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再一次,灵魂之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再一次,灵魂之战

这一次,罗兰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望着对方身后的万千屏幕,那里面活跃着的生灵,无疑代表着过去无数次的轮回,而至今神意之战仍在延续,说明仍没有一个物种能独立生活在屏障之外。 这个世界被命名为“摇篮”,倒也不是刻意为之。 哪怕它盛装着尸骨与遗骸。 “……那意识界又是什么?”许久后他才问道。 “是维持演化的关键,也是摇篮的核心中枢。”神明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魔力会被意识所驱动,但又非‘心想事成’那么简单。经过无数代演化,它渐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生命所利用,并转化为这个世界规则下的能量——这也证明了缔造者理论的正确,只不过其方式出现了一点偏差。” 一点偏差么……罗兰默然,估计谁也想不到,仅凭通过思考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行为,就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熵减,这恐怕也是魔力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运用魔力依然离不开方法和计算,只不过它跟我们已知的数学与其他自然定律都无法兼容,如果不是我已经被魔力改变过,就连理解其规则都是一件奢望。” 它伸出手指晃了晃,身后的屏幕顿时聚合成了一个——只见在那其上,无数道光柱冲天而起,经过屏障的折射后汇聚于无底之境中,“漫长的岁月里,摇篮发现即使通过神意之战,物种也要经历极长的成长期与理解期,哪怕他们从一出生起就处于魔力的环境下。为了加速这一进程,意识界取代了一部分转化工作,以便他们能更快的增长魔力使用额度,而这些魔力反过来又会改造他们自身。” “所以那些被称为「钥匙」的光柱,其实都是用来传输数据的‘管道’?”罗兰问道。 “管道一词并不准确,因为它们就是信息化的魔力本身。意识界会根据使用者的诉求与期望来完成验算,并将结果传送回去。这令物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驱动大量魔力的方法,从而有效缩短成长期。” “所以你知晓摇篮中的一切变化——”罗兰沉声道。 “没错,这也是保证体系正常运转的必要手段。” 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之前的一些疑问终于在此刻得到了解答。比如为何一些女巫的光柱要明显粗于另一些女巫,即使前者的能力看似并不怎么强大。因为它跟表现出来的力量无关,只在于复杂的程度与否。 同时,诸如安德莉亚的必中,以及能看到寿命的莫莫,也不是什么预知未来与因果的能力。它们都建立在一个巨大的信息网中,摇篮监控着世界中的风吹草动,只要解算能力足够强大,混沌效应之类的不确定因素在这个屏障内完全可以被消弭于无形。 当外界条件百分百确定时,结果自然也会水落石出。 能在技术层面达到如此造诣,他该说不愧是想在宇宙头上动土的文明么。 “这么说来的话……梦境世界已经妨碍到了你的计划了吗?” “没错,它不仅占据了大量的资源,还影响到了核心的稳定——你应该已经觉察到,世界中的拥魔者正在减少,这都是意识界负担过重的表现。为了避免摇篮构架崩坏,我必须还原到最初。”说到这里神明语气里多了一丝哀伤,“孩子,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迄今为止的演化信息都将丢失,一切都将回到原点。” 这个锅还真是……大得有点让人招架不住啊。 罗兰抽了抽嘴角,“我不明白,既然你能制造摇篮,想必也能控制整个意识界。为何不一开始就将梦境世界摧毁?” “因为生命进化具有无限可能,在魔力的影响下更是如此。”对方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这么问一般,“我将意识界的一部分资源开放给各个文明,本身也就默许了他们探索核心的权力,人为的介入与修正都有可能错过那一丝进化的可能。为了保证结果的多样性,任何额外干预都应该被禁止,除非它已威胁到整个计划和摇篮本身。” 所以神明并不是办不到,而是被自己定下的底层规则束缚了手脚么…… “我想现在才表示歉意的话,应该已经来不及了吧?” 它摇摇头,“从你到达这里的一刻起,就已经太迟了。” “但我并不认为生命反抗套在自己身上的枷锁是一种错误,”罗兰收起戏谑的神情,直视神明道,“即使再来一次,我依然会这么做。” “我能理解,因为你们就是这样自认不凡。智慧生命发明了逻辑,却很少会遵从逻辑,这或许便是魔力会与你们产生共鸣的原因。” “互相理解什么的还是少一点为好。话说回来,这里从本质上而言也是意识界的一部分,没错吧?”罗兰摊开手,默默集中起精神,随后一把短剑凭空浮现在他掌中,“看来我并没有猜错——进入神域并不是关键,毕竟这里是你的领域,贸然闯入只会被轻易消灭。唯有通过侵蚀才能改变规则,真正威胁到你的存在。”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抱着这个主意吗?”神明伸手指向罗兰,“也罢,我虽无法认可的做法,但亦会给予足够的尊重——除了让你知晓这一切外,我甚至可以给你一次反抗的机会,好让你明白彼此之前的差距。” 随着它话音落地,罗兰突然感到脑袋里忽然挤入了什么东西,剧烈的胀痛感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无数字符与公式在他眼前闪过,宛如幻灯片一般。 大一统理论、超弦论、多维定律、万物之理…… 那些曾困扰人类许久的知识,如今一一展现在他的面前,不止如此,他发现自己完全理解了这些内容,就好像一扇全新的大门已朝他打开。 “意识界曾记录到一次不同寻常的对决,如果把它称其为灵魂之战的话,倒也十分适合现在的情况。”对方缓缓漂浮起来,“此刻你的大脑已与摇篮的知识库相连,千万年积攒下来的知识可任由你取用。当然,如果你想放弃的话也没有任何问题,世界的重铸并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痛苦,一切都只在瞬间而已——” “你在说什么呢。”罗兰毫不犹豫地打断道,“既然你都馈赠了这样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会错过?” 他抬手一挥,平台与阶梯悉数破碎,纯白的背景也随之瓦解,露出了闪烁着点点光芒的漆黑宇宙。 一艘艘战舰凭空而现,整整齐齐排列在他身后,形成了一个广阔的矩阵——那正是他在伊普西珑的记忆片段中所看到的景象。 各式各样的武器系统在罗兰的意志之下齐齐对准了神明,当攻击的念头浮现时,耀眼的光束刹那间点亮了整个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