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梦的初体验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七百八十六章 梦的初体验

她有着一头褐黄色的长发,刘海向一边分开,露出半个额头。五官看上去十分柔和,给人一种温婉动人的水乡女子之感。但在这种情况下,越是漂亮便越发显得诡异女鬼不都是走温柔飘逸风格的么。 而且她身上的那套长袍未免也太过老旧了一点,不单走线粗糙,袖口和袍角都已破破烂烂,简直就像是从废品站里捡来的一般。 “我、我听到你出门的声音,想检查下你有没有把门关好,回过头就看、看到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洁萝的脸蛋上没有一丝血色,显然被吓得不轻。 女子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她抬起头朝门口望来,神情顿时一变。 罗兰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准备迎接对方的攻击。 没料到她接下来的话让他大吃一惊,“罗兰……陛下?” 啥? 陛下? “呃,你是……”他试探道。 “我是菲丽丝,陛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女子眼中的迷惑和不解一点也不比他少上多少。 菲丽丝?罗兰心中刹那间犹如电转,一连串疑惑接连浮现,那个守在城堡大厅里的神罚女巫?她为什么会被接入梦境世界?难道这个世界正在从封闭转向开放?安娜呢,她为什么没有出现? “等等,你们认识?”洁萝发现了不对劲之处,“陛下又是什么……你们在玩角色扮演吗?” “咳咳,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罗兰忽然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发愣的时候,“至于陛下,不过是开玩笑的说法罢了,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叫什么都不奇怪。” “亲戚?”见不是孤鬼幽魂,小丫头的胆量迅速回复到了正常水平,同时质疑心急剧增长,“你刚才明明还问对方是谁来着。” “有吗?”他面不改色道,“我只看到一个胆小鬼被吓得鬼哭狼嚎,差点没尿湿裤子。” 洁萝的脸颊顿时红了一片,“你、你胡说! “那声惨叫难道不是你发出来的?她其实早就在屋里了,只不过当时你正在自己卧室写作业,没有注意到罢了。” “抱歉,那个……我也不是故意想要吓你的,”而陌生女子领悟能力同样令罗兰暗自称奇,“刚才陛下离开时,我恰好去了其他房间,出来想要打声招呼,你就大叫着跑了出去。” “我猜事实大概也是这样,她问这是什么情况,其实是被你吓到了”罗兰补上最后一刀,“如果一出门就看到一个小鬼高声尖,换作是我也会一头雾水的。” “我……我……”洁萝一时语塞。尖叫是事实,她无法抵赖,亦没有撒谎的习惯,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眼眶中渐渐涌起了泪花。 唔……似乎说得太过分了,他弯腰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总之,这是一场误会,乖乖回去学习吧。” 在这场大人的心计较量中,你是没法获胜的,罗兰毫无负罪感地心想,就当是成长过程中的洗礼吧,没有被大人合力欺骗过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他原以为洁萝会抽泣着跑进卧室,却没想到对方用力吸了口气鼻涕,同时将闪烁的泪花也一并收了回去,接着抬起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腿上,“叔叔你混蛋!”这才怒气冲冲地返回了房间。 他不禁抽了抽嘴角,虽然过程和自己猜想的略有偏差,但……好歹结果一样就行。 “噗,”那名自称菲丽丝的女子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来在这儿,您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凡人国王。” “但在这里,我却是世界的主宰,”罗兰做了个请的手势,“去我的房间谈吧,我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 半个小时之后,他总算确信了对方就是菲丽丝的说法。 不光是塔其拉发生的事情,就连在城堡里的所见所闻,以及曾经伪装成黑钱侍女七十六号的经历,她都说得头头是道。甚至连一些他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的事情,她亦讲述得十分详细,并且能够前后呼应。 至少凭此点便能排除她是这个世界自行诞生的意识体的可能光靠阅读他的记忆,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 而菲丽丝如今所拥有的身体,正是她接受灵魂提取时的本体模样。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很明显了。 为什么她会进入到梦境世界之中? “我也不太清楚……”菲丽丝摇摇头,“当时已经很晚了,第一军刚执行过换班,我打算切断身体控制,用深度安眠来快速恢复精力,没想到一睁眼就到了这里。”她顿了顿,“您把此地称为……梦境世界?” “没错,一个只有在我做梦时才会运转的世界,可我不知道现在这条规则是否还有效。”到了这一步已没有隐瞒的必要,当务之急是找出对方连接梦境的原因尽管他早就明白这个复杂的世界并不存在于他的脑海中,但突然见到外人闯入的感觉也挺……惊悚的,毕竟有一点可以确认,梦境世界是按照他的记忆来构造的,这相当于有人擅自进入了他的记忆。 罗兰将门后的工具梯展开,摆放到床边,“或许我们可以测试一番,以找出你来到梦境世界的原因。” “这是什么?”菲丽丝诧异道。 “当我从它顶端坠落时,梦境就会结束。你可以先试一次,看能否回到现实世界。然后我再中断梦境,如果都能顺利脱离,你就在大厅等我,我马上就下来。”罗兰解释道。 “等等……陛下,”菲丽丝忽然伸手抓住了他。 这个举动让他颇感意外,如果是在无冬城,这毫无疑问是失礼之举。她总不可能因为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就把过去几百年的习俗都忘却了吧? “您能……用力掐我一下吗?”她低声问道。 “什么?”罗兰愣了愣。 “请用最大的力气,好么?”菲丽丝把袖子扎起,将雪白的胳膊递到他面前。 “疼痛是不会让梦醒来的,这一点我已经确认过。” “我只是想感受下……拜托了。” 感受?联想到爱葛莎对神罚女巫的描述,罗兰顿时明白了她的想法。他沉默片刻后,伸出右手,在对方手腕处用力一拧。 菲丽丝咬紧牙关,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满足无比的呻吟,像是干渴已久的旅人忽然喝下了甜美的甘露一般,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 过了好久,她才睁开眼睛,长出了口气。 “神明在上,我又能感觉到疼痛了!”菲丽丝此刻仿如换了一个人,看着罗兰的眼睛几乎要发出光来。 “你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他摊手道。 “那不一样,陛下。”她摇摇头,忽然屈膝跪了下来,“或许这个世界对您来说只是个梦,但我愿意为它付出一切说不定离开后,我再也没法回到这里,至少现在,能让这个梦做得更久一些吗?”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