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海洋的征兆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三百二十四章 海洋的征兆

“嘿,姑娘们,要来碗鱼汤吗?”杰克船长将头探进船舱,翘了翘嘴中的烟斗,“刚才有个幸运的家伙钓到了一条大号无尾鳟。” “谢谢,”提莉温布顿点点头,“我们马上过来。” “又是鱼汤,”船长离开后,灰烬叹了口气,“这腥淡无味的东西到底哪里好喝了?” “你可以在碗里多加点盐,”和风轻笑道,“胡椒也行,不过这玩意比较贵,恐怕杰克先生不得给你放。” “什么都不放,煮出来的汤汁才接近原味,也更考验食物本身的品质,”安德莉亚优雅地理了理自己的淡金色长,“提莉大人,我们去船长室吧。” “只要是热的就行,”个子最矮的纱薇嘟囔道,“我的脚趾都快冻僵了。” 一行人顺着楼梯,从俏美人号的舱底登上艉楼,杰克独眼正站在舷窗边,望着船后那一缕缕翻滚扩散开来的白色航迹。 “这该死的天气,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冷了?”他吐出一轮烟圈,“三神在上,现在才到仲秋啊。” “大概是神明睡着了?”灰烬耸耸肩。 “呸呸,在海上可不能说这样的话,”杰克船长咧嘴道,“海神永远凝视着我们,”他在胸口比了个祝福手势,“算了,不去想了,先来碗鱼汤暖下肚子。” 为了能在船长室享受到温热的食物,他不惜在地板上开了个大洞,将火盆架在孔洞中央,四周填满海沙,起到隔热作用,以免走火引燃整个船只。 火盆上一大锅鱼汤正在翻滚冒泡,并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香味溢满了整个房间。 六人就这样脱下鞋子围坐在火盆边,双脚埋入温热的细沙中,让冰凉的脚趾与砂砾充分接触,享受着炭火烘烤带来的暖意。 提莉接过船长递来的鱼汤,轻轻吹了吹热气腾腾的汤面和黑尾鱼熬成的乳白色浓汤不同,这碗汤汁呈现出深黄色,油花浮在面层上,折射出晶莹的光泽。 看到汤里偶尔浮现的点点绿白,她就知道老船长把箱底货都拿出来了海船动辄数个月的航行,导致船员很能难吃到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这些水嫩的青葱显然是他用冰硝特意保存下来的,葱香中和了鱼肉自身的腥味,搭配上姜片与少许麦酒的调和,剩下的全部是浓郁醇厚的鲜美。 提莉将鱼汤缓缓喝下,每当快要烫到舌头时,便稍微暂停片刻,长出几口气。每一小口她能清晰感觉到,喝下去的汤汁如同一股暖流,顺着喉咙一直流到胃里,将肚子变得暖烘烘一片。 寒意很快褪去,她甚至感到身子微微热起来。 “试试加点辣椒,”杰克指了指火盆旁装着调味料的瓦罐,“味道会更加特别,而且格外驱寒,简直比酒还要有效。” “虽说原汁原味才是食物的真谛,但不得不说,这几份配料加得恰到好处,味道也丝毫不差,”安德莉亚称赞道。 “你不喝吗?”提莉望向灰烬。 后者摆摆手,“还是算了,海鱼的腥味我实在接受不了。” 一开始提莉也无法接受峡湾人民酷爱吃鱼的习惯任何餐点都少不了品种繁多的鱼类,常规的烤、煮、炸不说,还有像鱼冻、鱼露、鱼子酱这样的奇特做法不过在正式宴席上强迫自己吃过几次后,她现味道竟也不错,一旦熟悉了海腥味,它反而能进一步衬托出食物本身的鲜美。像是晒鱼干、烤墨鱼,甚至是油煎臭鱼这种味道刺鼻的食物,她现在也能慢慢尝试了。 “我们的灰烬大小姐已经被边陲镇的野蛮烹饪方式养刁了胃口,”安德莉亚掩嘴道,“真是遗憾,饱尝香料和精盐不仅让她失去了鉴别美味的能力,现在看来,连勇气也所剩无几。” “你说什么?”灰烬瞪了对方一眼。 “怎么,难道不是这样吗?”安德莉亚出一连串笑声,“光是一点点腥味就让你望而却步,任性得像个小姑娘,又怎么指望你能在提莉大人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 “原你似乎很想挑起我跟你打上一场,”灰烬的语气忽然平缓下来,“放弃吧,边陲镇有一种可怕的武器,比你的箭矢要厉害得多。即使如此,我依然赢得了比试的胜利。所以想从我这儿夺走提莉大人贴身护卫的位子,你还得多练几年”她顿了顿,“说不好得练上一辈子。” “你” 灰烬翘起嘴角,“另外,罗兰殿下明的美食可不光是香料和精盐的叠加,到时候你尝尝就明白了。不过记得千万别把溢出来的口水滴到衣服上,提莉大人丢不起这个脸。” “胡说,那是你才对!” 提莉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两人是沉睡岛战斗力最顶尖的女巫,经常会为谁才是第一强争得不可开交,但她知道,无论是灰烬还是安德莉亚,都是自己最好的手下。当危险来临时,她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并肩作战,携手构筑起沉睡岛坚不可摧的城墙。 两人的争执让房间里气氛变得热闹起来,看到这一幕,提莉不禁想起了派往边陲镇的五名女巫,不知道她们在哥哥的领地里还过得好吗? 就在此时,俏美人号突然毫无征兆地剧烈摇晃起来。 “小心!”灰烬一把拉开五王女,火盆上的铁锅被掀翻在地,汤水浇灭了炭火,鱼肉落得满地都是。 接着舱室外响起了尖锐的哨子声。 “敌袭!有敌袭!” 一名水手冲进船长室,大惊失色地喊道,“船长先生,变异海鬼来了!不止一只!” 海鬼那不是邪兽的别称么?提莉怔了怔,它们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 一行人跑出艉楼,只见甲板上多了十几只鱼身蟹脚怪物,还有一些正从船弦两侧爬上俏美人号。它们行动迅捷,六只脚刨动起来如同一只巨型蟑螂脑袋两旁挥舞的人形手臂力量惊人,可以生生扭断水手的脖子。 “既然你不愿意应战,那我们就来比比吧,”安德莉亚打了个响指,一道金色光芒从指间冒出,化作弓形,被她牢牢握在手中,“谁杀的怪物多,谁就是最厉害的那个。” “无所谓,”灰烬从背后拔出那把造型奇特的巨剑,“我上了。”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