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注定的结局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二百六十七章 注定的结局

穿过幽暗的走廊,乘着吊笼进入地底深处的巨大空洞,梅恩再次来到枢秘圣殿前。〔(?网? 奥伯莱恩冕下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他看上去比上次更老了些,眼眶向内凹陷,眼角的皱纹像蛛网一般蔓延至整个脸颊,只是他的笑容依然柔和,充满了关切之情。梅恩忍不住眼眶酸,跪倒在他面前,“冕下,我们——” “起来吧,孩子,”教皇的声音平缓而沉着,“听说你们遇到麻烦了?来大厅里谈。” 今天不是转化之日,大厅里没有沿着墙脚点起长串如繁星般的蜡烛,只在几个角落放置了烛台。教皇坐回到主座上,喘了口气,“说吧,外面到底生了什么。” 梅恩深知奥伯莱恩冕下的职责之重,他并非无法得知圣城外的消息,而是没时间理会这些琐事,所以才会设立三大主教,协同管理教务。自己应该尽可能避免用这些事情烦扰冕下,但如今的麻烦局面,他已无力解决。 梅恩飞快地将事情前后讲述了一遍。 “希瑟死了么……”奥伯莱恩听完后沉默许久,长长叹了口气,“一个观察力敏锐,机灵又虔诚的小姑娘,是我看着她慢慢长大的。” “请节哀,冕下。” “凶手必然会遭到惩罚,”教皇点点头,“现在的情况是嘉西亚和狼心王国互为援助了?新毒药没有起作用吗?” “在攻克断牙堡时挥了奇效,守军强撑一个月后悉数倒毙,审判军很快攻入城内,居民区几乎看不到活人,不过接下来进攻狼心城时,毒药似乎没有起到同样的作用,如今敌人的抵抗依然顽强。”梅恩汇报道。 “你犯了两点错误,”奥伯莱恩缓缓说道,“毒药引起的病症在七到十天内就会致死,你应该趁着第一次病高峰期起攻击,然后迅救治城内居民,这样可以大幅降低他们的敌意。别忘了我们需要的是尽可能多的人口,而不是一座座空城。” “第二点是一个月后才动手,虽然能将伤亡降到最低,可也给了敌人充足的反应时间,找出治愈病症的途径。新毒药的本质是魔化邪兽,根据魔能圣典记载,有七十多种能力能克制它的传染,三十多种能力可以直接灭杀,一座几万人的城市,出现一位这样的女巫并不奇怪。” “您是说,他们和女巫勾结——” “都到了生死关头,谁还会在乎她们是不是魔鬼的爪牙,”教皇平静地说道,“不管这名女巫是自己主动站出来的,还是被人揭不得不救治疫病的,对教会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如果他们真能阻挡住我们进攻的势头,女巫在狼心的声望必然会生颠覆性的转变,甚至……被视作英雄。”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梅恩沉痛地低下了头。 “的确是错误,但并不严重,你也是为了减少审判军和神罚军的损失才制定了这样的策略,”奥伯莱恩用权杖敲了敲他的肩膀,“而且灰堡三王女和狼王汇集于一处,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机会。” “机……会?”主教怔了怔。 “没错,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奥伯莱恩站起身,“你跟我来。” 在护卫的引导下,梅恩跟着教皇走出枢秘机关,缓缓向山洞深处走去。巨大的神罚之石出幽暗的光芒,照亮众人脚下的道路——渐渐的,光线越来越暗,梅恩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枢秘圣殿和神石已被远远抛至身后,此时护卫也点燃了火把,以免被地面上的碎石绊倒。 “我们这是……去哪里?” “已经到了,孩子,”奥伯莱恩冕下停住脚步,呼吸显得有些急促,“呼……人老了,才这么点路就如此费力……” 一名护卫上前搀扶住他,“冕下,让我背您吧。” “无妨,休息下就好,”他原地站立了会儿,接着吩咐道,“把火盆点起来吧。” 主教这时才注意到,石道旁竖立着几个高耸的铁架,不是举着火把的护卫靠近它们的话,一般人很难现到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金属造物。护卫顺着扶梯爬上架子,点燃了顶端的松脂盆,几团耀眼的火焰顿时喷薄而出,梅恩先是眯了眯眼睛,待适应光线的变化后,才向前望去。 摇曳的火光中,一道布满灰尘的帆布出现在众人面前,它高高隆起,显然下面覆盖着一个庞然大物。 “原本打算等到最后两年再拿出来抵抗愈凶猛的邪兽,不过现在似乎得让它提前启动了。”奥伯莱恩挥挥手,“把布揭开吧。” “这是……”随着帆布落下,梅恩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台体积巨大、模样狰狞的四轮铁车,光是一个轮子就比自己的个头还要高。它没有车厢,只有恐怖的金属撞角和兽骨支架,支架中央安置着一块长满倒刺的骨盾,足有三四扇门板那么大。两根笔直的尖头铁杆一左一右,从盾上的开孔处伸出,直指向前,仿佛蓄势待的利箭。而在铁车两侧,还挂着数十根这样的铁杆,每根都有自己的大腿粗细,在火盆下折射出暗淡的金属光泽。 “圣典里将它命名为「攻城兽」,”教皇走到铁车边,拍了拍坚固的铁杆,“它只能依靠魔力启动,并且需要三四名女巫,才可使其运转正常。攻城兽的攻击距离远远过投石机和弩车,一般的城墙很难抵挡铁箭的破坏,巨木打造的帆船在它面前如同薄纸,无论是摧毁狼心城的坚墙,还是阻挡黑帆舰队的前进,对它来说都是轻而易举。” “这……也是枢秘圣殿研制出来的武器?” “不,”奥伯莱恩摇摇头,“你应该能猜出来,它来自于我们的敌人——地狱深渊中的魔鬼。这也是为何教会将攻城兽隐藏在洞穴深处的原因。记住,当你使用它时,一定要尽可能隐藏行踪,不要让平民见到它的模样。 “我明白了。”梅恩低头道。 魔鬼的武器为何能被女巫操纵?难道它们也拥有和人类一样的魔力吗?他压下心中的疑惑,没有继续询问下去。显然这些事情只有等到自己成为新一任教皇,才有资格去了解。 “另外,为了避免嘉西亚和狼王再次逃亡,我会派出两名纯洁者协助你作战。”教皇肃声道,“没有人能从她们手中逃脱猎杀……去吧,用这些亵渎之徒的鲜血为希瑟饯行。” 教皇冕下的纯洁者!他心头一震,被教会饲养并存活下来的女巫都称为纯洁者,但教皇麾下的女巫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最强者,能力甚至不被记录在魔能圣典上,和希瑟、泰弗伦和自己手下的那几位完全是天壤之别!如今冕下亲口说无法逃脱,那么两人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遵命,冕下。”梅恩兴奋地应道。(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