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底线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百五十六章 底线

“礼物?”罗兰挑了挑眉头,“是什么?” “北地的霍斯家和利斯塔家……陛下,两位伯爵拒不服从您的统治,还妄图勾结其余贵族谋反,父亲提前看穿了他们的诡计,给予了两家应有的惩处。”科尔遗憾地道,“但由于我的疏忽,没料到您会提前返回西境,作为证据的头颅已经在路上坏掉了。” “等等,你父亲直接处死了两位伯爵?” “呃,”他偏头望了眼助手,“是的。” 这个投效力度比自己预想得要激烈啊……拿两个伯爵的人头作投名状,意味着他们很难再得到东境贵族的支持,至少联合起来反抗自己领地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罗兰暗想,不过如今夜莺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蒙骗自己。 他沉吟了片刻,对身旁的巴罗夫低声道,“北地有这两个家族吗?” “马头霍斯和双枪利斯塔都是北境的世家,名声比西境五大家还要显赫,其中利斯塔的先祖为温布顿家族披甲征战过,家徽上的双枪正是取自灰堡王国旗帜。”巴罗夫摸着胡子,不紧不慢地说道,“当然,这都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倒是康德家名气不显,我记得是个近五十年才出现的家族……没想到提费科居然会挑中卡尔文.康德作为北境执掌,就算是为了牵制其他两家,实力相差悬殊的话也很难起到应有的作用,还容易引起老牌家族的不满。” “所以他说的是真的?”罗兰自动忽略了老总管后面一段用于炫耀学识广博的唠叨。 “嗯……说谎的可能性不大,”巴罗夫低声道,“这事关乎贵族的荣耀,如果您答应接受他们的效忠,传出去被证实是说谎的话,北地自己就会先乱起来。” 这么说也有道理,他微微颔首,而且是不是谎言其实问题不大,关键在于自己的底线已经摆在那儿了,若能接受放弃封地权,一切都可以谈,若执意要抓住权柄,那么再贵重的礼物都没有意义。 想到这里,罗兰朝科尔笑了笑,“首先,我得向公爵表示感谢,维护王室荣誉是每个贵族应有的责任,你父亲做得很不错。其次,两位伯爵罪有应得,王国不会追究康德公爵的此举。” “是、是吗?父亲一定会很高兴听到这番话,”科尔像是松了口气,“他一直希望能为真正的国王效力,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是么,我也很乐意接受北地公爵的效忠……前提是他能遵从灰堡的新律法。” “新律法?”他微微一愣,“那是什么?” “有关收回贵族分封权力的条例,”罗兰打量着对方的神色,一字一句说道,“今后,王国将不会再有分封贵族,你可以简单理解为,灰堡内所有的领地都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国王。” “什么?陛下,这……”科尔的表情大变,再次转头望向了助手。 这家伙真是公爵的次子吗?虽然看起来年轻了点,但也不至于连他的女官都不如啊……至少后者仅仅是稍微张了张嘴,模样依然镇定当然,也可能是她根本无法理解自己这番话的含义。 “不用着急,贵族依然是贵族,你们的优渥生活不会发生任何改变,而且还有机会登上一个新的高峰,”罗兰拍拍手,让侍从递上早已准备好的宣传手册,“长歌要塞已经全面推行了这套律法,在手册上,你可以看到许多变革的小故事,以及投身于此的贵族实例它看似会让贵族失去一部分特权,但实际上也把贵族从封地里解放出来,投身到王国、甚至是整个大陆的大舞台中。” 对方一脸茫然,“可是……我不知道……” 科尔的表现让罗兰略有些失望,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还是个成年不久的次子,估计此行也只是起到传话筒的职责,并不能拍板做出决定。 “无妨,你可以把消息传回给卡尔文公爵,在他答复之前,你大可留在无冬城,参观下此地的独特风景我想你会喜欢上这儿的。” 虽说把次子派来本身就有代表诚意的意思,但罗兰也不打算浪费这份诚意,暂时就先扣留下来,当作防止对方铤而走险的保证好了。 他原以为这次会谈会至此告一段落,却没想到科尔提出了另一个请求。 “陛下,我能参观您的领地是如何制造明轮船和蒸汽机的吗?” 这倒是一个新奇的要求,罗兰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你对这个感兴趣?” “是的,我在王都就听说了这种奇特的船只,来到西境后才发现它比比皆是,我十分好奇明轮船是如何不依靠风帆行进的。”科尔抚胸道。 “原来如此,”他笑着点点头,“我会让巴罗夫总管安排的。” …… 处理完北境使者的事宜,罗兰返回办公室,准备接着完成手中的设计图,忽然听到窗外传来急促的敲击声。他回过头,却看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闪电正趴在窗沿上,麦茜则蹲在她头顶啄着玻璃。 罗兰心里顿时一紧,这才第三天,明轮船理应不会这么快回来才对,难道出事了? “你们怎么先回来了?”他打开落地窗,急忙问道,“其他人呢?” “陛下!我们抓到魔鬼了!” “但是安娜、叶子和夜莺都受了伤咕!” “好在问题不大!” “但还是挺痛的咕!您能让娜娜瓦小姐跟我们去一趟吗?” 听两人争先恐后的说完,罗兰感到自己的心脏像坐了趟过山车一般,他长出了口气,“真的没大碍?” “没有咕!” “我去叫人把娜娜瓦接来,”他转身向房间外走去,“下次记得有话要一口气说完!” …… 到隔天傍晚,两艘明轮船终于出现在赤水河西头。 为了避免群众看到魔鬼引起恐慌,第一军留守部队已经将二十二号栈桥清空,并准备了一辆大棚马车。城堡后花园里也搭起了一座临时木板房充作实验室,针对魔鬼和符印的研究将在叶子的监护下展开。 见到安娜和夜莺走下栈桥,罗兰彻底放下心来,从出发到回归不过四天时间,却像隔了数月没见似的。特别是听到两人受伤的消息后,时间就过得更慢了。 “这次任务辛苦了,”他扬起嘴角,向安娜张开双臂。 后者没有回答,而是快步扑进他的怀中,用力将他抱了个结实。 夜莺则叹了口气,“你说好在城堡等我们的……码头并不安全,陛下。” “你也是,”罗兰笑道,“辛苦了。” “嗯……”她不自在地偏开头,“其实也还好。” 安娜松开罗兰,将夜莺也拉了过来。 接着是温蒂、叶子…… 这次所有女巫都和罗兰拥抱了一遍,爱葛莎与伊菲也不例外。 在暗红的夕阳映照下,众人的身影被拉得老长。(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