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赞颂曲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百七十二章 赞颂曲

…… 待两人来到广场时,此地已是人山人海——这绝对不是夸张,蛇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聚集在同一个地方,即使是长歌要塞放救济口粮时,也没有如此惊人的声势。? 他大致估算了下,前来观看演出的人数很可能过了五千。 广场也变得和最初来时不同了,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这已经是第三次改建。偌大的平地变成了层层下陷的巨碗,听说叫什么阶梯式广场。按理说规模这般浩大的工程没有一两年很难做到,但它似乎半个月内就修葺好了,谁也没见过那些本该挖出来的土都去了哪里。 如此一来,大家观看演出时都能坐在石阶上,而不必站到双腿麻,视野也好了很多,只要能抢到一块空地就行。至于那些来晚了的人,依然只能围在广场周围,踮起脚尖看个大概。 “还好,还好,”虎爪挤进最后一排石阶,用力顶出两个人的位置,“总算赶上了。” 蛇牙捂紧胸口,小心翼翼挨着朋友坐下——胸口的布包里存着他两个月来的全部积蓄,在人挤人的情况下必须得提高警觉。若是在长歌,这样的场景无疑是属于老鼠的狂欢,边陲区虽然没见过老鼠存在,但依然要提防“暂时转业”的同类。 当最后一丝晚霞被夜幕遮盖,广场上只剩下几支燃烧的火把,整个剧台一片漆黑,而迟迟没有见到谁来升起篝火——蛇牙注意到,广场中央连木柴堆都没有准备,这让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没有火光要怎么表演? 忽然,一簇明亮的光芒在台上绽放开来,有些晃眼,但很快蛇牙就适应了它不带一丝杂色的柔和。接着是第二簇,第三簇,剧台一点点被点亮,现场的惊叹声也一阵高过一阵,如同掀起了阵阵波涛。 这是……工厂的灯光! “哦,天哪,不夜灯!他们把不夜灯搬到这里来了!” 传说中蕴藏天上雷霆的神奇照明物,光是囚禁电光的水晶玻璃罩就价值不菲,蛇牙也只在偶尔路过工业区时看过几眼。 “什么不夜灯,那叫电灯,”周围有人不屑道,“它消耗的是电,是女巫造的机器产生的!本来陛下打算把这东西装进每个小区,但那位女巫小姐的能力似乎还没法支撑这么大的消耗,所以目前只有工厂在使用。”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虎爪好奇道。 “你们还不是无冬城正式居民吧,”那人耸耸肩,“市政厅做过几次用电宣传,告诉我们如何正确使用电灯。要知道它跟火焰一样,接触不当是会酿成大祸的。” “不是雷霆?” “呃……两者差不多吧,你管那么多干嘛。等到成为陛下的领民,上完初等教育课,你自然就明白了。” 有没有方法快成为正式领民?初等教育课又是什么? 蛇牙还想再多问几句时,人群忽然爆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虎爪一把将他抓了起来。 星花剧团登场了。 “梅伊女士!梅伊女士!” “艾琳小姐!” “盖特先生!” 人们纷纷喊出剧团成员的名字,现场气氛顿时达到了顶点。 望着这样的场面,蛇牙陡然涌起了无限的羡慕之情。 他也想像她们那般,成为人们眼中的焦点,被众人热情呼喊着名字……她们既不是贵族也不是贤者,离他并非遥不可及。 等到呼声稍息,戏剧便开始了。 蛇牙还是第一次观看星与花的演出,原以为自己不会对贵族所喜爱的高雅活动产生多少兴趣,但随着音乐响起,他不知不觉地投入到了剧台上的故事之中。 故事的主角并不是贵族。 而是跟他一样的普通人……有自由民、流民,甚至还有一位老鼠。 他们有些怀着期望和梦想,有些迫于生活的无奈,不约而同来到星之城——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城市中,这些一无所有者产生了交际,他们互相帮助,向对方倾诉心中的想法,从离乡苦楚到迷茫,再从迷茫到振作,慢慢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诺大的广场上除了演员的述说,再也听不到一点杂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仿佛和台上的角色连成了一体。 最后,他们终于在星之城定居下来,并有了安稳的生活。昔日那些携手共进的他乡人,则成为了朋友和爱人。当婉转而动人的曲乐回荡在广场上空时,蛇牙感到心里有一块东西被触动了,他装作揉眼的动作,遮挡眼眶中滚动的泪水,却现虎爪已经哭得一塌糊涂。虽然在流泪,看起来却并不显悲伤。 不止是他,周围的人竟然都是戏剧结束都没人起立欢呼,仿佛依然沉浸在这感人至深的故事之中。 即使不说大家也都清楚,这座“星之城”就是指无冬城。 老鼠也能得到这样的感情吗? 而此时,从剧台幕板后走出了一名异族女子。 她有着高挑的身材和一头齐腰的蓝灰色长,身上的洁白晚礼服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银光,如同从画里走出的人物一般。 然后她开口歌唱起来—— 和之前的乐声截然不同,她的歌词铿锵有力,赞颂着劳动者的伟大与光荣,完全不像是女子的唱法——歌声充满了振奋人心的力量,蛇牙仿佛看到广场远处那一栋栋住宅中,都有着自己留下的汗水,而投身于此的异乡人,都值得被众人铭记。 戏剧带来的冲击,直到此刻才完全释放出来,人们激动地不能自已,用最大的力气鼓掌呐喊,并且在歌声的烘托下,这份激昂的情绪陡然上升至一个新的高度! 他们都是陛下的子民! 是光荣的劳动者! 同样也是无冬城的缔造者! …… 退场时,陛下和女巫们从广场一侧的临时高台离开,蛇牙睁大了眼睛,没能在晃动的人群中找到白纸的身影。但他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失落,歌声仍然环绕在他耳边,心中感到被一种精神填满。 他坚信,他们迟早会再见。 就像那些异乡异客一般,在这座星之城。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