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消逝的过去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九百四十章 消逝的过去

“洛西伯爵!该死的叛徒,他怎么敢——!”在城堡顶层观看战局的安佩因暴跳如雷道,“我要杀了他,还有他的儿子!大臣,我的大臣在哪?” “陛下,科隆大人之前说要去……处理点事情,”过了好一会儿,亲卫长才犹豫着回道,“不过我觉得,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你说什么?”晨曦之主猛地转过身,喘着粗气望着后者。 “您当时同意了的,”亲卫长硬着头皮道,“除了科隆大人外,还有怀兰特大人和「金沙漏」尼尔——陛下,现在这里只有我了。” 直到这时,安佩因才注意到,偌大的厅堂中只剩下亲卫长与几名孤零零的仆从。 他一瞬间便明白了那句“可能不会回来了”的意思。 “又是叛徒!”晨曦之主咬牙切齿地将权杖砸向地面,“一个两个不够,还要有三个四个……我的事业就是毁在了这群叛徒手上!” 他们的离开的确经过了自己的同意,但用的都是什么理由?一个说要去检查石墙的防务,一个说要去内院督促侍女们的备战工作,这原本也是他们的职责,现在看来却根本是避险之辞! 难道在敌人还未发起进攻前,他的大臣就已经做好了逃离的准备? “陛下,那些懦夫迟早会遭报应的,不过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撤离此地!”亲卫长上前劝道,“那些佣兵拖延不了多久时间,就算是近卫队,也只能抵挡住敌人半个时辰左右,再晚就来不及了!” “不,我要亲眼看到背叛者付出代价!”安佩因一把推开对方,“去地下牢房,把奥托洛西的头给我带上来!” “可是……” “这是国王的命令!”他声嘶力竭道。 “遵命,陛下。”亲卫长只得退后一步,躬身应道。 唯一的手下离开后,安佩因只感到手指微微颤抖,眼睛仿佛要涨裂开来,连带整个视野都染上了一层淡红色。 他扶着椅子缓缓坐下,凝视着自己的双手,恨不得能用它们将这伙叛徒生生撕碎! 一切都完了。 当城头的佣兵莫名其妙地蜂拥而逃、将石墙拱手相让时,败局就已经注定,洛西伯爵的反叛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一笔。只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洛西伯爵甘愿冒着失去长子的风险,也要背叛他?为什么霍弗德奎因一个人的野心,会得到另外两家毫无保留的支持?这完全说不过去——虽然辉光城三大家族被视为一个整体,但各自的利益并不完全相同,在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的情况下,他想不出还有谁能让他们如此信任。 安佩因发现,无论是这座城市还是三大家族,都远没有他以为的那般了若指掌。 最终,他也没能等到亲卫长的复命。 推开厅堂大门的是一队从未见过的武士,他们手中的武器仍滴着鲜血,盔甲上也溅有不少血渍,可从对方的神情来看,完全没有一丝浴血搏杀后的疲惫与松懈,其轻松的模样倒更像是经历了一场街头斗殴般。 亲卫长所宣称的抵挡半个时辰,事实上却连一刻钟都未能撑到。 两边的实力相差得太悬殊了。 随后他看到了篡位者,曾经发誓永远辅佐摩亚家族的霍弗德奎因。 除奎因伯爵外,一同走进大厅的还有另外两个叛徒,以及他们的继承者:奥罗托卡特和奥托洛西。 看见后者,安佩因便知道,他想要的报复也已成了不可能之事。 “为什么会这样——” “您是在惊讶奥托为何还活着吗?”奥罗打断了他的话,“在王宫密道里藏下两名武士并不算太难,何况一般的铁门和栅栏根本阻拦不了他们的行动。至于他们是怎么进入城堡区的,这点您得去问守卫。我想人心惶惶之下,那些守卫对清点杂技团到底有多少人恐怕不怎么关心。” 安佩因的瞳孔猛地缩紧了,如果对方不是虚张声势,岂不是等于随时都能杀进他的寝宫里来? “没错,就和您想的一样。”奥罗摊开手,“如果不是灰堡之王需要制造一场沸沸扬扬的争端,您恐怕早就被他们一刀砍掉了脑袋。老实说,您太让我失望了,陛下……我以为您监禁奥托只是一时气愤之举,没想到您居然用他来威胁洛西伯爵,甚至还想杀了他。”说到这儿他叹了口气,“我原以为……即使我们做不成朋友,你也不会忘记过去的那段时光。” “你是说罗兰温布顿?所以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阴谋?”安佩因根本没有在意后半句话,他已被奥罗口中的灰堡之王吸引了全部注意,“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们帮助了一个魔鬼——不仅背叛了先祖的誓言,还要把自己的王国和领民双手呈上献祭给他!简直是愚蠢至极!” 他愤怒地指向霍弗德奎因,“还有你!你以为自己真能坐上这个王位?事实上你只是个傀儡而已!难道你们就没有好好想过,他掀起这场叛变的原因吗!如果不是妄图吞并晨曦王国,他为何会三番五次地和我作对?别忘了,这些人今天能轻而易举地推翻我,总有一天也一定会轻而易举地把你们推进深渊!” “你错了,”忽然门外响起了一名女子的声音,“他之所以要这么做,只是因为两件事情。一个是为了救下奥托,另一个是为了保护女巫。” “荒谬——”安佩因正准备呵斥对方的放肆与无知,声音却陡然卡在了喉咙里,“你、你是……” 来人看上去十分虚弱,需要靠他人的搀扶才能勉强站立,但即使法掩盖她出众的容貌。那头金色的长发与似曾相识的面容,让他想起了一个只存在于回忆中的人。 “安德莉亚奎因,”然而对方的回答证实了他的猜测,“好久不见了,安佩因。” 一瞬间,晨曦之主脑中的疑问全部有了解答,为何托卡特家会如此坚定的支持奎因伯爵,以及洛西伯爵甘冒风险的原因——确实有一个人能同时获得两家的信任,因为他们的孩子都曾钟情于对方。 他心中的怒火被浇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万念俱灰的无力感,喃喃片刻,好不容易说出口的一句话却是:“为什么?” 为什么最后你选择了他们,而不是我? 如果说败在罗兰温布顿的手下是命运注定的话,为什么连你也要背叛我?我明明可以比他们给的更多,若不是那场意外,这个王国本来也应该有你的一半。 安德莉亚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因为我是一名女巫,安佩因,你口中需要赶尽杀绝的堕落者。”