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自由的家园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百九十六章 自由的家园

灰烬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为何问这个——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你。” “我并非那个意思,”提莉知道她误会了,“只是单纯从喜好上来说……这儿不是个糟糕的地方,对吧?” 灰烬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头道,“共助会愿意留下来为罗兰效力,不是没有原因的。但我们不同,我们有自己的家园——” “这场战争无非只有三种结局,”提莉打断了她的话,“第一种,我们挡不住神罚军的攻势,战死在北境,那样无论是沉睡岛还是无冬城,和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您绝对不会长眠在那种地方,我以性命起誓,”灰烬连忙伸手捂住了五王女的嘴,情急之下还用上了敬语。 提莉笑眯眯地看着她,直到她松开手才轻声说道,“假设而已,我也不认为自己会死在教会手中。” “那就不要说出来,”灰烬担忧道,“你平时总是说一语什么来着……” “一语成谶,”提莉走到厨房小小的窗户前,遥望生机勃勃的城堡后花园,“所以我把它放在最前面嘛。第二种情况是罗兰失败了,但我们都活了下来。如此一来,整个灰堡将无力再阻挡教会,无冬城也会陷入火海,他只剩下一个地方可去。” “沉睡岛?” “嗯,我们会在那里继续反抗教会的压迫,直到神意之战降临。彻底的覆灭很可能在几百年之后,那同样不是我们能管得到的了。” “第三种呢……” “第三种就是我们击败了教会,将赫尔梅斯圣城连根拔起,”提莉微笑道,“所有女巫都能从欺辱和迫害中脱身出来,获得真正的解放。当这一天到来时,沉睡岛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结……束?” “它原本是作为女巫的避世家园存在,教会垮台后,我们自然没必要将大家束缚在峡湾海岛上。单论生活环境的话,峡湾并不是一个好地方,物资缺乏,天气多变……当然,沉睡岛不会被遗弃,沉睡魔咒也会继续经营下去,但大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城市生活,不是么?” “哪怕是魔鬼丛生的地狱深渊,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全是咸鱼和鱼汤的世界也如此么?” “呃——”灰烬不由得一窒。 提莉忍不住笑出声来,“放心,我也会吃腻的,说不定以后我会常常来无冬城住上一阵子,换换口味呢。” “你们在这里说啥?”安德莉亚推开门探头问道,只见她头顶木盆,连浴袍都换好了。 “你这是打算做什么?”灰烬皱眉道。 “洗澡啊,”她撇撇嘴,“在船上待了十多天,身上的咸味都快溢出来了。当然,某些人察觉不到也不意外,提莉大人,您要和我一起去吗?” “好啊,”提莉应道,“等我换一下衣服。” “咳……那我也去下好了,”灰烬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道。 “拜托,我可没邀请你。”安德莉亚白了她一眼。 “我是陪提莉去的,并不是陪你,不要会错意了。” 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提莉不禁轻松地想,如果真能战胜教会的话,大家都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吧。 罗兰在办公室发了好一会呆,直到夜莺捏着鱼干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 提莉的那声哥哥叫得毫无防备,而在上次告别前,她始终没有承认兄妹这个身份,这让罗兰在欣喜之余颇感不解——到底是她真觉得自己是四王子,还是把他当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兄长? “不就是一声哥哥么,”夜莺不以为然道,“想听的话,我也可以这么叫你啊。” 你比我还大上三岁呢,身为贵族的节操呢?罗兰无力地想,不过姐弟听起来似乎也挺不错的……打住,这个念头不能再深入下去了,“你说她为何会忽然改变态度?” “谁知道呢,大概看在你没有趁血牙女巫不满的机会分裂沉睡岛,以及这么快就和教会全面开战的份上吧。比起空口承诺,这些行动更能证明你的诚意。”夜莺耸肩,“不过这都是我猜的,也许她只是口误也说不定。” 的确,原因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事实。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两人的关系就能变得更加紧密,他在拉拢沉睡岛所有女巫的努力上又踏出了坚实的一步。 “接下来,我们该去看看赫蒂.摩根了。”他说道。 …… 罗兰走进城堡地下的监牢,看到她正躺在稻草铺设的床上昏睡,腿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大片红黑相间的血迹。 “为了保证娜娜瓦的安全,我是把她敲晕后再治疗的。”夜莺在耳边低声道,“不然取下神罚之石太过危险,听另一个血牙会女巫说,她在被包围时还试图捉拿安德莉亚作为人质,不然也不会挨这么一下了。” “嗯,你做得对。” 身为能力强大的战斗女巫,赫蒂的脖子和手腕上锁着包裹有神罚之石的铁环,没有特殊的工具,很难取下这些锁扣。 据提莉的说法,她能使十步范围内的物体向内塌陷,从而产生致命的破坏。这种塌陷不受其他外力影响,在对容器释放时,无论外壳是木头还是金属,都没有什么区别——木头会因为剧烈的弯折而粉碎,金属则会被压扁成一团。 更可怕的是,它对生命体同样有效,例如腹腔、胸腔这种内部有空隙的部位,会在能力的挤压下迅速贴合,将体内的器官像软泥般挤出,这让罗兰不由得想起了挤牙膏。 不过对他来说,赫蒂的能力更适合待在工厂里,而不是去和敌人厮杀。 如果往原料里塞上一件模具,她就能轻松起到冲压机的作用,这还只是最简单的运用。若通过学习,让她意识到分子和原子内部也是充满间隙的呢? 可惜一切都晚了。 “叫醒她吧,”罗兰说道。 夜莺点点头,闪身进入牢笼内,将赫蒂一把提起,拉到栏杆边。 “我就是罗兰.温布顿,灰堡之王,”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你不是有话只对我一个人说么,现在可以开口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