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了结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了结

当闪电侦查到有大队人马从坠龙岭北门出现时,一行人已在山岭上待了一周时间。 教会使者团规模和夜莺一开始预期的差不多,身披铠甲的审判武士走在队伍最前面,共计二十五人,后面则是长长的辎重队,看打扮大致由信徒和雇佣兵组成,总人数在百人左右。除了审判军骑着马匹之外,其他人皆是步行。 使者团中还有两辆马车,圣使无疑就在其中一辆上。 五人悄悄尾随队伍之后,向赤水城方向前进。 按照计划,当敌人队伍离开坠龙岭哨塔的监视范围,并无法快速取得支援时,就是她们动手的时刻。 夜莺身处迷雾之中,静静看着行驶在队伍中间的四轮马车,透过扭曲的车厢轮廓,可以看到银色的魔力光辉若隐若现。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或许能找到机会杀掉教会圣使,但无法保证所有人都葬身于此,而现在有了沉睡岛女巫的协助,将这个消息封锁在南境的可能性就高了很多。 一旦这些人失去踪迹,等到赫尔梅斯反应过来,至少也是来年春天的事了。而且就算他们想要查出使者团失踪之谜,也非常困难。 夜莺并不喜欢杀戮,可这一次她却主动决定这么做。 为了能给殿下减轻些负担,为了能让女巫的圣山长存。 她不后悔变成利刃。 …… 随着使者团进入一片林地时,夜莺看到了天空中由远及近的黑色阴影。 麦茜收拢双翼,咆哮着俯冲而下,马匹顿时发出惊恐的嘶鸣,不受控制地四散奔逃,目睹这一幕的人都被吓得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所措。 恐怖的巨兽却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冲入人群中撕咬践踏,而是在快要落地时展开翅膀,从队伍头顶掠过,激起的风压让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一人从巨兽背部跃下,直落地面。 “敌袭!”使者团中响起了审判武士的大喊。 信徒们这才如梦初醒般拔出武器,朝身陷队伍中央的陌生敌人砍去。 在夜莺的黑白视线中,一团团无光的黑洞将对方包裹得严严实实,换作普通女巫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然而他们遇上的对手是超凡者,灰烬。 一道剑光闪过,靠近她的信徒都被拦腰斩断,就像是收割的麦穗,顿时倒下去一片。 她没有使用那把标志性的重剑,而是一把普通的单手铁剑,这样一来麦茜可以在搭载她的同时再多携带一名女巫。 铁剑在砍杀中很快崩裂折断,但周围还有许多散落的兵刃供她拾取——无论是长戟、棍棒、铁锤还是弯刀,在她手中都是致命的武器。 血雾溅起,四肢飞散,灰烬凭借一人之力就将队伍拦腰截断。 后方的雇佣兵也无力前去支援,他们发现自己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中。 安德莉亚的身影就像是在林间跃动的妖精,她利用树干和枝桠作为隐蔽物,不断改变着自己的位置,同时利用每一个空档射出箭矢。每一次出手都有人正中眉心,摔倒在地。 还不到半刻钟,整个队伍就变得一团混乱,惨叫声、高呼声和厮杀声交织于一起,回荡在寂静的林间。 夜莺没有停下脚步,加入这场战斗。她在迷雾中快速穿行,紧紧跟着自己的目标——她要对付的敌人只有一个:教会的圣使,女巫猎捕者。 两辆马车狂奔了一段路之后,受惊的马匹终于平静下来,不过他们并没有折返回去,而是离开大道,分两个方向窜入树林之中。 看来圣使意识到了自己的敌人中有极为难缠的超凡者——对于大多数女巫来说,佩戴神罚之石的超凡者几乎是不可战胜的对手。 不过此举依然无法逃脱夜莺的追踪。 她之前就已经确定了圣使的位置,至于另一辆马车里坐着的应该是神官或祭司之类的高层人物。 后者自有闪电和麦茜去照料。 穿行于坑坑洼洼的林地中,车子颠簸得快要散架一般,但车夫仍然不断挥着马鞭,像是有人在极力催促他一般。 夜莺拉近与马车的距离,瞄准周围跟随的四名审判武士,扣下扳机——为了保证命中率,她每次都会移身至敌人背后,与目标呈一条直线时才开火,相隔距离不会超过十米。听到枪声的审判军立刻分散开来,但这点距离在夜莺面前不过是数步之遥。全覆式铠甲在大口径子弹面前毫无意义,穿过铠甲变形碎裂的弹头反而会给躯体带来更大的伤害。 解决掉四名审判武士后,她将枪口对准了马匹。 随着两匹奔马轰然倒地,失去牵引的马车在惯性作用下斜飞出去,一头撞在了树干上,脆弱的木质车厢顿时四分五裂。 纷飞的碎屑中,一道银光包裹的人影翻滚而出,夜莺毫不犹豫地瞄准射击,魔力构成的光带像是有自我意识般,将射中的子弹挨个拦下。 她迅速拉开距离,换装新的弹巢。 “叛逆者!”圣使发出愤怒的吼叫,朝她藏身的地方直扑过来。 而这一次两人身处的局势却截然相反。 不再受限于狭小房间所困,夜莺向后迈出一步,对方就要花费十余步来追赶,而转轮手枪的有效射程在五十米左右,远远超过女巫能力的作用范围。圣使的“银鞭”根本无法触及到她,而她射出的子弹却随时都能威胁到对方的性命。 尽管在这个距离上射击,命中率降低到了五发中只有一两发能击中目标,但她完全有充裕的时间换上新弹巢,接连不断地瞄准开火。 银色光带逐渐暗淡下去,在第五轮射击过后,一发子弹击中了她的左肩,第二发子弹贯穿了她的腹部。圣使再也无力支撑,摇晃两步栽倒在地。 夜莺没有急着靠近对方,而是折返回马车散架的位置,捡起一颗神罚之石,才向圣使走去——她的撤退路线完全是围绕马车来行动,为的就是方便事后搜索现场。 走到满身血迹的女巫身边时,对方忽然向她伸出唯一能动的右手,却发现银色光带没有如想象中的那样洞穿敌人的身躯。 “你这个该死的魔鬼,神明会审判你的!”她口吐鲜血,咬牙切齿地说道。 夜莺面无表情地将枪口对准圣使的胸膛,“是吗?我等着那一天。” 接着她按下了扳机。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