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征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征程

赫蒂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雨水中,流淌的水花灌进了她的口鼻和衣领里。???? 这种感觉难以形容,身上并没有剧烈的痛感,但怎么也提不起劲来。 “别管我,去干掉她!”她顾不上检查伤势,沙哑地喊道。 但日暮的反应让她失望无比。 这名血牙会的战斗女巫,犹豫着停下脚步,最后竟然回到了自己身边,“您……还好吧。” 蠢货!只有制住她们,才能扭转劣势,我就算毫无伤又有什么用!她想要泄自己的怒气,却觉得张嘴的力气都所剩无几。 身后传来天焰的痛呼,接着打斗声音也平息了。 面对凡者灰烬,她能坚持数息时间,已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 麻痹的感觉逐渐消退,大腿处出来一阵灼热感,在雨水的浸泡下特别明显。 赫蒂挣扎着仰起头,看到安德莉亚缓缓走到她面前。 “你还要反抗下去吗?” “不……”回答的是日暮,她转身跪下道,“我投降,请不要杀赫蒂大人。” “如果我想杀她,她的脑袋早就开花了,”安德莉亚擦了擦额头的雨水,“现在留她一条命,是因为提莉殿下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弄明白,等到罪证确凿,她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罪……证?”日暮茫然道,“安妮曾经出卖过血牙会女巫,大人才会对她动手的啊!” “哦?她是这么对你们说的?据我所知,安妮根本就没有进入过血牙会,”安德莉亚耸肩道,“总之,等所有事实揭晓后,你会知道赫蒂.摩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接着她回过头,朝幽影喊道,“去把潘多拉叫来,再不止住血她就要完蛋了。” 这时候赫蒂才终于感受到了痛——整条腿完全无法动弹,像是身下多了一团不属于自己的重物一般,一阵接一阵的刺痛取代了灼热,也让她的精神稍微恢复了一点。 已经完了。 她很清楚接下来会生的事。 提莉敢这么做,必然是从个方面了解到了自己的底细,只要有蛛丝马迹,女巫就不难回溯出真相,就算沉睡岛的女巫做不到,还有西境的那帮家伙。 恐怕问题就出在伊菲和幽羽两人身上。 她还是小看了提莉那个黄毛丫头。 趁着安德莉亚回头的瞬间,赫蒂咬牙使出最后的力气将魔力释放而出—— 在十步范围内,她的能力可以让中空的物体从内部坍缩,无论是活物还是容器。 她把它称之为「粉碎之力」。 失败已成为定局,但赫蒂不愿让提莉赢得这么轻松,至少要给那家伙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 “不,大人!”注意到她动作的日暮惊呼道。 晚了!她在心中狞笑。 然而能力没有生效。 刚出手的瞬间,一道无形的壁障就驱散了她的粉碎之力。 “你……戴着神罚之石!”赫蒂瞪大了眼睛,含糊不清地说道。等等,击伤自己的东西不是对方的新能力? “死不悔改,看来你的劲头还挺充沛嘛,”安德莉亚露出厌恶的神情,举起铁棍用力砸下。 赫蒂只感到头部嗡的一声,接着陷入了黑暗。 …… “这样就算解决了,”安德莉亚看着被抬走的赫蒂.摩根和天焰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还好,只是天焰可能撑不到我们抵达西境。” “下手那么狠干什么,”她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提莉大人不是说了尽可能留下她们性命么。” “我没想到她会选用搏命的打法,而且技巧还不赖,”灰烬舔了舔嘴角的雨水,“想要生擒她不是做不到,但我担心你在关键时候出漏子,只能战决了。” “你——”安德莉亚一时气结。 “本来就是如此,如果你早点把玻璃珠什么的亮出来,说不定她们都不会选择殊死一搏,”凡女巫叹气道,“非要抱着火枪不放,她们哪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你们不要争啦,提莉大人还在等着你们的汇报呢,”幽影无奈地提醒道,“而且就算要争,也不要站在雨里啊,万一真感染了寒疾怎么办。” 两人对视片刻,互相甩了个白眼才算结束争执,并肩回到行宫。 …… 向提莉汇报完事情经过后,安德莉亚注意到她的神色并不是太好,远不像解决了心头大患那般轻松或舒畅,倒感觉有些难受。 “怎么了?”灰烬握住她的手,“身体不舒服吗?” 提莉摇摇头,“最初看到罗兰的密信时,我其实是不愿相信上面的内容的,”她的语气听起来颇为伤感,“好不容易女巫有了自己的家园,为什么还想要重复过去的悲剧,在这里安心的生活下来不好么?”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灰烬安慰道,“并不是所有战斗女巫都会无条件认同赫蒂的那一套做法,特别是生活有了改善后,一些战斗女巫已经倒向我们了,哪怕是血牙会的成员也不例外。” “她说得没错,”尽管不喜欢灰烬,但在这种时候,安德莉亚不想看到提莉难过,“日暮没有听从赫蒂的命令拼死抵抗也是证明,只要假以时日,所有人都会紧紧聚拢在一起,就像女巫联盟那样。” “希望如此,”提莉深吸了口气,“既然赫蒂真这么做了,我也不能再放纵她下去。不过按伊菲的说法,血牙会女巫大部分对此都不知情,待会我会让卡密拉把她们都集中起来,只要愿意留在这里等待结果的,就不要当成敌人看待。” 两人点了点头,沉睡岛好不容易才热闹起来,谁都不希望这些人真正分离出去。 “等风暴一过,我们就带上赫蒂前往西境,”她接着说道。 “去与教会战斗么?”灰烬的声音激动起来。 “没错,”提莉闭上眼睛,沉声道,“与审判军、神罚军、纯洁者、乃至与神意战斗。就如同罗兰信中说的那样,如果能彻底击溃教会,女巫将真正迎来解放。哪怕他不是我的哥哥,我也应该帮他……因为那亦是在帮助我自己。”她顿了顿,“你们愿意和我同往吗?” “当然,”灰烬毫不犹豫地回道,“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安德莉亚也点头应下,但不知为何,她脑中却浮现出了冰激凌面包的味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