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收割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四百四十七章 收割者

艾特被吓得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转过头颅望向自己,灰褐色獠牙上滴落的粘液都能看得到。 “放心,我不会吃你的嗷,”怪物忽然出浑浊的人声,差点让艾特尖叫起来。妈呀,这东西居然会说话! 更令他惊讶的还在后面,一名女子从怪物背部跃下,一步步走到铜山身边,将他翻过来摸索了一阵,“这家伙还活着,麦茜,送他去娜娜瓦那儿。” “嗷!”巨兽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般,抬起两只前爪一把抓住队长,再次振翅飞起,强烈的气流冲得艾特睁不开眼睛。等风雪稍息,他半眯着眼望去,城头已空无一物,恍如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 不,不是梦境……那名女子还在! 城头上漆黑一片,他只能大致看到对方的身影,周围明明没有任何光源,她的瞳孔却散出诡异的金芒,如同夜幕中的星辰。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援军。”女子的回答让他目瞪口呆。 “什……什么?”艾特觉得即使是梦境也要比这个来的更真实,“你是来帮我的?” “这是罗兰殿下的意思,”她蹲下身,从压扁的尸体里翻找出一把长剑,随手甩了甩,丝毫不顾及上面沾着的血肉。 艾特感到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在翻腾,他干呕了两声,但除了酸水外,什么都吐不出来。就在这时,城楼下再次传来吆喝声,显然刚才巨兽造成的动静和骇人嘶吼震慑住了敌人——不过也仅仅是震慑而已,他们看不到城头生的这惊人一幕,当动静平息,他们又开始蠢蠢欲动。 “你说的殿下……是边陲镇的王子殿下?”他抹了抹嘴角,喘着气问。 “除了他以外,还有叫罗兰的人吗?”黑女子又开始寻找另一具尸体的武器,艾特干脆扭过头,不去看她的举动。 “可是边陲镇离这儿有至少三天的路程……殿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贵族叛乱了?”艾特咽了口唾沫,“还有刚才那只怪物是……” “那可不是怪物,而是拯救你们的女巫,”她语气转冷,“我也没空回答你的这些问题,安静地待在一边就好。” 没有了火枪的阻拦,这一次敌人顺利登上了城头,火把摇曳的光芒再次亮起,只不过当他们现站在自己面前的仅剩一个女人时,都不约而同愣在原地。 但很快,这种僵持便被不怀好意的低笑声打破了。 艾特自然明白那笑声中所包含的意思。 “都给老子注意点,不要被这帮贱种阴了。” “放心吧,老大,我们会帮你看着的,不过待会儿……” “等我玩完就是你们的了。” “嘿嘿……没问题。” “快、快退到我这儿来!”艾特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但接下来生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一道银光斩过,笑声戛然而止。 为的敌人被长剑一劈为二,连盾牌和皮甲都无法阻挡剑刃分毫,他甚至没看清楚女子是如何出手的。 当两片尸体喷着鲜血倒下时,所有人的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黑女子向前踏出一步,挥剑横扫,同样看不清对方的动作,但艾特听到了一连串血肉摩擦和骨头折断的声音。 剩下的三人竟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便被剖开了腹部。 肠子破肚而出,混合着血液洒了一地。 “你……”艾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女子回头看了他一眼,“去把你剩下的同伴都召集到墙头上,待会儿会有人来接你们。”说完直接纵身跳下城墙。 这里的城墙段足足有三十尺高啊!他忍着浑身的疼痛,手忙脚乱的爬到城墙边,向下探望,只见下方的人群变成了一锅沸水——女子横冲直撞,所向披靡,手中的武器上下翻飞,像是收割麦子一般斩翻任何敢站在她面前的人。 半刻钟不到,敌人就崩溃了。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对手,比雪狼还要迅捷,比灰熊还要强壮,没人可以在她的剑下走过一回合,避不开也挡不下。贵族的部下纷纷逃串,围困竟被一人解除了。 她尾随溃散的人群追杀,留下一条鲜血之路。艾特一屁股坐在地上,感到冷汗浸湿了背脊。 这就是女巫么? 但不管怎么样……他活下来了! 要塞城堡周围被数十团篝火映照得通亮,四大家族的人马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城堡第二层也被攻克,金银花家的叛逆现在已收缩至最顶层,相信正在忍受饥饿和恐惧的双重煎熬。 雅克.梅德望着眼前巍峨的领主城堡,心头感到了一丝火热。 父亲死后,他千里迢迢地从王都赶回领地,就是为了继承伯爵之位。而现在,自己有了一个更进一步的机会。 提费科陛下的密信里提到,若能为王都控制住长歌要塞,等到雪化之时,王都大军就会赶赴此地,讨伐叛王罗兰.温布顿。只要可以彻底铲除叛王的势力,西境交给他管理也不无可能。 加上瓜分金银花伯爵所获得的领地,届时他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公爵! 梅德公爵,多么美妙的称呼。 而这座城堡,今后也会是自己的常驻地。 “伯爵大人,第六批进攻队退下来了,”一名骑士走过来汇报道,“他们说对方的火枪声已经稀疏了很多,是否换铁甲队上?” 雅克.梅德点点头,“你去安排吧。” 所谓的铁甲队,是一支专门针对火枪设置的队伍,一般由三四人组成。两人举着能遮蔽全身、由数层铁皮包裹木头制成的盾牌缓缓推进,中间开有瞭望槽和射击孔,可供已方的火枪手还击——为了多制造几块这样的盾牌,他忍痛拆掉了十来件骑士甲。当然厚实的包铁盾同样有着不易移动的弱点,在上下楼梯时很容易成为对方的靶子。 好在金银花坚持不了多久了,雅克在心里冷笑,尽管对方的反应快得有些出乎意料,在四大家族联军冲进要塞前,就已经将部分巡逻士兵和骑士调入城堡内,但终究不到百人,就算是耗也能把他们耗死。 等这个消息传到四王子耳中,恐怕也是好几天后。 如果把培罗的脑袋做成礼物送给罗兰.温布顿,不知道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