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来自远方的女巫(上) - 放开那个女巫

第八百九十九章 来自远方的女巫(上)

“我看到港口了!” 莫丽尔的一声呼喊顿时吸引了船上所有女巫的注意。 “哪里哪里?” “诶,总算要到了吗?都漂了快一个半月了……” “那片银白色的光点是其他帆船吧?” “不是说这条航线只有俏美人号走过么?” “渔船,是渔船啦。” 大家纷纷趴到船舷边,向莫丽尔手指的方向踮脚眺望。 见到眼前这一幕活蹦乱跳的景象,老船长杰克.独眼笑着摇摇头,朝一脸凝重的卡密拉.戴瑞说道,“你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高兴?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好在哪里?”后者有些心不在焉地回道。 “好在回家,”杰克抖了抖烟斗,“能够回到阔别多年的故土,这还不值得庆祝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并没有把沉睡岛当作自己的家——当然我不是说你们讨厌待在峡湾,但避难所和家……终归是有区别的。” 卡密拉沉默下来,她不知道对方说的这些话到底正不正确,只知道当提莉殿下的信件传回后,愿意前往灰堡西境的女巫人数又增长了许多,从最开始统计的五成逐渐攀升至八成左右。如果第一批女巫能得到妥善安置的话,她实在说不准最后会有多少人愿意留在沉睡岛。 那儿本来应该是她们的家园——没有敌视的世俗环境,也没有令人胆寒的教会,生活条件一开始确实会差上不少,风俗习性也与陆地王国大相径庭,可只要坚持十来年,沉睡岛一定会越变越好。甚至不用一代人,新觉醒的女巫就会把那座岛屿当做自己真正的故土。 过了许久,她才低声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就好了。” “哦?”杰克摸着胡子道,“不相信那位国王?” “你知道?”卡密拉抬起头。 “哈,你把「我不放心」都写在脸上了,”老船长笑了起来,“还记得三年前你们第一次搭船出海时是什么样子吗?” 三年前……大管家沉吟了片刻,那正是提莉殿下暗中联络女巫撤离灰堡的时候,作为少数对女巫身份毫无偏见的船长,杰克和他的俏美人号冒着被告发、审判的风险,从港口城市偷偷接走了大批女巫。也正因为如此,沉睡岛与这位独眼船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狼狈吧?”她迟疑道。 “狼狈?”杰克扑哧一声,“哪有这么简单。当时你们灰头土脸,眼睛里黯淡无光,说是活死人都没问题。再看看现在——是不是觉得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向前看总是没错的。其中有几名女巫还多次前往过无冬城,如果那是个糟糕的地方,她们怎么都不可能笑得如此轻松吧?” “可贵族都是善变者——” “也包括你吗?”老船长打断了她的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贵族出身吧?离开灰堡的那天,你的穿着比大多数登船者都要精细——一般平民可用不起丝绸织成的衣物。想想看,如果我像你一样讨厌贵族,会发生什么情况?” “……”卡密拉张了张嘴,却没能回答上来。 杰克.独眼缓缓吐出一口白烟,“我不认为单凭身份便能判断一个人的优劣,除了三神,谁又能决定自己的出身呢?女巫也同样如此……你不觉得,单纯因为女巫的身份而憎恨女巫,和你持有的偏见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么?” 沉睡岛大管家猛地感到心中一颤。 “你也许会说,正因为你是贵族,才了解他们是什么模样。但别忘了,只要有一人不是如此,你的偏见就会对他造成不公与伤害。”老船长顿了顿,“抱歉,孩子……这些话或许不该由我来说,可我不希望你被过去的经验蒙蔽了眼睛——不仅仅是在这件事上。人嘛,总是要向前看的。” 不,除开他以外,也不会有人这么说了,卡密拉心想。提莉殿下一定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才会主动前往无冬城。但她不会将这些直言诉出——特别是那句近乎责备的「两者并没有本质区别」,不是因为关系疏远,而是因为太过亲近,甚至是殿下对自己的那份尊敬,都阻碍了她的进一步劝诫。 整个沉睡岛恐怕也只有老船长会称她为孩子了。 卡密拉长出了口气,“或许你说得没错。” “是吧?”杰克呵呵一笑,“年纪大了,总能遇见类似的事,若没一颗乐观的心,可没办法在海上坚持这么久。不过接下来的日子就不太好过咯。” “为什么?” “你们都返回大陆王国了,还有谁来搭乘俏美人号?听那些大商会的人说,一种不需要风帆的新船很快就会取代现有船只,成为峡湾的主力商船,无论是荷载还是速度,都要远高于我这艘老伙计,届时只怕拿她来运货都没人要了。” “说不定我可以和提莉殿下谈谈……” “谈什么,供着我度过余生吗?”老船长摆了摆烟斗,“那未免太早了点,我还能跑呢!事实上,我打算把你们都送到灰堡后,就去雷霆大人的探险队碰碰运气。” “探险队?”卡密拉惊讶道。 “没错,跨过暗影群岛,前往无人踏足的海域,只要发现点什么新玩意,别说养老的钱了,就算开个新商团都不成问题。”杰克.独眼转过身,望着大海意气风发道,“别看我岁数大、腿脚不灵活了,论起辨风掌舵,整个峡湾也找不出几个比我更称职的船长了!” 是么……卡密拉发现,自己仿佛头一回认识这位看起来平凡无比的峡湾老人,他此刻的神情简直是「向前看」的最佳写照。 “头儿,我们快靠岸了!”桅杆上的瞭望手大喊。 “接下来还用我教吗?”杰克抬头瞪眼道,“收帆,把速度降下来!” 卡密拉望向港口区,发现码头周围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红色条幅,上面都写着「欢迎来到无冬城」。迎接者中不仅仅有女巫,还有许多普通人。她甚至看到了一支由十一二岁的孩子组成的列队,手捧一簇鲜花,站在栈桥边等待她们的到来。 “这阵势还真够盛大的,”老船长吹了声口哨,“光凭这份诚意,你也应该多给他点信任,不是么?”随后他向甲板上忙碌的水手们挥舞起手臂,“孩子们,准备靠港,我们到无冬城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