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来自群山的消息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七百三十章 来自群山的消息

“这就是……你的能力?”温蒂过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更新最快 “她听不见的,”安妮开口道,“变成武器后,断剑会失去与外界交流的能力。只有当你握住她时,她才能通过你的五官来感知这个世界。” 原来是这样吗?温蒂犹豫了下,上前伸手轻轻握住剑柄刹那间,她的脑海中犹如多了一份意识,剑刃在这一刻与她融为一体,仿佛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不仅如此,温蒂还感到自己的视力和听觉都敏锐了许多,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这是……” 共生。脑海里响起了断剑的声音,当你拿起我时,我所拥有的一切便会附加到你的身上。说到这儿,她的声音似乎流露出一丝遗憾,可惜我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力气有限,即使和你叠加在一起,也帮不了多大的忙。 原来自己感到力量充盈的原因,是因为继承了断剑的能力么。 温蒂举起武器,仔细打量了一番剑柄触感温热且柔软,就像是一件活物一般。剑刃的造型则有些怪异,长度不过一臂左右,细得却仿如一根手指,前扁后圆,与其说像剑,倒不如说是一根放大了的针。细看的话,还能瞧见剑身上细密排布的条纹,仿佛它是由无数根银色细丝绑扎而成。 温蒂不由得联想起了断剑那头醒目的银发。 “你能维持这个形态多久?” 如果不反复变化,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看来跟麦茜一样,她想,只有变化的瞬间才会消耗大量魔力。 麦茜?你是说那只硕大的鸽子吗? 温蒂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只要和断剑贴在一起,对方就能看到她心中所想的念头。这让她微微有些慌张,毕竟有一些事情她并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你的心情有些浮动……这是什么,布带? “没什么,”温蒂连忙将剑刃插回地里,望向安妮,“咳咳,任何人都能与断剑连为一体吗?” “理论上只要她愿意接受,普通人也能得到她的力量,”安妮点点头,“不过在那种状态下,她仅仅是一把格外坚硬的兵器罢了,只有握在女巫手中,她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女巫……手中?” “是,”安妮似乎看出了什么,平静地说道,“另外心意相通并不等于窥探意识,只要不将注意力集中在当前想法上,断剑是察觉不到你的心绪的。” “我明白了,”温蒂平复了下心情,重新握住剑柄。 我刚才说错什么吗,抱……歉,我不会再随便问出这样的问题了,断剑急切的声音立刻出现在她脑海中。 “不,没什么……”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我突然放下你,你看到的景象是怎样的?” 会变得一片漆黑,既没有声音也没有触觉,就像是漂浮在虚无中一般。 果然,这种瞬间失去一切感观的体验肯定不会太好受,想到这儿,温蒂尽可能放缓声音说道,“该道歉的是我才对……放心,我不会再随便丢下你了。” 短剑显得有些惊讶,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应道,嗯。 “对了,安妮说,只有女巫才能发挥出你真正的实力?” 没错,若单以兵器形态战斗的话,磕碰多了我也会受伤。不过女巫可以通过注入魔力来提高剑刃的锋利程度与攻击范围,甚至不用碰到敌人,也能将其刺伤。 温蒂依言向断剑体内输入魔力,银色的剑身顿时覆盖上了一层朦胧的白光,仿佛不断流转的薄雾一般。于此同时,她感到身体中的魔力水平正在快速下降,显然这种状态无法维持太久。 在断剑的催促下,温蒂对准一颗橄榄树的枝桠快速挥下长剑,只见一道锋锐无比的气流从剑尖涌入,将枝桠瞬间切成两段。 “这是……风?”她惊讶地问道。 “注入的魔力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持剑者的力量,原来你是名战斗女巫,”断剑稍显意外,“如果是安妮的话,就没法让能力离开剑刃。” “原来是这么回事,”温蒂不禁想到了安娜的黑火,如果以她的魔力全力一击,又会是怎样的场景?恐怕比起引动天雷的神意符印,其声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安娜始终是联盟最关键的女巫之一,又是陛下的心爱之人,基本没有什么可能亲赴战场。 至于其余几名战斗女巫……她思索了好一阵子都没能得出合适的人选,干脆在断剑的名字后面也划上了一个圈。具体该由谁来配合断剑的能力,还是交给陛下去决定吧。 当高亢悠扬的汽笛声从码头方向传来时,罗兰放下手中的鹅毛笔,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一长两短,全船坞共鸣,这是军队整装出发的信号。 完成作战准备后,第一军远征队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登船完毕,首批搭载士兵的水泥船将随着这声汽笛,正式启程离开无冬城,前往坠龙岭。 在此之后,还有许多船只会担当起运送弹药和粮草的任务,直到新老士兵在坠龙岭完成集结后,收复极南境的战斗才会正式打响。 不过,他总算是迈出了这一步。 罗兰望了眼桌上密密麻麻的草图,那正是内燃机的设计图作为全面取代蒸汽机的二代原动力机器,它对于工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从最初的活塞机和燃气轮机,到之后的喷气机,它几乎扛起了工业动力的大半个天空,直到电机的横空出世,才撼动了它不可一世的霸主地位。 毫无疑问,作为历史上最重要的机械大类之一,它将会在无冬城绽放出新的光辉。极南境的黑水则是这项计划极为关键的一环,若能从中提炼出燃油,接下来的发展自然水到渠成。如果不能,他就只能考虑用酒精来作为燃料了即便技术上行得通,规模肯定也会受到不小的限制。 就在这时,爱葛莎忽然敲门走进了房间。 “陛下,塔其拉女巫那边有消息了。”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