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光柱测试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七百零八章 光柱测试

…… 菲丽丝第一次觉得等待是如此难熬,原以为经过四百年的磨炼,时间已成为最不令她在意的东西,没想到短短一个上午就让她感到坐立难安。? 如果塞林的说法没错的话,找到天选者就意味着神意之战的终结——天谴仪器能够摧毁所有魔鬼,她的使命也到此结束了。 没了教会制造的躯壳,大部分遗民都会66续续进入长眠,而这一次长眠很可能不会再有被唤醒的一天;又或者将灵魂与埃莉诺大人融为一体,贡献出自己最后一份余热。 一想到这里,她心中便会涌起难以言喻的复杂感受,除了期待已久的解脱,也有一丝不舍。被囚禁在空壳中的生命,即使能够延续下去也是一种折磨,等到战争结束后,她便能迎来真正的安息。但一想到将要永远闭上双眼,再也无法看到塔其拉重复荣光的世界,她又觉得难以割舍。 两种矛盾的情绪轮番冲击着她,直到下午的到来。 “准备好了吗?”温蒂出现在城堡大厅中。 “随时都可以,”菲丽丝立刻站了起来。 “跟我来吧。” 在温蒂的带领下,她穿过后花园中一条由橄榄树构成的长廊,来到一块狭小的空地处。在四周围栏与密实藤蔓的遮蔽下,她只能看到头顶的一小片天空,以及来时的那条“走道”。想要从这里离开,就必须按照原路返回。 菲丽丝瞬间领悟到了对方的意图,受观察的女巫会一个个出现在长廊尽头,这个距离既不影响观测,同时也保障了联盟成员的安全。 如果有所异动的话,这条长廊绝对是她难以逾越的鸿沟。 菲丽丝不仅没有觉得反感,反而对凡人国王高看了几分——至少他没有把女巫当作可有可无的附属品,在未彻底取得信任之前,他的做法无可挑剔。 至此,女巫联盟在她心目中的评分已上升至圣城等级,如果说空有规模和手段,却遭受世俗打压的女巫组织尚无法产生足够的影响,现在加上她们在国王心中的份额,这个联盟已经隐隐有了联合会的影子。 温蒂离开后不久,第一个女巫很快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 正是爱葛莎。 当这名塔其拉时代最年轻的晋升者召唤出一块剔透的浅蓝色冰晶时,菲丽丝已完成了观测,光柱和麦茜相当,并非她所寻找的那位天选之人。 示意测试完成后,爱葛莎并没有离开长廊,而是径直向她走来。 “大人?”菲丽丝稍稍有些意外。 “我也曾是探秘会的一员,对于魔石这种东西充满兴趣,你应该不会介意我一同旁观吧?” “当然不会,”菲丽丝先是摇摇头,随后满怀敬意地向她致以高阶女巫之礼,“对了,我还没答谢您的帮助,如果不是您的那番话,我恐怕没这么快能确定天选者。” “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爱葛莎摆摆手道,“继续看吧。” “是。” 接下来女巫一个个在走廊尽头施展出能力,她将戒指摆在两人之间,除开观察光柱的强度外,爱葛莎还会将结果记录下来。 这期间,菲丽丝也现了不少耀眼的橙光——例如一位叫索罗娅的女巫,光柱宽度就过了双肩,比安娜和夜莺还要更胜一筹。而另一名女巫伊芙琳,光柱的强度十分惊人,几乎达到了安娜的两倍。 除此之外橙光较强的还有回音和阿夏,也都达到了和身躯等宽的水平。 而联盟成员中最为醒目的则是叶子。 当她驱动魔力时,菲丽丝刹那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埃莉诺大人,无数道手指粗细的橙光从周围升起,直冲天际,恍如连接天地的栅栏——这些光柱来自于庭园里的每一株植物,它们呼应着叶子的魔力,如同一个个鲜活的生灵。而叶子本人头顶的光柱已接近五彩魔石的边缘,比起埃莉诺大人也毫不逊色。 光柱绽放的瞬间,菲丽丝感到自己的心脏差点跳出胸膛,几乎以为叶子就是塔其拉幸存者们所祈求的那位天选者。不过强行压下跃动的心绪后,她现光柱仍离魔石边缘差上那么点距离——「钥匙」所映射出来的橙光并不会随观察目标的远近变化而变化,只要贴在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便是钥匙的真实表现。 虽然整个后花园都升起了光柱,可它们并非自己所看到的那道光墙——密布的光柱固然宏伟,但始终没有连接在一起。 她也不是天选者。 长出一口气后,菲丽丝放下戒指,静静等待下一位女巫登场。 然而直到最后,她也没能再看到那道浑厚的光墙。 “这就是女巫联盟所有人了,”爱葛莎合上记录本,“叶子便是你要找的天选者么?” “天选者不在里面……”菲丽丝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喃喃道,“她的光柱尽管很惊人……但离我晚上观察到的橙光还差得很远。” 她原本好不容易沉淀下的心又再次焦急起来,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罗兰.温布顿把天选者藏了起来?又或是女巫联盟并没有全员到齐?他究竟是不愿联合塔其拉共同对抗魔鬼,还是根本不放心曾经统治过整个大6的女巫帝国? 一个个念头闪过脑海,又一一被她否决——不,这说不通,对方没有五彩魔石,不可能事先偷藏天选者。而且爱葛莎大人在对抗魔鬼一事上绝不会勾结凡人来欺骗自己,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无端的指责和怀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晚上?”爱葛莎皱了皱眉,“女巫们一般不会在房间里练习能力,而且当时你应该住在外交楼才对,魔石能观察到这么远的距离吗?” “我确实看到了天选者的光柱……不单广度乎想象,距离也过了魔石所能感应到的范围,说是奇迹也不为过。”菲丽丝用尽可能平缓的语气说道,“我以塔其拉的名义起誓。” “我知道了,”爱葛莎点点头,“那么把戒指交给我吧。” “大人,您的意思是……”她微微一愣。 “以夜莺的性子,绝对不可能放任你夜间进入城堡区,如果天选者真在城堡里的话,我来帮你找到她好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