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定局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定局

背景再次回到了一片纯白。 它呆立良久,才重新开口道,“这些并非记忆库中的情景——我当时关闭了所有感知系统,不可能还留有外界的影像记录。” “的确。”罗兰坦然道,这些都是他在回忆结束前看到的残缺片段——伊普西珑最后呈现的星盘不仅仅属于她自己,还有一部分来自于岚。大概是受到魔力冲击的影响,它们原本只是一闪而过的“走马灯”,而罗兰则利用灵魂战场的特性虚构了这些空缺,将所有零散的场面拼成了一幅完整的画卷。“但你真的缺那一句话吗?” 灵魂战场最独特的地方,便在于虚构。不过完全的虚构不可能骗过一个讲究逻辑的高等智慧体,这句话与其说是论据,倒不如说更像是点睛。 因为无论是制造过程中,还是在接下来漫长的门计划岁月里,缔造者灰影都明显没有把它当做一个纯粹的工具,而是赋予了更多的期待。 可以说,正是那些冗余,才造就了如今的“监护者”。 只要它还是理性优先,就不可能欺骗自己。 对方深深凝视罗兰许久,随后举起了右手——一团猩红的光芒于掌心陡然乍现,接着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罗兰刹那间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架势简直跟之前要重启世界时一样! 难道他终究还是没能扭转这一切么。 罗兰忍不住将目光透过“岚”背后的屏幕,只见一道涟漪从无底之境中央喷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周边扩散开去—— …… “三号防线被突破,这些怪物要冲过来了!” “中央阵地需要空骑士支援!” “撤退还没完成吗?” “再坚持十分钟,让装甲部队殿后,无论如何都要堵住这个缺口!” 天海界源源不断地从大海中出现,发疯一般涌向海岛,哪怕空骑士反复投下燃烧弹制造焰墙,也无法扼制它们的步伐。无论是刃兽还是巢母,此刻仿佛都已抛却了生物的本能——恐惧,踩着同类的尸体冲向第一军据点。 海克佐德心里有苦说不出。 按照这样的架势,它早应该撤退了才对,毕竟充满风险的事情不适合它来干。可问题在于,现在把一堆人类和女巫仍在岛上同样是种冒险,万一安娜成功的话,它就成了背信弃约之人,处境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早知道就不答应帮助这帮家伙了! 随着主力部队的撤离,敌人还在不断增加,此消彼长之下,第一军的火力已无法维持防线的完整。海克佐德已看到有零星刃兽突进到了离自己不到五百米的距离内,这意味着要不了多久,敌人便会将此地淹没。 它决定,一旦天海界迈入百米范围,不论情况如何它都得离开。 而就在这时,右翼的数量坦克被巢母酸液喷中,瞬间失去了作战能力,得到空隙的刃兽趁机从破口处涌入。尽管神罚女巫第一时间补充过来,但依然有几只刃兽越过火线封锁,在两百米开外张开了翅膀! 经过迅猛的飞扑,它们终于突进了防御的核心圈。 该走了! 海克佐德正准备转身撤离之际,一道黄褐色的身影切入了它的视野。 那是一只体型健硕的沙漠之狼。 它记得对方似乎叫洛嘉来着。 一只刃兽直接被摁倒在地,并丧命于沙狼的血盆大口之下。 而另一只已举起镰刀般的前爪,直朝海克佐德斩来! 女巫在这一刻做出了令天穹之主不可思议的反应。 她竟不顾一切的抢前一步,用身体挡在了敌人的进攻路线上。利刃斩断她的一只前脚后,又顺势刺入了她的腹部。鲜血顿时喷洒而出,但她却一口咬在对方下颚位置,死也不松嘴。 直到麦茜从天而降,将它撕成碎片。 “你还好吧!忍忍咕!”化作人形的小姑娘不顾身上的血渍,慌忙从背包中掏出治愈绷带塞进洛嘉的伤口。 洛嘉抖了抖耳朵,有气无力地笑道,“放心,一时半会死不了……” 望着这一幕,海克佐德已经转了一半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它也说不上为什么。 先前那股想要提前撤离的心思中,此刻仿佛多了一些别样的情绪。 五分钟……它心想,最多再等五分钟。 忽然间,一阵极为强烈的魔力波动从天坑涌出,如风暴般扫过了天穹之主的身躯。这道涟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连女巫都察觉到了异样。她们愕然愣在原地,全然不知道那是从意识界发出的咆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海克佐德警惕地朝四周望去。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它目瞪口呆。 只见刃兽和巢母纷纷倒下,像是突然失去了灵魂一般。随着波动扩散,栽倒在地的天海界越来越多,甚至可以用割麦子来形容。 第一军断后部队也愣在原地。 前一秒还在顶着火线前仆后继的敌人,下一秒就一片片沉寂下来,那些海鬼倒是没有倒下,但它们本身就不是进攻的主力,当巢母一个个瘫倒时,海鬼也如潮水般退去,一如它们来时的那样。 原本白热化的战场快速安静下来。 胆大的士兵甚至跳出简易壕沟,用枪口去碰触那些趴在地上的天海界敌人,而后者毫无反应,俨然已是死物。 巨大的压力消退后,所有人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欢声庆祝胜利,而是拄着武器缓缓坐下,望着天空长出了一口气。 “诶?”麦茜一脸不敢置信地左右张望道,“这是怎么回事咕?” 海克佐德则将目光投向了无底之境。 它心中升起了一个想法,但又不太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神意之战……或许真的结束了。 并且永远都不会再发生。 …… “你猜得没错,天海界确实是出自我手。”监护者放下手臂道,“它最初只是作为筛选生命的一个补充,用来与‘自然进化组’进行对照,同时也能增加物种的外部生存压力。最初的数万年里,竞争生命还处于极为原始的阶段,计划倒也还算顺利。不过当后续物种能驱动的魔力越来越高,我发现它们已经能对摇篮设施构成威胁时,便为这些改造体编入了更多职能。” “我也曾抱有过期望,若天海界能进化到承受高魔力环境的程度,你提的那两个问题都将迎刃而解。”说到这里它叹了一口气,“可惜魔力对意识的影响是双向的,受到控制的天海界至今能运用的魔力都极为有限,它更多的是依赖优质基因与生物技术,倒是被消灭的那些物种里,或许有最终能进化成突破屏障的文明也说不定。” 罗兰注意到它的声音不再向之前那般波澜不惊,而是多了一些细微变化。 “也许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以保护摇篮为优先的神意之战不可能出现设想中的完美生命,”监护者的语气虽有些低落,但却又似乎带着一份解脱,“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