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最后的冲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八百七十二章 最后的冲锋

巨石炮终究没有发射出第二发炮弹。 为了方便操作手观察到敌人和着弹点,公爵在城内砌筑了六座高台,用于放置火炮和投石机。换句话说,它们的高度要超过城墙,对方的任何行动都逃不过打击者的眼睛。 这本是一个万无一失的选择,居高临下的视角不仅能带来更佳的校射效率,提高炮弹和抛石的射程,还能给敌人以强烈的压迫感。 但在罗兰军匪夷所思的火炮面前,高台反而成了醒目的靶子。 威利恩第一次感受到,一刻钟是如此漫长。 城墙上的爆炸声仿佛没有停息过。 就在家兵们努力装填雪粉之际,一发炮弹恰好落在了右侧高台上。 刹那间,台面上仿佛腾起了一个明亮的太阳,连同硕大的巨石炮与二十多人一并吞没,接着鲜红的烈焰化作无数触须,向四面八方冲去,城中的建筑也因剧烈的震颤而扬起了一道黄尘。 一截断裂的青铜管从火焰中飞出,撞上另一座高台侧面后直坠地面,落入了一群搬运石料的领民之中,**之躯于此刻显示出了它的脆弱与无力——当炮管翻滚两圈停下来时,地上已多了一滩红褐相间的肉泥。而那些手脚被压碎、仍未断气的倒霉鬼,则抱着自己不成型的断肢惨叫,希望有人能给他们一个痛快。 不过威利恩此刻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望楼对敌人来说同样是一处显眼的目标,早在墙头化作火海的一刻,贵族们便失去了继续观望的勇气,第一时间撤退下来。而这个决定显然是正确的,对方炮击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众人的想象,几乎每隔十息便会有一轮炮弹落地,命中精度也越来越高,城墙周边已成为了极为危险的地带。 最初还有火球在城外升起,之后便全部砸在城内,并朝着那几座高台和城门口靠拢。城中硝烟滚滚、碎屑横飞,轰鸣与哀嚎混杂在一起,宛若地狱中的景象。 当敌人终于停止射击时,六座高台尽毁不说,城门也被轰开了一个豁口。 按照计划,公爵的家兵应立刻放下铁栅栏或断龙石来封堵入城通道,同时做好阻击的准备,但经历过如此恐怖的轰击后,继续坚守岗位已成了一个不切实际的要求。火焰顺着油脂四处流淌,城墙上下到处都能见到烧焦的尸体,即使有人侥幸逃过一劫,也完全丧失了战斗的勇气,更别提那些被强征来的领民了。 能跑的都已跑得一干二净,剩下的不是被吓丢了魂,便是身负重伤,无力再逃了。 威利恩尽管想过自己会失败,却没料到会败得这么快。 还未伤到对手一人,防线就全线崩溃,这两年里……罗兰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大人,这……没法打了……” “我们还是投降吧。” “是啊,投降了不代表认输,我们可以再找其他机会。” “说得没错,只要他们留在东境,这个仇迟早会报。” “如果提费科陛下在此,也一定不会责备经尽力了,只怪敌人太凶残罢了。” 威利恩沉默片刻后,转头望向格琳娜。 后者在撤退时为了保护他,用手推开了一块燃烧的木梁,四散的炭火将她的头发灼去一角,还在她脸上留下了两道黑痕。即使如此,她的眼神也依然如先前那般明亮,全然没有一丝沮丧或狼狈之意,“我听您的。” 公爵深吸了一口气,“你们投降吧。” “大人……那您呢?” “我准备了两年,不是为了留下一个不战而降的名号,”他缓缓说道,“必须要让罗兰明白,强大的武力并不能征服一切,提费科陛下也拥有无所畏惧的封臣。格琳娜,我的骑士团在哪里?” 首席骑士毫不犹豫道,“都在第二伏击区待命。” “不用躲藏了,让他们都到城门口来。”威利恩吩咐道,“阿利伯克子爵,把之前准备的陷阱都撤了吧。” “撤掉?为什么?”贵族们惊讶道。 “单靠那些玩意也拦不住敌人,还不如放他们进来,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决胜冲锋——到了这一步,总得有人给个交代。”公爵发觉当最后时刻来临之际,自己却意外的平静,不管如何,这一幕都会被写进史书,他也能无愧于陛下了。 …… 半个时辰后,罗兰的军队终于出现在城墙大门处,他们的行动显得十分谨慎,先由一个小队拆除破损的门板,占据两侧出入口,后续部队才陆续跟进。踏入城中,他们很快在长街中央堆起了简易的营垒,两杆奇特的火枪被推到了阵前。 威利恩已不在意对方要做什么,他扬了扬缰绳,带着骑士们从街角缓缓走出,沿着街道一字排开。 七名骑士,以及十五位扈从,便是他最后的反击力量。 这亦让公爵确信了贵族制度的必要与优越性。 面对如此绝境,还能鼓起勇气向敌人发起冲锋的,也只有明白忠诚、荣誉与职责为何物的贵族能做到了。 他拉下面甲,架起长枪,面对越来越多的入侵者,长出口气—— “今天我们虽然失败了,但历史不会忘记我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将成为诗篇,在歌谣中不断传颂。拿出勇气来,无畏地战斗到最后一刻!博格家的骑士们,随我冲锋!” “万胜——!” 威利恩挥动缰绳,带领众人沿着长街加速,向敌人阵地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滚滚的浓烟和尚未熄灭的火焰成了战场最好的点缀,有那么片刻,公爵感到这才是适合他的归宿。 很快冲锋距离缩短至一半,马速也提到了最高,但他并未听到身后如鼓点般踏响的马蹄声。回过头去,威利恩不由得一愣——他讶异地发现,一开始冲锋的二十多人已不见了踪影,仍跟在他身边的,只剩下格琳娜一人。 这条街道并非只有一条路,它连接着众多岔路与小巷,那一瞬间,威利恩便明白了前因后果。 为什么……会这样? 他本想问出这句话,但望着女骑士充满情意的眼神时,他忽然又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样的结局似乎也不错。 ——至少还有你在身边,不是么? 威利恩笑了笑,将长枪压下,对准了离他最近的敌人。 随后一阵密集的弹雨笼罩了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