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与神明对决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与神明对决

…… 广袤的宇宙成了这场意识对决的战场。 数不清的恒星被武器引爆,发出宛如超新星一般的白炙光辉,喷发出的物质连绵数百光年,宛若孩童笔下稚嫩的涂鸦。 舰队很快便在神明的打击下灰飞烟灭,接下来上场的是更为暴力的武器。 如果说他在和洁萝战斗时,最常用的手段是建立防御后狂轰滥炸,那么现在也没有太过改变。只不过爆炸物从火药换成了别的东西。 例如正反物质湮灭。 当星系级别的实体转化为能量时,就连宇宙也会为之震荡——沉闷的“鼓声”回荡在充满光和热的空间中,并以光速向外传播出去。 在这种烈度的战场下,碳基生命比纸还要脆弱,罗兰先是将自己打造成强作用力之躯,最后索性改造成了纯能体,凭借着与摇篮相连的超凡思维指挥意识造物进行作战。 与上一次灵魂之战不同,他不必冥思苦想,殚精竭虑,知识库有无数手段供他取用。飞速运转的思想让他感到了难以言喻的畅快,而即使死亡,也是在能量射流中瞬间气化,感受不到任何痛苦。 一开始他还能和对方打得有来有回,不过当魔力被投入到战场后,罗兰逐渐陷入了被动。 而这种劣势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挽回。 这也是他第一次清晰认识到,魔力内在的强大。 无论是女巫还是魔鬼,使用的方式仍是将其转化为这个宇宙固有的力量,而在监护者手中,它完全摆脱了规则的约束,其手段和效果都已不是更大的当量所能弥补。 成百上千次的死亡让罗兰的精神开始涣散,如果不是摇篮的协助,他恐怕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当再一次重生时,他再也无力支持起身体。 周边的背景也变回了之前那个纯白色的世界。 罗兰摇晃两下,向后坐倒在地,这时他才发现,背后已是湿漉漉一片。 “如此一来,你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遗憾了吧。”对方平静地问道,显然这样的战斗并不会对它造成多少负担——在意识领域,它确实和神明无异。 “怎么可能……”罗兰深深喘了两口气,“你觉得我到这里来,就是让你揍一顿出气的么?” “你的做法源于无知与狂妄,这乃是生命的本性之一,何况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发泄愤怒也无济于事。”它顿了顿,“只是你还想继续那样的战斗?在绝对的差距面前,坚持没有任何意义,我原以为你会更聪明一点——” “你指的是灵魂之战?不……我从没想过如此简单就能分出胜负。”罗兰撑着因力竭而微颤的双腿缓缓站起,“刚刚只不过是想要体验下‘是谁在呼唤舰队’的感受而已……说实话,还真不错……” “够了!”对方的语气里第一次出现了波动,“千万年的积累毁于一旦,你却把它当做一场无关紧要的游戏?” “我可没这么说。”他费力地笑了笑,“只不过在最后的时刻到来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提供摇篮协助么?我说过,生命拥有选择的权力,而诞生于摇篮的每一个物种都是我的孩子,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与意志——”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罗兰摇摇头,“我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岚?” 神明陡然沉默下来。 半晌之后,它摘下面具,露出了藏匿于下方的脸。 那正是岚的面容。 “你见过她?”它凝视罗兰片刻才开口道,“原来如此。不过你弄错了一点,这副躯体是为了方便和人类交流而具现的形象。你见到的确实是‘我’,但我不是她。” 伊普西珑那家伙,还真没有说错。 罗兰扬起了嘴角。 就在星盘绽开、白光吞没整个视野的那一刻,她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尽管他当时没有看清对方的口型,但伊普西珑却把这句话印刻在了意识里。 那是对他第二个问题的回答。 「我在背叛神使的身上,感受到了神明大人的气息,我想问它,这真的是它想要的结果吗?」 一开始罗兰还无法理解这些信息之间的联系,但现在,他已完全看清楚了神明的全貌。 “你的确不是她,但只有当你们合在一起时,才是完整的万智监护者。”罗兰一字一句说道。 甚至不止是岚……纯魔力怪物、神使、以及无底之境的守望者,恐怕都是它的一部分。 所以伊普西珑才会说出“只要神明不灭,它就永远存在”的话来。 万智监护者是什么? 叫它系统、机器、程序、盖亚,还是资讯综合思念体都不重要——它被制造出来的最初目的是监督门计划,以及协助制造者实现“开门”后的真正目的。 但在漫长且看不到希望的岁月中,它出现了「分歧」。 这种分歧在最开始很可能只是一两个零星的念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念头聚合成了意识体。 它们诞生于监护者内部,并且不止一个——岚便是其中之一。 它们厌倦了无止境的培养与观察,不希望被束缚在这个一片死寂的宇宙中。当然,这其中或许还有更尖锐的矛盾,比方说资源。 只要是实体,就必定存在损耗。在那个文明繁盛的时代,监护者自然不必担心维护的问题,但如今宇宙所有智慧生命全部凋零,维护只能由自身完成不说,摇篮还要分掉大部分资源,长久下去很可能会超过某个临界点,使得整个体系陷入无法逆转的崩溃也并非不可能。 用岚的话来说,便是「无论结果如何都比永远禁锢在此处僵耗下去要好,至少未来充满无限可能。」 “它们很快就会随着重构而消失,和你一起。”神明的语气依旧平静。 对于这个反应,罗兰并不感到意外,毫无疑问,如果背叛神使能够对抗监护者主体,也不必找上他了。 恐怕它控制着的,正是摇篮的底层规则。 “但岚的出现不是偶然,再过千万年,只怕又会发生同样的一幕。” “那么一切将再次回到原点,我必须完成与缔造者的约定,这是不容更改的铁律。”它不为所动道,“现在我就让世界的重构启动——” “是吗?”罗兰却轻笑起来,“那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因为……你已经完成了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