莺喃喃道。 “不知道。”安娜低声回道,“但至少我们完成了既定的目标,接下来能做的,便只有等待了。” …… 黑暗的星空渐渐隐去,白色的光芒填充了所有视野。 就在这无限洁白中,一条延绵的阶梯“出现”在罗兰脚下——这回没有雪花片,也没有熟悉的天花板,他的目光向着道路另一头望去,只见阶梯连接着一块平坦的空地,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原来如此……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何岚会说当侵蚀的通道出现时,他自然会感受到。 两个世界差异如此之大,恐怕只有瞎子才看不出来。 按照岚的说法,这里十有八九便是神明之域了——只是他不清楚,到底是伊普西珑的星盘提供了梦境世界的最后一次扩张,还是现实中远征军顺利完成了目标,才让他抵达此地。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太多意义。 罗兰向阶梯迈开了脚步。 这段路程并不长,走了没多久,他便登上了那块空地。空地中央是一个造型独特的王座,而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影正端坐于其上。整个场景分外单调简洁,和他想象的“神域”差距甚远。 罗兰之前还以为神明会创造一个极为辉煌庄严的殿堂来给他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对方却如此朴实,一时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打招呼了。 “你就是……神明?” 最终他选择了一个最为四平八稳的开场方式。 万一对方只是神使或接引人什么的,那岂不是贻笑大方。 “你可以这么称呼我,孩子。”然而它直接应了下来,“不过我更喜欢另一个说法——万智监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