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光芒之箭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三百二十五章 光芒之箭

提莉将魔力注入飞行魔石,跃升至半空中,俯瞰整个甲板。 俏美人号的船员大都是经验丰富的水手,在最初的慌乱过后,纷纷拿起身边的武器和邪兽战成一团,并逐渐向艉楼方向靠拢。显然他们也清楚,单靠自己的力量无法战胜数量如此众多的敌人,唯一的希望在于船上的女巫们。 随着灰烬加入战场后,局势很快发生了转变。 她就像一阵狂风,所到之处皆是怪物的惨呼和哀嚎,任何敢直面巨剑的邪兽,都会被一刀两断,残肢断臂落得满甲板都是。 安德莉亚也不甘落后,她的魔力长弓可以将任何称手的物体当成箭矢射出,威力和准度都十分惊人。因此她很少准备常规的羽箭,而是一袋子玻璃珠。被她命中的邪兽连惨呼声都没有,纷纷抽搐着瘫软在地坚硬的弹珠足以在二十步内击穿头颅,将颅内搅成一团浆糊。 和风和纱薇则在甲板上来穿行,救助那些受伤的水手,有了无形屏障的保护,邪兽根本无法靠近两人。 眼看着邪兽很快被斩杀殆尽,提莉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这些鱼形怪物显然不足以造成最开始俏美人号的剧烈晃动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庞大的怪物在水下撞击船底一般。没有莫丽尔的仆从保护,这样的撞击再多来个几次,船只恐怕就要化为一堆漂浮在海上的破碎木板。女巫们还能勉强自保,而一船的水手估计没几个能逃脱葬身鱼腹的下场。 不出她所料,当最后一只邪兽被灰烬的大剑砸扁后,船身左前方的海水中浮现出一片巨大的阴影那绝对不是鱼能达到的体形,阴影快速贴近水面,并朝俏美人号撞来。 “小心!”她大喊道。 话音未落,阴影从船只下方掠过,帆船再次剧烈晃动起来。两根桅杆发出一连串令人心惊胆颤的声响,仿佛随时会轰然倒下。好在阴影没有做出其它攻击动作,迅速消失于海水深处大概它是想用背脊撞翻俏美人号,再美美地饱餐一顿。 提莉落甲板上,将情况简单讲述了一遍。 “必须把它逼出海面,不然这该死的怪物迟早会把船只撞沉。”灰烬皱眉道。 “我来试试,”纱薇说道,“既然它是贴着船底过来的,只要距离够近,我就能用屏障阻挡它的撞击。” “海神在上,”老杰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如果对方真像提莉大人说的那般巨大,寻常攻击只怕起不到什么作用。就算逼出海面,又怎么杀死它?” “交给我吧,”安德莉亚将滑落的发梢挽至耳后,露出自信的微笑,“在十步范围内,没有任何敌人能吃下我的全力一击。” 阴影很快出现,这一次它换了个方向,从船尾向俏美人号冲来。 在空中监视的提莉立刻发出预警信号,纱薇跑到位置后跳出船弦,腰间牢牢绑着数圈麻绳绳索另一端握在灰烬手中,稳定控制着对方的下降高度。 阴影袭来,纱薇瞬间张开屏障,灰蒙蒙的海水中陡然出现了一道缝隙,就像是被什么无形之物隔开了一般。 怪物一头撞在屏障上,巨大的身形顿时停滞下来,纱薇发出一声闷哼,双手软软垂下,像是耗费了极大的力气。只见她脚下的阴影迅速扩大,海水猛得抬升起来。 “快拉她上去!”提莉俯冲下来大喊道。 灰烬单手用力一提,刚将纱薇拉上甲板,一只巨大的海兽已经咆哮着冲出了水面。掀起的海浪让俏美人号左右摇摆。它乍看起来像是利齿鲨和八爪鱼的混合体,三角形的头顶伸出数根触须,径直拍向甲板。 即使听声音也知道,它对这次莫名其妙的撞击显得无比愤怒,足有成年人大腿粗细的触须将栏杆扫得七零八落,但始终没办法突入纱薇勉力撑起的防御内。 “安德莉亚!”灰烬弯下腰,十指合拢,双手搭成碗状。 “来了,”后者一脚踏上灰烬的掌心,“一切交给我吧!” 超凡者用力将她抛出,安德莉亚女巫化作一道弧线,眨眼间便已飞至怪物头顶上方。 她召唤出魔力之弓,拉开满弦,弓与弦之间突然爆发出一团耀眼的光芒。这团光芒恍如探出云层的太阳,将海面映照成了一片金色。 “去吧!” 电光闪过,这支存粹由魔力构成的箭矢发出刺耳的暴鸣,恍如雷霆一般惯入怪物体内。怪物灰褐色的表皮顿时膨胀起来,金色的裂纹遍布全身,从体内透出一缕缕光辉,随后轰然一声炸得粉碎。 巨大的爆炸在海面上激出一圈圈涟漪,黑色的血浆如同墨汁,将海水染成一片漆黑,炸碎的内脏像下雨般坠落,原本缠绕船只的触手纷纷缩卷起来,随着被轰开脑袋的巨兽一同沉入海底。 安德莉亚扑通一声落入了大海中。 “啊救、救命,我不会游泳!咕噜,谁谁来拉我一把!” 灰烬望了眼一脸疲倦的纱薇,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个只会耍帅的笨蛋,”她解开背后的巨剑,一头扎进海里,朝对方游去。 提莉终于松了口气,沉船的威胁解除,至少不用担心自己得游着去边陲镇了。 忽然间,她感到鼻尖一凉,抬起头,不由得愣在原地。 只见灰色的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朵朵雪花,像是漫天飞舞的精灵,布满了整个视野。 “这是雪?”和风怔怔得看着手中融化的冰晶,“灰堡的秋天就会下雪吗?” “呵,我说怎么越往西走就越冷,”杰克独眼重新掏出烟斗点上,“看来你们还真是生活在一个水深火热的地方。” 提莉没有答,而是神情凝重。和风来自四季如春的晨曦王国,老杰克是峡湾人,即使在冬天,也很难见到一场大雪。但对于灰堡西境来说,下雪具有特别的含义。 宫廷导师曾说过,这场大雪漫漫无期,伴随着魔鬼的入侵号角而来它象征着邪月的开始,直至邪月结束才会平息。 虽说邪魔之月从来没有固定的结束日期,但一般都会从冬季开始,难道现在边陲镇就已经处于邪兽的攻击之下?而且,大海中的水鬼基本只会在灼火岛以东出没,现在连极南海角一带也有了它们的踪影。不知道来往于王国大陆的商船会不会遭到这群怪物的袭击。 提莉愈发担心起来。 在漫天大雪中航行了两天后,她们终于见到了朦胧的海岸线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