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猎杀者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六百一十章 猎杀者

等待之际,另一名小个子顺着壕沟跑了过来。?? “队长,你来得真早,”他喘了两口气,将斜跨在身上的布袋取下,放在丹尼脚边,“我领的弹药都在这里了。” “如果是上山打猎的话,这个时间我应该已经背着猎物回来了,”丹尼不以为然道,“分给我的有多少?” “三十。” “还真是够少的……”他嘟囔了一声,“该死的机枪手。” 小个子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一名士兵,名叫麦芽,今年才十六岁,担任自己的「保护者」。 每一名精确射手都会配有一位保护者,在敌人逼近时能够快压制目标,以争取转移或是上刺刀的时间。 丹尼并不需要人保护,特别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之所以会选择麦芽作为保护者,只是因为架不住卡尔.梵伯特的恳求。他和这位建设部长算是多年的邻居,以前同住在新区街巷,自然知道对方把所有从学院毕业的孩子都视作自家儿女一般。 由于精确射手的位置通常比较靠后,所以对于那些分配在一线的士兵来说,保护者实际上会更安全一些。丹尼知道罗兰陛下十分厌恶托关系或是相互包庇之事,这也是他为数不多能做到的事了。 看着麦芽蹲在地上挑选子弹的模样,他忍不住问道,“你就没想过换个工作做吗?” “离开第一军?”麦芽头也不抬地说道,“不,我挺喜欢这里的。” “这可不是过家家的游戏,”丹尼挑了挑眉,“我们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战场上,你根本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能从卡尔学院毕业的人,完全可以去市政厅工作,那里的薪酬一点不比第一军低,而且还十分体面。” “可我不喜欢整天给那些官员跑腿——我想要拿起长枪保卫陛下,”小个子将清理出来的八毫米子弹堆在战壕前,“而且……”说到这儿他忽然顿住,脸色也变得有些微红。 “因为娜娜瓦小姐?” 麦芽没有答话,脸颊却更红了。 丹尼忍不住笑出声来,“第一军里至少有一半人都倾慕天使小姐,就算排队也轮不到你啊。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是一名男爵,哪怕没了封地,也不是你能高攀得上的。” “我、我才没有这么想,”麦芽梗着脖子道,“只要能每天看到她,我就很满足了。” 丹尼摇摇头,不再劝说下去,他知道投入感情之后人会变得有多么坚强——或者说偏执,因为他也是如此。 每当闲暇时,只要闭上眼睛,那名绿女子的身影就会映入自己的脑海中。 如果不是她出手相救,恐怕他早已经丧命于森林之中。 而那时候她还是魔鬼的爪,邪恶的化身,丹尼将这一切都深深埋藏在心底,没敢告诉任何人。未料想再次相遇时,女巫已经洗脱冤屈,成为了无罪之人,而她也住进了城堡区的女巫大楼,并且还在迷藏森林里开辟了各种各样的试验田。 他无法随意进入城堡区,因此在休假之日,他总会拿起猎弓,前往迷藏森林狩猎一番。丹尼甚至想好了,若有朝一日不再担任士兵,他会向市政厅申请一份护林人的工作,把迷藏森林当成自己新的家。 “呜————呜————!” 就在这时,号声长鸣。 这是敌人将至的信号。 丹尼将思绪压下,重新摆稳枪托。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仍是一名战士,为了守护陛下,以及推翻猎杀女巫的教会而战。 …… 随着太阳渐渐升至头顶,一群身披亮闪闪盔甲的人马出现在山脚处。 为了包围这条唯一的登山路,防线离赫尔梅斯山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从他们下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进入了火炮的攻击范围。 丹尼知道铁斧大人不会放过任何打击敌人的机会。 仿佛在印证他的猜想一般,背后忽然响起了沉闷的轰鸣声——犹如天上雷霆从很远处传来,他甚至能看到一道道模糊的黑影越过头顶,朝敌人的方向飞去。 战斗毫无征兆地开始了。 由于距离较远,丹尼能很清楚地捕捉到炮弹的落点。触地时激起的泥尘犹如一簇簇绽放的野花,蚂蚁般前行的长队顿时陷入了慌乱。第一次面对连人影都见不到的打击,感到恐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若是一般的佣兵或民兵,几轮轰击就能让士气彻底崩溃。 但教会的大军没有撤退,他们开始加前进,列队也变得松散起来。 当丹尼能较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穿着和武器时,这批人至少已经吃了三轮炮轰——五十门野战炮构成的阵地足以让轰击变得连绵不绝,这对于敌人来说绝对是种难熬的体验。他们没有战马,只能靠双脚走过这段地狱之路。 传闻中力大无穷的神罚军立起巨盾,顶在队伍最前方,距第一道壕沟五、六百米左右的位置组成了一道灰色的铁墙。 不过对于炮弹来说意义不大,只要能命中巨盾,盾牌便会四分五裂,连带将后面的敌人掀翻在地。 “这样下去不行,”丹尼摇摇头,“只怕他们到不了第一条壕沟就会被彻底击溃。”他很清楚阵地的火力安排,先用炮火问候一千到五百米之间的敌人,等对手聚集到铁丝网之前,再由机枪火力打扫战场,而转轮步枪仅用于对手冲锋后的近距离战斗,不到两百米内不会开火。 “被击溃还不好吗?”麦芽垫起脚趴在壕沟边向外张望。 “当然,那样我就没有任何斩获了。”丹尼将摆好的子弹扫进腰包,提起枪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小个子急忙拉住他。 “更靠前的壕沟,”他甩开后者的手,“你好好待在这里就行。” “我跟你一起去!” “不要跟过来,这是队长的命令!” 丹尼丢下这句话,瞄着腰向纵沟摸去。 炮弹落地的声音显得愈厚重了,甚至每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都会有些许土屑从坑道两边滑落,灌进他的衣领里。 他知道自己正一点点靠近战场最前方。 连着穿越三条横沟,不顾其他小组成员投来的奇怪目光,丹尼趁着新一轮炮弹落地之际,探头向外望去——神罚军的大盾已清晰可辩,他甚至能听到敌人声嘶力竭的呼喊和吆喝。 这个距离大概在四百米左右。 已经足够接近了。 丹尼深吸口气,架起步枪,将准星对准盾牌上沿稍稍高出的位置,扣动扳机。 伴随一声清脆的响声,盾牌后方腾起一串蓝色的血液——只见巨盾连同持盾人一齐轰然倒地,露出了身后不知所措的审判武士。 他拉开枪栓,退出冒着热气的弹壳,接着咔嚓一声推回原位。 枪弹上膛的声音让他热血沸腾。 第一个,丹尼心想。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