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最后的敌人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最后的敌人

提费科温布顿走进碧水港领主塔顶端的拱形圆屋内。 和常见的城堡不同,这座塔式建筑要更高,也更狭窄。除了处理政务和观光外,恐怕连召集大臣举行廷议都办不到。 房间内的摆设全部没有挪动过,仿佛主人才刚刚离开,很快就会来一般。正对着入口的是一张红褐色的方桌,桌上的籍摆得整整齐齐,正中央还放着几张未写完的手稿,鹅毛笔就插在墨水瓶里,提起来便可继续写下去。 他一步步走到桌前,坐到那张宽大的椅子上。椅面铺有竹片缝成的凉垫,很适合缓解季夏的炎热。椅子旁边还摆着一大桶水,显然是用来放置冰芒、降温祛暑的,不过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海面上的乌云压得很低,房间内并不显得闷热。 提费科俯身将脸贴到桌面上轻轻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香传入他的鼻孔中这是嘉西亚最爱的蓝碧葵香味,出产自寒风岭,比起玫瑰和迷迭香,它蕴含有一种独特的清凉之感,像是将北地的冰雪溶入其中。 只有长期使用一件物品,才能令它染上自身的味道,毫无疑问,他的妹妹平日里总是像他这般坐在椅子上,双手伏于桌面,或是聆听手下的汇报,或是撰写政令。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到最后,提费科干脆靠在椅背上,仰头放声大笑起来。 他终于是赢了! 嘉西亚放弃了碧水港,放弃了南境,也等于是放弃了灰堡王位。 自从打探到黑帆舰队沿着海岸线不断北上后,他立刻召集起部下,驱赶着五千多奴隶、老鼠和罪犯直抵南境,向嘉西亚的老巢碧水港发起攻击。唯一的抵抗来自于极南角的沙民,不知道这帮人得到了什么样的许诺,一个个像是不要命地冲上前来。而且麻烦的是,他们也拥有狂化药丸。 这场战斗持续了近半个月,提费科利用人数众多的优势,一次次瓦解对方的反扑,并不断蚕食沙民的防线。近三千人在消耗战中死去,如果不是受药丸的影响,这群乌合之众恐怕根本不敢踏上战场一步,更别提去和野蛮凶悍的沙民正面死斗了。 而战斗的结果,便是他跨过层层尸体,登上了碧水港的领主塔。 碧水女王已经成为了历史,灰堡南境终于归到他的掌控之下。 “陛下?”大概是听到他的畅快笑声,守在门外的骑士推门而入。 “无妨,”提费科起身偏偏头,示意他跟着自己,接着从圆屋侧门登上露台。 略带咸味的海风扑面而来,衣袍在风中习习作响,远处的乌云越来越浓密,似乎一场大雨即将临近。 真是可惜,他想,本打算亲眼目睹三妹的港口、码头和领主塔在烈焰中化为灰烬,看来是办不到了。这半年来他一直在外领兵征战,几乎没有在王都待满过一个月,所有政务都托付给御前首相处理虽然威克侯爵看上去十分忠心,但忠心并不能将利诱永远拒之门外,戈隆温布顿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必须尽快返王都,稳住暗流涌动的政局,而南方的雨一下就是好几天,他等不到那个时候。 “我明天一早便会启程返王都,”提费科开口道,“除了亲卫队和王都骑士团外,其他骑士和佣兵都交给你统领。艾德霍斯爵士,替我好好看守住南境,不要让沙民再踏上灰堡境内一步。” “您让我留在这里吗?”来自北方霍斯家族的年轻骑士怔了怔,“可我还想继续为您作战,陛下。我” “镇守边疆也是为我作战,爵士,”提费科打断道,“听好了,这里仍有许多事情要做,所以我得留下一位忠心耿耿且富有能力的人处理善后事宜。” “可是”艾德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新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你不会一直守在此地。当碧水港的事情完结,我会立刻调你王都,灰堡如今仍未统一,在收复西境之前,我需要更多的骑士为我冲锋陷阵,怎么可能把你遗忘在这里。” 他抬起头,两眼放光,随后单膝跪下大声道,“遵命,陛下!” “起来吧,”提费科满意地点点头,“你接下来要做的事主要有三件。第一是将碧水港的留守居民全部押往王都。” “您不把这些背叛者绞死吗?”骑士诧异道。 “不,他们算不上真正的背叛者,如果真投靠了嘉西亚,他们早就随黑帆舰队一齐离开了。如果我杀了这些人,只会正中她的下怀。”不过三妹的影响力也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一万多人的港口,加上从雄鹰城掳掠的奴隶,最后居然仅剩下四百多人不愿离开。如果不是沙民奋力抵抗的话,这座港口跟空城没什么区别。 “陛下仁慈。” “第二件事是将码头、船厂和领主塔全部烧毁,我要让南境的所有人都看到,嘉西亚的老巢已经不复存在,就算她流窜来,也只能得到一座废墟。” “是,”骑士应道。 “最后一件事,便是替我收集流民。”提费科望着海天一线,平静地说道,“任何无家可归之人、老鼠、山贼、甚至沙民都可以。从雄鹰城之战到今天,南境的纷争就未曾平息过,周边的村落、小镇里应该存在大批逃难者,收集手段无所谓,在镇压西境的战争开始前,你至少要向我提供一支五千人的队伍。” 嘉西亚的逃离证明了自己战略的正确性,那就是用灰堡大半个土地的人口消耗反抗者的力量通常情况下,由一队百人左右的骑士,率领数千名平民发起进攻,骑士不参与战斗,仅负责分发药丸和指挥战局。在绝对的人数优势面前,只要不断消耗下去,撑不住的一定是敌人。嘉西亚的撤退反而是果决的表现,如果她死守碧水港,必然会被吞下药丸的狂化平民一点点吞没。 现在他的敌人,只剩下西境的罗兰温布顿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