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搁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百六十五章 搁浅

欢迎宴席被安排在黄昏之后。 晨曦之主狄根.摩亚的长子于王宫大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约寇还是第一次接触规格如此高的晚宴——整个殿堂被烛火和油灯照亮得如同白昼一般,大殿穹顶悬挂吊灯的位置都设有敞开的天窗,无数火光犹如繁星,却不会给人丝毫闷热的感觉。 搭成阶梯状的白布长桌上则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玻璃器皿,鲜红的葡萄酒在烛光的映照下折射出红宝石般的光泽,而且殿堂里到处都挂着银镜和金器,映衬得整个大厅富丽堂皇,其奢华程度丝毫不亚于灰堡王宫。 当然,最吸引约寇注意的还是游走在男士间的贵族女子们。 她们有的年轻稚气,有的成熟丰腴,无论是将头发盘起还是散落肩头,都能看到一缕与原本发色异样的“彩缎”,就像是埋藏于发梢中的装饰物一般。联想起丹尼丝的模样,看来这也是晨曦贵族的流行风格。 另外,她们身上大多穿着的贴身绸缎,走动时流光四溢,将身材曲线完美衬托出来。而且与灰堡流行的长袍不同,这些衣物大多都止步在膝盖之上,上面则露出双肩,简直像在刻意引诱他一般。 约寇的内心欢呼雀跃起来,自己的选择果然没错。 如果说灰堡的女子还讲究一些含蓄而内敛的情调,那这里就是毫不遮掩的火热。 当然,她们的火热大多是针对那些英俊的小伙子和骑士去的,而不是像他这样外形不够出众的贵族,不过这难不倒约寇,他从来就不是靠容貌来吸引人。 “欢迎来到晨曦王国,”一名年轻且面色略显苍白的男子在前拥后簇下走到他身边,“罗兰.温布顿的介绍信和文书我已经看过了,这么说,他现在得到整个灰堡了?” 毫无疑问,此人必然是晚宴的主人,安佩因.摩亚殿下。 约寇连忙抚胸行礼,由于他代表的是灰堡王室,所以无需单膝下跪。在低头的同时,他也在暗暗惊讶,如果说迎接宴席由长子来主持还可以说是国王政务繁忙,抽不出身来,连罗兰陛下的信件都直接交由长子查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往严重点说甚至可以视为外交失仪。 他先是回答了对方的问题,然后硬着头皮问道,“不知道您的父亲……” “他病了,病得很严重,”安佩因叹了口气,“这也是他没法亲自招待你的原因。” “很、很抱歉听到这个消息。” “无妨……这已经是辉光城人尽皆知的事了。一个半月前,他忽然在宴会上昏倒,之后就一直没有痊愈,每天只能保持两三个时辰的清醒,其余时间都在昏睡。” 一个半月前……那差不多正好是自己从灰堡王都出发的日子,约寇安慰道,“陛下他会慢慢好起来的,请您不要太过担心。” “谢谢,”王子勉强笑了笑,“好好享受这场宴会吧,之后我会让礼仪官为你准备下榻之地。” “多谢您的关照,”就在对方准备离去时,约寇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正事,连忙说道,“对了,尊敬的殿下,不知道先前晨曦王国与灰堡结盟一事——” “此事我也有所了解,不过现在父亲暂时无法处理政务,还是等他好了再说吧。” 等到一行人离开后,约寇稍稍松了口气。 看来自己还挺有当大使的天赋嘛,首次与王室高层交涉也没出什么差错,只可惜在首要任务上遇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不过这也没什么要紧的,反正他会在城里住上很长一段时间,摩亚四世总不可能连续病上好几年。 趁着这段时间,还是多关注下大厅里的美貌女子才是。 “我们又见面了,大使先生,”正想着,他的背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约寇吓了一跳,猛得转过身,发现来者果然是丹尼丝.佩顿,那个和自己欢愉了一路的商人。 “你怎么会——” “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她举起一杯红酒微笑道,“来——为我们的重逢干杯。” 约寇赶紧东张西望了一番,生怕有某位贵族正在瞪着这边。 “你在找我的丈夫吗?”丹尼丝挑眉道,“放心,他没资格来这里。” “你是说……” “我才是佩顿家的主人,而不是他,”对方毫不掩饰地直言道,“家里的侍女就够他享乐的了,如果想到外面尝点新鲜的,没我的批准可不行。” 原来如此……约寇悬起的心又回落下来,看来丹尼丝才是佩顿家族的继承人,而女子要延续家族的做法,通常是将一些落魄贵族招入府中作为伴侣,由于地位悬殊,需要改名的自然也是男方。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他装出如释重负的模样,“我可不愿意破坏一对纯洁的爱情。” “是吗?”丹尼丝翘嘴道,“当你向我伸出手时,就已经称不上纯洁了。”她顿了顿,“晚宴后你还有其他安排吗?” “嗯,我想应该不会有了,”约寇揽住她的细腰,“如果你邀请我的话。” “那么我知道有个好地方。” “一切都交给你,亲爱的。” 宴席结束后,奥托不解地将大王子拉到一边,“我不明白,殿下,就算是摩亚陛下病了,您也可以先应下盟约,为何要将此事搁置?与灰堡同盟是您父亲的意思,教会势力如此咄咄逼人,我们不应该孤军奋战才是。” “听说父亲让你找的是提费科.温布顿而非罗兰.温布顿?” “我们的结盟对象应该是灰堡之王,大使带来的消息也证明了这一点,罗兰陛下才是邻国新的君王。” 安佩因.摩亚点点头,“密访灰堡之事辛苦你了,不过结盟事宜我自有打算,你不用再管它了。” “殿下!” “你不明白,”安佩因打断道,“我是为晨曦王国着想。” “正是为了王国的安危,我们才需要有人牵制教会的进攻!” “我说过,你别再管这事了!” 安佩因的声音忍不住高了起来。 “抱歉,是我失礼了。” 见大王子如此,他也只好作罢,刚转过身,殿下忽然叫住了他,“我们是朋友,对吧?” “……”奥托沉默了片刻,“是,安德莉亚、贝琳达、奥罗、还有我……都是您的朋友。” “如果父亲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安佩因缓缓道,“你会支持我成为国王吧?”。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