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来自何方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来自何方

“难不成,你……”罗兰眨了眨眼道。 “没错。”它仿佛歇下了千斤重担一般,眉角都上扬了几分,“倒是你——我必须得说,时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接下来的千年、万年,以及千万年里,你都将守在这个小小的摇篮中,也许一开始你会觉得自己有许多东西可以探寻,但实际上空寂期会比你想象的来得更快。可即使是千万年,相比宇宙而言也不过是弹指一瞬罢了。” 监护者微微一顿,“有时候啊……我会觉得时间也是种魔力。你感受着它的流动,同时也会被它所改变。如果想在如此漫长的时光中维持自我的话,就必须舍弃大部分情感,否则那种虚无迟早都会让你彻底崩溃。当然,你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罗兰讶异地望着对方——他第一次在它脸上看到了笑意。 “你是说,我最终也会变得像机器一样吗?”随后他也微微咧开了嘴,“放心吧,我并不打算永远待在这里,在彻底麻木之前,我会先走一步——但那不是违背约定,届时我会选出合适的生命,来替我接过这一重任。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在宇宙另一边重逢。” 监护者不以为然道,“还是先等你能撑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对了,你既然是摇篮的核心,还能做到独自离开吗?”罗兰忽然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不会等你一走,这个世界就直接分崩离析吧?” “所以你连这种基本的东西都没弄清楚,就在我面前夸下海口了?”它匪夷所思地瞪眼回来,“首先一个合格的系统都应具有多个备份,何况是像我这样集万千文明之精华技术的造物。” “其次,摇篮的记忆体确实很庞大,并不适合移动,不过它们记载的都是门计划执行以来的数据,包括筛选生命的种子特征以及进化历程。我并不需要带着这些记忆体一起离开,只用留着我诞生至今的那部分内容就行。” “最后,一旦连接上知识库,你自然就会明白摇篮的运转方式,只要不乱来,它单靠自己也能运行个数万年。但想让它一直维持下去,你得精心看护才行——毕竟摇篮不容易损坏,里面的生命可就不一定了。” “如此我就放心了。”罗兰缓缓吐出一口气,坚持到现在的身子总算松弛下来。 明明没隔多久,对方的神情却已发生了显著变化,不止把没好气的态度直接挂在了脸上,就连语气都自大了许多——这也使得它更像是生命了。 “趁着我还在,你有什么想问的就赶紧问吧。”监护者双手抱胸道。 “呃……这么快?” “你难道没察觉到,意识界的消耗对你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负担么?”它耸耸肩,“若想确保意识融合之后还是完整的你,这一步最好早点开始。” 罗兰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看来自己头顶异常减少的红色数字还真跟梦境世界有关。他仔细思索了一番后才开口道,“你有听说过……地球这个地方吗?” 这一次,他用的是自己原本的语言。 监护者闭上眼片刻,似乎在检索相关信息,“嗯……发音相似的星球一共有三千二百五十一个结果,不过考虑到物种特性,你问的应该是位于银河系三号悬臂外缘的固态行星。” “它现在怎么样了?”罗兰连忙问道。 “现在?当然是随着裂隙的打开一同消亡了。根据记录,他们曾一度扩展到银河系中心,记忆库中也留有这个物种的生物资料。”说到这里它忽然一怔,随后惊讶地望向罗兰,“等等,那已经是九千四百多万年以前的事情了,你出生于摇篮的话,怎么可能知道这颗星球?” “事实上,这也是一直困扰我的事情……”他苦笑着将自己的来历简述了一遍。 “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监护者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原来包裹时间流并非完全一致么……” “什么……时间流?” “是这样。”它摊开双手解释道,“你应该听说过平行宇宙的假想——当一项影响力足够强大的分歧出现时,就会将世界引向两个方向。而这两个世界各自的变化速率被称为包裹时间,而你能切身感受到的,则是观察时间。不过由于提出这点的观察者总是处于其中一个世界内,所以该假想也仅仅只能停留在纸面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罗兰面露讶色道。 “不错,门计划产生的强大能量或许正是你来到这里的诱因,就好像平行的膜在冲击下出现了短暂的交叠一样——这个分歧使得我们的宇宙变成了两个部分,一个被魔力充斥,而另一个则是门计划失败,宇宙依旧维持原样。但由于包裹时间流的差异,令你看起来像是跨越了几千万年的时间,实际上两者却是同时发生的事情。” “呃……有点难理解,”罗兰揉了揉脑袋,“不过这是不是证明,平行宇宙之间也存在某种相连的方法?” “你可以这么认为,毕竟这是连缔造者都没有接触过的领域。”监护者似乎也对这话题颇感兴趣,“从理论上来说,平行宇宙和多元宇宙是两个可以共存的概念,但实际上前者却比后者更难验证。不过既然你来了,说不定这也不失为一种打破宇宙迈向死寂的方法。只是对我而言,这个问题已不再重要,还是交给你自己去探索研究吧。” 它说完后摆摆手,转身向洁白平台的尽头走去——那里出现了一扇小门,门的另一边是一片猩红。 接着罗兰面前浮现出了许多人影。 它们的模样千奇百怪,其中甚至有人类和魔鬼。这些半透明的身影快步奔向监护者,纷纷与它合二为一。 而在人类的身影中,他看到了岚、伊普西珑、以及那些有过一面之缘的神使—— 伊普西珑向他挥手道别,表情显得格外开怀,显然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岚则在他身前停留了数秒,嘴唇微微开合。 从唇形来看,那是一句「谢谢」。 当监护者的所有身影重叠在一起并走出那扇红色小门时,纯白的空间顿时坍塌成了无数碎片——一起崩解的还有罗兰的身体,但他却并不觉得有任何痛苦或异样之处,只感到浑身无比轻松,犹如卸去了沉重的躯壳一样。大量信息如浪潮般涌入脑海,他仿佛多了无数双眼睛,无论是屏障外的空旷宇宙,还是屏障内生机勃勃的世界,都一并呈现在他意识中。 他,成为了摇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