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关乎存亡的情报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百七十八章 关乎存亡的情报

约寇最近的日子过得惬意极了。 晨曦之主久久没有康复,王子殿下似乎也将他抛在脑后,但贵族们并没有忽略他这位来自邻国的大使。 出席奢华的宴会,和丹尼丝寻欢作乐,甚至在她的介绍下,出入一些需要引荐的高档会所和妓院,品尝这个王国都城的富足与独特韵味,这些都是在灰堡享受不到的待遇。 只因为他身上挂着的温布顿王室大使头衔。 虽说大使相当于伯爵,但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它比伯爵还要好用毕竟后者只能在自己的封地里为所欲为,而前者却能在其他王国里享受到上层贵族的礼遇。 他深刻认识到了地位带来的好处。 另外,陛下钦点的侍卫希尔.福克斯也是个神奇的人物。 无论他和谁打上交道,对方总会在两三天后的夜晚潜入卧房,将那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利害跟他唠叨一番。如果是大人物,连喜好都可以摸索清楚。有了希尔的协助,约寇在混迹贵族圈时更显得如鱼得水。 而且在对方的安排下,购买奴隶一事也有了长足进展。 约寇将丹尼丝弄得舒舒服服后在耳边一说,女商人立刻就同意了他的建议利用现有的商队,开辟一条救赎奴隶之路:从其他奴隶贩子手中购买下温布顿陛下所需的难民,然后运送到灰堡。前提条件是必须给予奴隶自由民的身份,而不是将他们视作货物再进行转卖。 当然,商人不愧是商人,即使在浓情四溢之际,也不忘记谈好价钱。她可以不收取购买差价,但运送费是不能省的。人手、伙食、车马等开销加起来,再算上利润,最后得出运送一人收取十枚银狼的价格。 得到希尔嘱托的他自然一口应下,并拍着胸脯说哪怕再贵,也不能让这些身具天赋之人沦落到奴隶的境地。此番表态无疑加深了丹尼丝的好感,两人又回到床上热情翻滚了好一阵。 之后约寇把希尔派过去具体协商此事,他就可以不用再管这些琐碎的商务了。 听说昨天首批购买的二十五名奴隶已经跟随商队上路,这么算下来,他还能获得陛下允诺的一百二十五枚银狼额外奖励。 躺在床上就能收钱,还有比这更好的职位么? 大使真是太棒了! 就在约寇琢磨着今天该去哪里晃悠时,一名仆从敲门走了进来,“阁下,洛西家族的长子奥托大人想要见您。” 奥托.洛西?他对这个姓氏并不陌生,晨曦王都的三大家族之一,权势仅次于摩亚王室。丹尼丝还特别警告过他,勾搭哪家的女性都好,不要去找三大家族特别是奎因家的人,否则大使身份也保护不了他。 不过约寇现在肯定不用担心这个,他对这类问题一向十分谨慎,对方来此的目的,应该是邀请自己参加宴会的吧? “请他进来。” 一名年轻的男子走进书房,先是左顾右盼了一番,接着主动把窗户都关上,才坐到椅子上。 他的神色有些焦虑,双眼发黑,显然昨夜熬到很晚,几乎没怎么睡觉。 对于这种掏空身子享乐的行为,约寇是不怎么赞成的,在他看来,有节制的欢愉能让男女双方心情开朗,身体健康,是一种有益的行为。而彻夜消耗精力,只是在透支身体的潜能,安佩因王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连脸色都苍白无比,这样下去恐怕到三十岁就无力寻欢了。 不过对方许久没有开口,也让他觉得颇感奇怪,这并不符合礼节,大家族的人应该不至于如此无礼。等了一会儿,约寇只好主动开口道,“你就是奥托.洛西大人吧,不知” “你能联系上罗兰.温布顿陛下,对吗?”对方忽然打断道,“我有一件重要的情报要告诉他。” “呃……”约寇愣了愣,“情报?” “都写在里面了,”奥托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放在他面前,接着又叠上十枚金龙,“这笔钱是报酬,请一定要把信件交给你们的国王,这个情报关系到灰堡王国的存亡!” 约寇吸了口凉气,关系到灰堡存亡?这话未免也太夸张了吧……直到对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他才回过神来,“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转交给陛下的。” “务必请尽快送到,”反复叮嘱一番后,奥托才起身离开,看他心急如焚的模样,竟不像是在撒谎。 约寇赶紧把十枚金龙收入怀中,信却不想碰了在他看来,这玩意烫手得厉害,还是先问问希尔该怎么处理好了。 …… 等希尔.福克斯悄无声息地走进卧室,他将白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 后者沉吟片刻,不知从哪里抽出把小刀,干净利落地挑开了那封信件。 “喂,你想要做什么!”约寇大惊道,“私拆陛下的信可是重罪!” “嘘,”希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如果里面的情报真如他所说的那么重要,我们就自然不能用常规的手段寄信派人从曙光城赶到西境,少说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路上还容易出现状况,太不安全。” “那跟你拆信有什么关系?” “你还记得我一直养着的那几只灰隼吧?它们就是最快捷的信使,只需两三天就能从此地飞到曙光城。”希尔解释道,“在那里更换信使后,一周之内即可把信送到陛下手中。但它们没办法携带这么大的信封飞行,所以我得看完内容后,再用密信的方式重写一遍。” “灰隼也能送信?不是信鸽?”约寇诧异道,“我还以为你养着它们是用来打猎的呢。” “它们比信鸽聪明多了,”希尔展开信封,很快神色便凝重起来,“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信上写了什么?” “你真想知道?”他回过头。 “……还是算了,”约寇咳嗽两声,“我更想每天都能睡个好觉。” “明智的选择,”希尔赞同道,“不光如此,奥托.洛西来找过你的事最好别向任何人提起,以后王宫中举办的宴席,也都暂时推辞掉比较好,”他顿了顿,“他们遇上大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