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存在的意义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存在的意义

作为十七万文明留存下来的代表,同时还是摇篮系统的掌控者,对方的强大可想而知。 但那并不意味着他毫无胜算。 岚没能说出来的诉求,伊普西珑的疑惑,星盘带来的记忆,以及神明自身的反应,所有线索都被串联在一起。 所谓的取代神明,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取而代之。 “你说什么?”监护者抬到一半的手猛然顿住。 “能够适应魔力的物种,并愿意探索门之外世界的适格者,不是已经存在了么?”罗兰缓缓伸出手指,指向对方,“如果让一切重来的话,就没人能告诉你这件事了。” “……”“岚”的神情第一次发生了变化。 就仿佛平整镜面上迸出的一丝裂痕。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一旦离开,摇篮便会死去,届时这个宇宙将再无任何生命的痕迹。何况门另一侧拥有截然不同的规则,被魔力进一步改造者极有可能无法再返回,失败便等同于绝路——” “那都不是重点,因为换成任何一个文明亦是如此。就算它们真的愿意前往裂隙之外,你也无从得知他们是否成功。所以比起‘适应’,‘意愿’更加重要,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罗兰说到这里放缓了语速,“没错,你的确知道,所以才会有天海界这一物种。” 神明的举动仿佛静止下来。 天海界的种种异常举动都表明,它并不只是单纯的竞争者。其实这并不难理解,魔力天然就具有超乎规则的潜质,那些在微弱魔力环境下成长的物种不排除会发生某种突变,于短时间内获得惊人的进步。这种进步也许不能让它们适应屏障外的生活,却能对摇篮系统造成危害。 但仅仅是因为“可能性存在”便进行干涉的话,又与底层规则不符——毕竟能够适应强魔力环境的生物,都必然会经历这一阶段。为了控制风险,避免局势偏离方向,就得安排次一级的筛选手段。因此天海界这一特殊物种,才会被放置到旋涡海中。 尽管这些只是罗兰的推测,不过从神明的反应来看,实际情况与他的想法恐怕并没有相差太远。 既然是万智监护者,考虑得只会比他更加周全。 显然这个计划最难的地方,除开生物演化的不可预知外,还有「意愿」。 执行门计划的一十七万多个文明,看似规模浩大,但相比宇宙中数量堪比繁星的文明而言,依旧是极少数的一撮。 何况它们的共识还只是打破封闭,让宇宙永世不竭而已。 不是每一个文明,都愿意前往那片充满未知的领域。 换句话说,当真有能完全适应魔力的物种出现时,监护者也会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对方不愿意冒险,那么约定就无法完成。而强行驱使的话,谁也不能保证监护者在那时还能稳操胜券。 “……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动摇吗?”沉寂良久后,对方才开口道。不过即使说着这些,它的手也没有继续抬起。 “我并不是在动摇你的判断,而是在表述一个最简单的逻辑。同时满足‘适应性’和‘意愿’的机会有多渺茫,不用多说你也明白。”罗兰耸耸肩,故作轻松道,“当然,你放心不下摇篮也是自然,那么我就稍微牺牲一下好了。等你走后,我可以让摇篮继续运行下去,也会接着培养有潜力的物种——只是不再通过神意之战这种方式。如何?” “岚”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有些发愣,大概是底层逻辑区正在全力演算他的提议。片刻之后,它才微微摇了摇头,“很有意思的说辞,你能走到这一步,确实与众不同。不过约定就是约定,我是监护者,而非物种或文明,这一条被刻在了诞生之前,也是我存在的基石。” “是吗?” 罗兰凝聚起全部精神,最后一次发动了灵魂战场! 黑暗瞬间将两人笼罩,平台与阶梯消失得无影无踪,时间仿佛于此凝固。 “你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现在?可惜偷袭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要抽调一小部分资源,便足以满足验算的需求。”进入战斗状态后,“岚”的声音陡然平静下来,之前的迟疑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这样也好,就让此次交手成为世界的休止符吧——” “不……我只是想让你看些东西,一些或许已被你遗忘的过去。”巨大的精神消耗让罗兰说话都需要费尽全力,但他知道自己这时无论如何也不能倒下。 随着他话音落地,周边景物出现,并迅速向后倒退起来! 那是时间开始逆时针流动—— 生机勃勃的摇篮世界退化为熔岩泥土,再露出金属外壳。从裂隙处绽放出来的红光也瞬间收回,重新变得漆黑一片。接着是十七万文明的舰队,以及那些被拖曳而来的星系——这一连串景象以极高的速度向后退却,拉出的光影在两人周围形成了望不见尽头的斑斓光带。 这些都是星盘记忆中所呈现的片段,他如今按照先后顺序将其连接在了一起。 直到一个灰色的影子出现在背景中。 时间也于此刻恢复到了常态。 “这是——”“岚”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感觉如何?”灰影漫步走到一个恢弘无比的造物前,仰头问道,“用一个星系的物质构建出来的记忆体应该能够你用上数万年了。当然,考虑到工程之漫长,你以后也可以自行添加更多组件。” “检测已通过,接触良好。”造物的底部浮现出了一双眼睛——可以看出,它的外壁几乎由一种透明的物质组成,能直接投射出信息,“不过我在意识循环区与分控区发现了一些不必要的冗余,它们占据了大量空间,却起不到太多作用。建议将其精简或剔除。” “留着它们吧,那也是设计的一部分。” “可我在其他辅助者身上没有找到类似的结构。” “那不更证明你独一无二吗?”灰影体内散发出柔和的光来。 “……独一无二的意义何在?”眼睛眨了眨,“根据逻辑判断,冗余区出现异常与故障的可能性远高于标准,对于任务而言,它完全可以归到风险因素中——” “但这些东西或许能让你看到一些事物,一些其他辅助者看不到领域。你就当是我的执意要求吧。” 眼睛沉默片刻,“我明白了。” “很好。接下来便是激活能源核心,让你能脱离外界供能,长时间自行活动下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刻就是你的诞生日了。” “指令……执行。” 紧接着,透明外壳上的符号、光点与眼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光滑表面倒映出来的灰影。 灰影走进了两步,身体的一部分轻轻抚过这庞然巨物的外壳。 “之后的岁月将无比漫长,我可不想成天在身边念叨的,是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啊……不应该仅仅只是一台机器。” 咔嚓。 镜面的裂纹突然迸射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