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初冬之雪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六百八十四章 初冬之雪

三天后,也就是入冬后的第二天,巴罗夫带来了联合商会契约签订成功的消息。 最终商谈的结果是,灰堡内地的销售由玛格丽负责,落日岛与浅水城分别供应本岛以及永冬和狼心,弦月湾则拿下了峡湾其他岛屿,外加晨曦王国。 令罗兰意外的是,他还在契约上看到了一条算术方程式,大意上是将几个主要分成条件设置成未知数,根据具体的情况填入其中,就可得到当年的收益份额。 “这是谁写的?”他好奇地问。 “我的弟子,”巴罗夫摸着胡子笑道,“在汇总时,他现与其列一张繁杂的附表,不如用这个式子表达来得贴切,而且三方都认同了它的准确性。” “我记得普及教育里可没有教这些。” “您不是开设了中级班吗?我给每个弟子都买了一套数学教材,并让他们一有时间就去听书卷大人讲课。”他感叹道,“我年纪大了,学东西的度已经跟不上这群小伙子,就只好便宜他们了。要是再年轻十岁,陛下您撰写的这些东西,我绝对会天天带在身边翻阅。” 这记马匹拍得罗兰浑身舒坦,而且能意识到数学知识对财务和行政管理有帮助,总管大臣的眼光也算是不错了。 “伊蒂丝呢?此次商谈她表现得如何?” “勉勉强强吧,”巴罗夫咳嗽两声,“尽管她把那几位商人都迷得神魂颠倒的,但涉及到具体的商贸条款时,还是明显缺乏经验。我猜她很少和海商打交道,毕竟北地的商贸并不达,不像旧王都,财务大臣几乎每天都要召见来访的峡湾商人。想当年——” “我知道了,”眼看对方要进入回忆模式,罗兰赶紧打断道,“既然如此,你就多教教她好了。” 老总管脸色一僵,“呃,这个……陛下,她其实也……” “就这么定了,”他幸灾乐祸道,根据夜莺从背后掐他肩膀的频率就知道,这番话的可信度实在不高。只是这种打小报告似的竞争他也不想理会,只要不把事情办砸了就行,“对了,无冬城今年新增了多少人口,完成预期目标了吗?” 虽然离年末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但随着冬天的到来,移民使团也会6续返回无冬城,迁移人数必然会大幅减少,此时的数量基本已能断定目标是否实现。 一提到这个,巴罗夫脸上顿时笑开了花,额头上的皱纹都挤成了沟壑,刚才的尴尬也不翼而飞,“陛下,市政厅已经统计过了,从各地迁来的领民基本过了八万人,其中有五成是自愿前来的。加上边陲区和长歌区的原住民,无冬城的人口总数已有十一万人之多!” “哦?”罗兰心中一喜,“自愿前来的占了一半?” “他们大部分来自王国中部和东境地区,春季和夏季时还不明显,到了秋天,这个比例就开始不断上涨,照这样下去,到明年那些支持提费科的叛逆者估计就要坐不住了。” 应该是塔萨将教会战败的消息散播到东境所起的效果,不过罗兰还是挺希望那些贵族们再坚持一阵子的,这样他才有借口将他们一并铲除,还东境子民众一个稳定有序的新王国。 “过冬的准备已经做好了吧?” “两个月前市政厅就已准备妥当,”巴罗夫信心满满地回答道,“建设部委托莲小姐在绝境山脉与赤水河之间新建造了一批窑洞,用于取代那些漏风的窝棚。我们囤积了大量木炭,保证每个人都能分到一箩筐。” 经过罗兰的反复熏陶,现在市政厅终于习惯将「冬天不冻死一人,不饿死一人」作为行政目标,贯彻到各条政令措施上去。 他欣慰的点点头,“很好,替我向书卷转告一声,冬天也不要忘了教育。” “是,陛下。” “另外我打算在不影响无冬城正常运作的情况下,起一场小规模的战争,目标是极南境。等到铁斧做出具体的作战方案,你再配合他调集各项物资吧。”望着欲言又止的巴罗夫,罗兰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自有分寸。” …… 总管离开后,夜莺现出身形,不解地问,“这样好吗?他谈及伊蒂丝的时候显然与实际情况不符,哪怕不动用能力,也能从表情上看出来。” “如果我因此斥责他一番的话,他恐怕就不敢再正面压制伊蒂丝了,”罗兰摊手道,“为了保持市政厅的平衡,总得有人去制约北地珍珠,目前来看,只有巴罗夫能做到这一点。” “可为什么要制约她呢?倘若她拥有足够的能力管理市政厅,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吧。” “因为……”罗兰张了张口,却一时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啊,为什么要制约伊蒂丝呢? 担心她一家独大? 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只要自己还是国王,一句话就可以撤换她。更何况市政厅不得干涉军队,就算控制了所有行政部门也无法对王位造成威胁。 事实上,当市政厅办事员都按招募公告选拔,并且由国库放薪水后,撤换一个管理者的影响已被降到了最低。 担心她欺上瞒下,篡改政令? 至少在无冬城不可能,任何政令的效果都会传进罗兰的耳朵里,而且城市就这么大,消息的传递几乎是实时的。 在来到这个世界前,他最讨厌的便是制衡之道,特别是在工作场合,上司将其视为王道之术时,他对此更是嗤之以鼻。没想到成为掌权者后,他也下意识的想到了这一点……如果不是夜莺提醒,他说不定还没意识到自己正在一点点变为他所厌恶的那种人。 权力的确需要制衡,但不是由另一个人或几个人来玩权力的游戏,而应该靠政策、机构和律法来约束。在没有违反这些框架的情况下,让手下尽情挥自己的才能才是正确的做法。 罗兰长出了一口气,他抿了抿嘴,正准备向夜莺说一声谢谢时,却现她的目光已完全集中到了窗外。 “看,下雪了。”她轻声道。 罗兰回过身去,现灰蒙蒙的天空中悄悄出现了无数白点,犹如轻盈的精灵缓缓飘落。 邪魔之月降临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