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遗愿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三百七十五章 遗愿

对于西尔特府邸的地下室,菲林并不陌生。 小时候他便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游乐园,从各种落满灰尘的箱子里翻找出奇奇怪怪的物品,是件极富乐趣的事情。当然为此他也没少挨父亲的揍,最后甚至被禁止独自进入地下室,不过菲林总能找出方法偷偷溜进去。 爵士带着他走进最内侧的一间石室,只见墙壁四周都镶嵌着拳头大小的淡蓝色晶石菲林不由得吸了口凉气,每一块石头居然都是上等的神罚之石,儿时对这些尚不知晓,但现在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高品质的神石价值不菲,像这么大个头的,至少在五六百枚金龙左右。 西尔特家原来这么有钱吗? 他忽然想起来,那张藏宝图也是从这间屋子里翻出来的。 石室周围摆放有一圈箱子,布置和记忆中的景象并没有多大区别,西尔特爵士掏出一串钥匙,打开其中最大的木箱,随着吱呀的开箱声响起,房子里顿时扬起了一股灰尘。 菲林屏住呼吸,往箱子里望去里面分为数层,类似于贵族小姐用的梳妆盒,每层都放置着颜色各异的宝石。 这便是那位先祖的遗产? “我已经很久没光顾过这里了,”爵士叹了口气,“每次看到这£et些魔石,我都会想起祖先说的那些沉重往事。” “魔石?”菲林诧异道。 “没错,只有女巫才能使用的宝贵物品,”他点点头,“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我们的家族,建立在一位女巫的庇佑下。” 父亲开始讲述家族的起源史,和儿时听过的内容不同,第一位西尔特先祖不是来自西境,而是绝境群山之后,那片无人涉足的蛮荒地。 菲林渐渐瞪圆了眼睛,他没想到画像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惊人的秘密。 家族的缔造者,爱葛莎先祖,居然和其它众多女巫一道,建立起过庞大的王国。在王国中,她们处于统治地位,类似于现在的贵族,而王国之所以消亡,却是源于地狱魔鬼的攻击。在最后一场战斗中,幸存者四散奔逃,爱葛莎带着一批人前往迷藏森林的石塔拿取实验物资,另一批人则跟随大部队来到了灰堡那时候的王国大陆还只是一片落后贫瘠的荒凉地域。 “祖先就在另一批人中?”菲林喉咙干涩地问道。 “没错,他是女巫的管家,按理说应该跟她一同前往森林,但他退缩了,主动提出留下来照看物资,而女巫答应了他的请求。”爵士沉声道,“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菲林点点头,管家可以算得上是家族里除开亲人之外,主人最为信赖之人,在绝大多数时候,管家都应该与主人同生共死,除非主人另有命令。主动提出离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背叛无异,哪怕对方没有拒绝。 “祖先抵达西境后便陷入了深深的后悔和自责当中,并把这份情感全部记录了下来,”西尔特爵士从另一个箱子里取出一本黑皮书,“女巫最终也没能回来,在那之后,他便断绝了联合会的联系,离开逃难者营地,带着为数不多的仆从,独自在这片未开垦的地带定居下来。” 菲林接过黑皮书,并没有立即翻开,而是想到了一个可怕之处,“这么说来,您从一开始就知道教会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吗?” 如果女巫曾经致力对抗魔鬼,为何现在却被宣传成了魔鬼的爪牙?这里面显然有着极大的隐情。 “知道,但无能为力,”爵士平静地说道,“如果领地里出现了女巫,我一定会将其隐藏起来,可要塞的女巫我却无力挽救,毕竟莱恩公爵不这么认为他甚至比教会更厌恶女巫。另外从后面几位先祖的记录中可以得知,他们也曾这么做过……只是没把女巫王国的事情告诉那些获救的幸运儿。” “她们人呢,还在家族里吗?” “怎么可能,当然已经全部进了坟墓,”他摊手道,“能活到六七十岁已经是十分罕见的年龄,但她们终究是人类,也会老去。” “可你却认为先祖还活着。” “只是有这个可能女巫的能力多种多样,且无法生育后代,所以我才作此推测。” 菲林思忖了片刻,换了个话题,“祖先没有想过去迷藏森林找寻爱葛莎先祖吗?” “谈何容易,”父亲摇摇头,“连女巫都无法安全返回,寻常凡人去那里跟送死没什么区别。加上西境在四百年前还是一片荒地,到处都是野兽和丛林,光是扎根下来都艰苦万分,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不过祖先倒是在遗嘱中写下了这一点,希望今后能有子孙前往迷藏森林石塔,哪怕是去看一眼都好。” 拂晓晨光深吸了口气,打开这本尘封已久的记录本,从第一页起,他便能感受到字里行间的悔恨。许多字迹经过岁月的流逝,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可正因为如此,沉重的感觉才更为明显。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翻到最后一页,遗嘱的内容便撰写在此,或许也说不上是遗嘱,而是未完成的心愿。 这大概也是父亲酒后流露出遗憾神情的原因。 作为一名曾经的骑士,他对此感同身受。 “您需要我找到她吗?”菲林沉默了片刻问道,“如果她真是爱葛莎本人,那么一定住在王子城堡,据我所知,那里聚集了不少女巫。” “女巫都聚集在城堡里?”爵士若有所思道,“不难怪长歌要塞几天前发出了招募女巫的公告,看来殿下要下定决心与教会为敌了。”随后他摇摇头,“不,你不必去找她。” 菲林微微一怔,“您不想见她一面吗?” “哪有让先祖来见后辈的,”西尔特爵士笑了笑,“当然得是我们主动去见她才行。” “我……们?” “没错,我也会跟你前往边陲镇,”父亲摸着下巴微笑道,“把这些东西都带上,如果真是爱葛莎本人,祖先的遗愿也能实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