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重现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四百六十六章 重现

“阿夏是吧……不用担心,”温蒂上前牵起她的手,“女巫联盟并非你家人所想的那样,你也不是一定非得待在城堡里。?” “真的吗?”她低声问。 “当然是真的,”温蒂微笑道城堡是因为没有其它地方可去了……在殿下没有收容我们前,所有女巫都过着流浪儿一般的生活,家庭要么支离破碎,要么就视姐妹为陌生人,所以说,你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已经算是足够幸运的人了。”她顿了顿,“我们走吧,这儿风大。” “……嗯,”女孩低下头,乖乖跟着她进了城堡。 “这位就是新觉醒的女巫?”书卷早已经在门口等待了,“叫什么名字?” “阿夏。”温蒂望向那名侍卫,“你能帮我通知爱葛莎女士,让她回一趟城堡吗?就说小镇出现了新女巫。她现在应该在河边的化学实验室里。” “乐意为您效劳,”侍卫行礼后转身而去。 “的确,夜莺和希尔维都不在的话,也只有爱葛莎能分辨魔力类型和大小了,”书卷点点头,“她的能力是什么?” “还不知道,”温蒂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今年多大了。” “十……十八岁。”大概是看到眼前多了几名陌生人,她又有些紧张起来。 “十八岁?”斯佩尔诧异道,“那不是已经成年了吗?” “你是什么时候现自己觉醒为女巫的?”书卷问,“把过程详细说给我们听听。” “就在……三天前,成年的晚上,”阿夏细声细气地答道,“哥哥从河里打了条鱼想给我吃,被二姐抢走了,最后只留了半截尾巴给我。我晚上抱着被子哭了一晚,还梦到鱼又回到了碗里,醒来后现鱼真的还在,而且还多了一个姐姐。” “多了一个姐姐……什么意思?”温蒂惊讶道。 “一个二姐坐在桌边吃鱼,一个二姐被吓瘫在地上,不过很快鱼和二姐就都消失了……”阿夏回忆道,“我当时能感受到……多出来的那些东西应该跟我有关。不过当我告诉他们时,被爸狠狠揍了一顿,说我不该吓唬二姐。我真没有故意去吓她,谁知道做个梦也会变成真的。” “那不是梦,”温蒂肯定道,“而是觉醒的征召。” 魔力汇集于女巫体内之时,也便是所谓的觉醒日,在这个过程中,女巫不仅能感受到体内变化的异象,而且由于大多数人都无法抑制陌生的魔力,还会导致自性的能力施展。所以过去造成女巫损失的主要原因,除开极为难熬的成年日,第二个就是觉醒日了——无意识的当众表现出魔力的奇异效果,谁都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觉醒日和成年日恰好为同一天,倒是温蒂从未见过的情况,当然这并非不可能,因为成年日本身就是较为特殊的觉醒日罢了。 “再后来,二姐说我是女巫,不能再待在家里,哥哥说女巫又有什么关系,小镇里还有那么多女巫,家人为此吵了一架……”说到后面,阿夏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他们就决定把我送到这里来了。” 看样子即使是刚来此地的南境人,也已经开始受到小镇宣传的影响,幸运的是她不会再像许多姐妹那样被绑起来交给教会,不幸的是,家人始终无法完全接纳一名女巫。不过温蒂相信这样的事情会随着时间慢慢改变……小镇本地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她继续询问了一些细节问题后,爱葛莎风尘仆仆地走进了大厅。 “这位就是小镇新出现的女巫?” 温蒂点点头,将对方的身份和觉醒经历简单讲述了一遍,“联合会是如何测试一名女巫的能力的?” “一般分成两个部分,”爱葛莎听完后从腰兜里取出一颗魔石,“一个是观察能力的具体表现形式,另一个是用平衡魔石测定魔力综合水平。”接着她望向阿夏,“闭上眼睛,感受体内运转的魔力。” “需要对方配合么?”温蒂担忧道,“她三天前才成为女巫,恐怕对魔力一窍不通。” “不用,”爱葛莎小声笑道,“我只是担心她害怕而已。” 说话间,充盈了魔力的石头绽放出一道淡绿色的幽光,将阿夏笼罩其中。在她的胸口,渐渐出现了一团雾气,中心呈浅黄色,看上去随时有可能消散一般。 “她倒是没有说谎,”观察了片刻后,爱葛莎中断了魔石的运行,“的确是觉醒日和成年日生在同一天才有的特性。能力类型是魔能……也就是你们所熟悉的召唤型,魔力水平……极低。” “极低?”温蒂怔了怔,“这样的巧合在塔其拉也生过吗?” “联合会曾经见证过数千名女巫的觉醒,像这种事情并不算稀罕,”爱葛莎略带骄傲地说道,“对于赶在成年末尾觉醒的女巫来说,相当于没有成年日。” “什么?” “她们的魔力没法形成其气旋,仍保留在未成年前的形态,自然也不会有成年时独具的分支能力和稳固增幅。我不知道这样的女巫能不能产生高阶觉醒,但若无法再进一步的话,魔力问题将会困扰她们一生。”说到这儿她顿了顿,“还是先看看阿夏的能力再说吧,毕竟魔力存量只是一个方面,能力本身才是决定女巫价值的地方。” “爱葛莎!”温蒂皱眉道。任何一名女巫都应该是情同手足的姐妹,而非用能力来衡量彼此的价值。 “在圣城就是如此,”爱葛莎丝毫不为所动,“当然……我也相信殿下的说法,任何能力都有其独特的用途,不过它们仍然存在高低优劣之分。” “你们……在争什么?”阿夏睁开眼睛,一脸迷茫道。 “没什么,”温蒂勉强冲她笑了笑,安慰道,“你先试着施展下自己的能力给大家看看吧。” “嗯……”小姑娘屏住呼吸,缓缓伸出双手,很快四人便看到了变化——只见大厅的茶几边,再次出现了温蒂、书卷和斯佩尔的身影,后两人虽然在交谈着什么,但她们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而原本早已离开大厅的白纸又出现在温蒂身边,并慢慢爬进了她的怀抱,露出一副甜美的笑容。 温蒂下意识地伸手向另一个自己探去,然而手指却穿过了身影,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一般。(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