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决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六百二十五章 决战

…… “洁萝大人,玛姬支撑不了多久了。??” 香草转过头,一脸担忧地说道。 “再等等。” 洁萝面沉如水地望着头顶——虽然身处地底,穹顶却一片明亮,只见神罚军正在沿着一条条横七竖八的坑道向前移动,一点点蚕食着敌人的阵地,但很明显,他们的进展越来越慢了。 每个关口处都有大批士兵在把守,直线的通道几乎避无可避,投矛的同时也势必会被雪粉武器所击倒,只能靠人数去填充沟渠之间的距离,不少坑底已经淌满了蓝色的血液。 至于地面上,就更难前行了。 神罚武士尽管能跃过那些拉不断、踩不瘪的铁丝网,可身形也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特别是位于防线后方的四座哨塔里,那夺命的火光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或许第三条沟渠就是神罚军的极限。 该死的,没想到事情竟会陷入如此僵局。 她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明明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例如找到罗兰.温布顿的位置。 使者团的和谈不过是一个幌子,能见到对方更好,见不到也没有多大关系。以教皇名义写下的信件上,透露了部分关于教会及神意之战的秘密,这种听起来如同天方夜谭般的消息,其他人可能会一笑了之,但教皇的名号就是保证。 更何况,她所撰写的内容都是真的,即使罗兰拥有能根据字迹辨别真伪的女巫,也无法从中看出任何倪端。 信纸表面被涂抹上了一种特殊的粉末——它是枢秘机关所研制的一种炼金产品,能散出普通人无法察觉的味道。每一次接触纸张,这种味道都会累加起来,并且浸入皮肤之中,即使水洗也难以祛除。 洁萝笃信它们会6续送到罗兰手中——没有一个统治者不会对这种惊天秘密产生兴趣,也不可能把信纸随意给其他人参看。如此一来,他身上所粘有的气味必定是所有人中最强烈的一个,尽管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不同,但在香草的鼻子下,这种味道是最为醒目的信标。 当香草施展能力后,可以闻到许多不可思议的味道,按她的说法,一个月的血迹依然在散着淡淡的腥臭,动物情时也能觉察到它们表皮上涌动的古怪气味。 此刻,罗兰离她们不过千步之遥。 其次,考虑到对方营地中或许存在能够观察到魔力的女巫,洁萝不惜用神罚军和审判军来吸引灰堡防线的全部注意力,甚至一些不那么重要的纯洁者也当作了牺牲品,真正的决战之人则深藏于地下,依靠玛姬的魔力方舟穿行于岩层之间。 而最后的破局者就在于黑纱。 作为被奥伯莱恩冕下所看重、圣城中位阶最高的三位纯洁者之一,她的能力对未有防护的凡人来犹如死神亲临。未成年以前,任何与她对视之人,都会由衷感受到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成年后,这种能力得到了进一步增强,只要看到她双眼,便会被恐惧剥夺心智,在癫狂而骇人的臆想中杀死自己或伤害周围的人。 同时黑纱觉醒的分支能力也极为强大,单独的对视已不仅限于制造恐惧,而是真假难辨的幻想,虽然同一时间只能影响一个人,却能在关键时候起到奇效——大主教泰弗伦对教皇的命令始终没有怀疑,就是黑纱的能力所致。 在死神之瞳的凝视下,一举击溃罗兰的军队也不足为奇。 一切看似都十分顺利,直到大战开始,洁萝才现,自己仍然失算了。 她没料到自己还是低估了雪粉武器的强大。 罗兰的武器竟然在十里之外就起了攻击,山道被浓烟与火焰笼罩,还未接触到防线,教会大军就遭到了迎头重击。 转而进攻阵地后,她现神罚军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些看似浅显的沟渠居然比高耸的城墙还要难缠,武士们顶着横飞的弹丸夺下一条条横沟,却没想到敌人根本不在乎阵线的得失,他们有序的后退,将通道让给付出了惨重代价才逼近的神罚军,然后继续依靠后续的通道阻截武士们的行动。在此期间,洁萝甚至还看到了一名凡者! 玛姬的魔力方舟无法一直维持下去,神罚军的势头也越来越弱,可现在的情况离她最初的预想仍相差甚远。 在伊莎贝拉的感知下,敌人的神石佩戴率不到一半,想要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看到她,就必须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现在神罚军仍然只推进到第三条战壕,余下壕沟里的人员聚集情况仍然太稀疏了。 而黑纱一旦暴露在众人面前,施展能力的时间必然极为有限,仅仅一到两息之间,能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又有多少人?恐怕不少人尚未回过神来,她就已经被雪粉武器所击倒。 “冕下,方舟……就快要瓦解了……”玛姬的脸上泌出豆大的汗珠,声音微微颤。显然负荷使用魔力对她负担极大。与此同时,空间四壁出现了裂纹,穹顶开始变得黯淡起来,洁萝知道自己必须得做出选择了。 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其他选择。 “上浮,按照预定计划行动!” 玛姬长出口气,开始操控方舟迅向地面靠拢,就在冲出地表的刹那,魔力瞬间消散,刺鼻的硝烟味、沉闷连续的轰鸣声与血腥气息顿时充斥四周。 黑纱回头深深望了洁萝一眼,然后纵身跃出了方舟形成的方形地坑。 可以预见的是,这是她最后一次为教会效力。 战场陡然安静下来,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巨手捏住了众人的咽喉。 “伊莎贝拉!”洁萝呵道,“启用无限!” 几声清脆的鸣响,黑纱背后绽放出几朵血花,接着像无根的落叶一般,坠落回坑底。 伊莎贝拉咬咬牙,将符印捧在手中。 黑色透亮的魔石顿时出晦暗的光泽,仿佛把周围的阳光都吸入其中,一道看不见的波纹从这里扩散,在「无限」的作用下,迅遍及整个战场——它的波动幅度和罗兰所佩戴的神石完全相同,只不过方向相反。在这道波纹的影响下,高品质神石形成的黑色孔洞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乎是同时,洁萝化为一缕幽光,冲向千步之外的灰堡之王。 飞出地坑的一瞬间,她从高处俯瞰到了整个战场—— 数百名瘫倒在坑道里的凡人战士。 敌人脸上的震惊和惶恐。 正在快逼近的凡者。 趁此机会冲锋的审判军。 一切都仿佛停滞下来,直到哨塔上致命的火光再次乍现,整个战场的时光才重新恢复流动。厮杀、怒吼、悲鸣与雪粉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曲震撼人心的颂歌。 在越来越近的高台之上,她看到了那名灰的王子,也看到了神明对她的微笑。 …… 夜莺清晰地目睹到了这诡异的变化,在黑白双色的迷雾世界中,那股幽影的魔力光辉无比醒目,它如同一团朦胧的气旋,正以极快的度向阵地后方扑来。 她知道,这是纯洁者最后、也是最致命的一击。 “保护陛下!” 纱薇伸手撑起了一道宽阔的魔力屏障,足以包下整个高台。 安德莉亚召唤出魔力长弓,向幽光射出如同太阳般夺目的光芒之箭。 夜莺一把抓住已失去神石保护的罗兰,向后远遁——不管那道幽光究竟是什么,它显然是冲着陛下来的。 但它移动的度实在太快了。 眨眼间,幽光便穿过了光芒之箭和魔力屏障,完全不受影响地追上了两人,即使迷雾也无法隔绝它的追踪。 夜莺毫不犹豫地推开罗兰,挺身朝幽光撞去。 可惜最后的努力依然无济于事,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幽光穿透了她的身体,直接钻入罗兰体内。 “不————————!”她出撕心裂肺地呼喊。 罗兰瞪大了眼睛,身子无力地晃了晃,接着仰面向后倒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