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去往何处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去往何处

不过还未等罗兰进一步感受这扩大了数万倍的感知,无底之境外又起了新的变化。 通过骤然扩大了数万倍的感知能力,他第一时间“看到”一个两端浑圆的筒状物从海底浮起,快速向海平面升去。 很快,那东西便跨过千余米深的海水层,在大海上探出头来。它的尺寸足有数十个海岛大小,算上长度则更为惊人。由于体积巨大,它的浮出令海水汹涌倒灌,在无底之境北面形成了一个半径达百公里的旋涡。 而它的移动并没有就此停止。 几乎像是没有重量一般,筒状物从海面升至空中的过程不见丝毫迟滞,它维持着恒定的加速度,越飞越快,不一会儿便超过了埃莉诺浮岛的高度。岛上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巍峨的筒体周围既无火光,也没有推进器发出的隆隆声响,其上升过程可谓悄无声息,但此时的无声更衬托出了它的不凡。 罗兰意识到,那便是监护者的核心本体。 数分钟后,筒状物便和摇篮的屏障接触在一起。罗兰从多个角度目睹了它脱离星球的全过程——那既不是撞击,也不是屏障先打开一个出口任其通过,而是后者像柔软的膜一样覆盖在筒状物上,并随着它的升高而向上延展,完美填补上了每一处缝隙。 当两者分离,屏障又恢复到了原样。 而进入太空的筒状物稍稍调整方向后,突然增加到了急速——有那么瞬间,它的本体仿佛都拉长了不少,犹如一条细长的光带。下一刻,它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罗兰忍不住摇了摇头。 连道别都不说一声,这就是纯逻辑体的作风吗? 前不久还坚持要将整个世界重启,如今做出决定后又毫不留恋的奔向裂隙,光凭这份果决与行动力,恐怕就没几个生命体能比得上。 人类迄今为止所遇到的最严峻危机,至此总算得以解除。 不过这并不等于他能松懈下来,接下来还有许多问题急需解决——例如对提莉的承诺、还有同魔鬼达成的协议等等。 他此刻需要考虑的东西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了。 毕竟他之前只用在意人类的得失,而现在,他得考虑宇宙仅存生命的未来。 一边适应着这副新“身躯”,罗兰一边开启了数个搜索进程,分别用来调查与神意之战相关的条例、意识界的涟漪记录、以及摇篮现存物种的概况。 首先他要做的,自然是关闭传承碎片的功能。 如此一来,神意之战才能算是真正宣告终结。 而魔鬼的话,罗兰打算在资源许可的情况下,单独分离出一块大陆作为它们生存的栖息地——两地相隔的距离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类似于地球和月亮那样的双星系统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在搜索摇篮时,罗兰还有了一个意外发现:一只类似于巢母的变异生物竟然逃过了监护者的命令,正惶恐不安地缩在海底的泥土中,仅露出几个眼睛东张西望。很快他便根据历史回溯追查到对方正是曾光顾灰堡西境的那只怪物。 看来哪怕是完全依据自己的意愿制造的生命,也会在漫长的时光中因小小的变故而走向全然无法预测的方向。他想了想,最终还将其留了下来——一旦魔鬼离开后,人类将有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平稳安定的世界中。但他并不想让摇篮变成一个彻底的温室,有些竞争或许不是什么坏事。 监护者已经证明,纯粹靠生死相争的血腥厮杀并不能有效让文明成长,他接下来要走的道路必须得好好谋划才行。 另外,那些存在记忆体中的文明往事也需要他好好回顾一遍,无论是增长见闻还是吸取灵感,想必都会大有帮助。 还有意识界也得进行调整,以维持女巫增长与梦境世界之间的平衡。幸运的是,废除神意之战后核心能腾出不少空间,使他不必现在就面临这个棘手的问题。 正当罗兰面对大量信息应接不暇之际,一个景象瞬间让他瞬间停下了手头的动作。 那是一幅来自内部探头的画面。 只见摇篮核心的外侧走道中,两名女子和一只魔鬼似乎在翘首等待着什么。 罗兰顿时感到心头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暖流。他放大画面,缓缓“伸手”擦拭过两人的脸颊。 ……原来是她们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从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他就与两人结下了不解之缘,长时间的相处已经让他习惯对方的存在。之前融合意识、成为摇篮时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看到这个景象,罗兰才明白自己缺失的究竟是何物。 的确,在接下来的上亿年时光里,他恐怕都无法离开摇篮,或许正如监护者所说,那将是一段漫长而绝望的时间,但他心中却并不害怕。 他和监护者最大的不同是,今后的岁月无论多长远,他都不会是一个人渡过。 …… …… …… 五年后。 灰堡,无冬城,浅水港。 作为人类王国的心脏,这里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为繁忙的港口,每天出入的人流可达数万。为了保证海港不至堵塞,除了继续沿海岸线扩建外,行政厅还建立了一套规模庞大的公共交通体系。 唐恩便是其中的一员。 他曾是永夜城的商人,帮助第一军对付过摩亚联军,没想到行政厅竟将笔功绩记了下来,并在战后找到了他。得知自己能在灰堡王都分得一套住房后,他屁颠屁颠地带着妻子孩子跑了过来——谁都知道无冬城好,就是定居的成本太高,既然有如此机会他又怎么可能错过。 至于之前仅能赚点皮毛的小生意,唐恩也懒得再打理,而是转头接受行政厅的就业培训,成为了一名出租车驾驶员。 没错,尽管他早早就跟无冬人打过交道,但依旧没料到他们居然超前到如此地步——出租车这种东西从本质上和厢房马车差不多,可后者只有那些富到流油的贵族才配备得起,而在王都,出租车却是公共交通的一部分,公共交通! 换句话说,只要付钱,谁都能体验一番这种气派而奢华的享受。 当然,也有便宜得多的大型公交车,一次可以塞下近百人,不过比起上车即走的出租车,定点发车、且连个座位都占不到的公交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前面等待的出租车上客完毕后,总算轮到了唐恩——他的收入除了固定薪酬外,还有一大笔来自送客奖励,因此能尽早等到客人总是件好事。 “咔嚓。”车门被熟练地拉开,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先将行李扔进后座,随后弯腰钻进了车厢。 唐恩从后视镜望去,只见对方穿着一身前卫的夹克衣与帆布裤,头上还戴着鸭舌帽与墨镜,显然是彩虹石的忠实顾客。不过略有些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在对方衣饰上找到彩虹石的标志。 “请问您要去哪?后座的袋子里装有城市地图和路线价格。” “无冬的国王城堡我想应该还没拆除吧?若在的话,我就去那里。”女子用干练而爽快的声音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